台湾与香港的距离还有多远(图)

2019-04-28 08:33 作者: 主笔室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雨伞革命为首的“占中九子”全遭香港法院判决有罪。(图: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4月28日讯】发生在五年前的香港占中运动,也是数万港人要求“真普选”的雨伞革命,为首的“占中九子”,分别因“串谋作出公众妨扰”、“煽惑他人作出公众妨扰”及“煽惑他人煽惑公众妨扰”等罪,全遭香港法院判决有罪。其中最核心的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中文大学社会学系前副教授陈健民同被判即时入狱16个月,牧师朱耀明也判入狱16个月,但缓刑2年。戴、陈两人与遭判刑八个月的现任立法会议员邵家臻、社会民主连线副主席黄浩铭随即押入囚车服刑。

这当然不是一项法律判决,而是个政治判决。放掉德高年劭的朱耀明,是担心引起香港社会更多的反感,关押两名温文尔雅的学者,目的在于杀鸡儆猴,切断香港社运与学界的扩大串连。最令人惊悚的是香港首次以“串谋及煽惑公众妨扰”相关罪名控告参与集会的人士,而非以前惯用的“非法集结”等刑罚较轻的罪名提控,其根本目的在于以言论入罪;往后只要碰到大型抗议活动,只要在脸书等等社群媒体呼吁上街,都有可能罪成,这将在香港社会形成一种极严厉的寒蝉效应。

除了美食与旅游,多数台湾人对香港的政治事务漠不关心;别说电视新闻根本不报导这次有关占中伞运后许的检控与审判新闻,就连号称质报的平面媒体也宁可在报纸的一二三四版做那些永远写不完的蓝绿总统提名口水,也吝于分析甚至报导这相关新闻及后续。宣扬理念的学者与牧师因言论入狱,这对走过戒严的台湾何其熟悉;香港正在走台湾过去的民主抗争道路,吊诡的是,在“一个中国、一国两制”的符咒下,香港似乎也在预告台湾未来的道路。

一如当年的美丽岛大审启蒙了无数台湾人的民主理念,这场针对占中九子的审判,以及被告的结案陈词势必在香港的政治发展史上留下无可抹灭的地位。例如遭判刑八个月的26岁香港专上学生联会常务秘书钟耀华在结辩时说道:

没有什么需要陈情。

现在控告的,并不是D7(钟是第七被告),或者D1,2,3,4,5,6,8,9。

今日在这里控告的,其实是所有用不同办法参与过或者没参与过雨伞运动的朋友,是控告所有对香港珍而重之的人。亦此,法官你需要知道的,并不是D7的背景及参与运动的原由,你要知道的,其实是每一个参与运动,愿意花上他的时间、心力,他的过去与未来,把自己的生命投放在香港的市民,到底为何他们依然坚持在香港不放弃的原因——哪怕这只是荧荧曳光。

例如戴耀廷戴耀廷引用马丁路德的信函,解释公民抗命的原则与历史,以及为何他们不认罪与抗辩的理据:

没有民主,要抵抗越来越厉害对“一国两制”下香港的高度自由的侵害,会是困难的。在“雨伞运动”后,还有很长的路才能到达香港民主之旅的终点……我在这裹,是因我用了生命中很多的年月,直至此时此刻,去守护香港的法治,那亦是香港的高度自治不可或缺的部份。我永不会放弃,也必会继续争取香港的民主。

若我们真是有罪,那么我们的罪名就是在香港这艰难的时刻仍敢于去散播希望。入狱,我不惧怕,也不羞愧。若这苦杯不能挪开,我会无悔地饮下。

在4月9日的最后结辩里,陈健民和戴耀廷选择不发言也不为自己求情,而将整个法庭留给最年长的牧师朱耀明,朱耀明以粤语大声宣读他的《敲钟者言──被告栏的陈辞》:

我们选择和平非暴力的运动,虽然我们面对的不公义力量是那么巨大、掌权的人那么难以对付,我们绝不害怕和逃跑。我们可以重新肯定自己人性的尊严,采用和平非暴力的抗争,揭示不公平法律的不公义,迫使邪恶不能再躲藏在合法性的框架内。

或许您们会说:我们的问题源自“公民抗命”。

错了!

我们的问题,乃是来自“公民从命”。

这种从命,让世上无数的人屈膝于强权,独裁者的政体之下,被卷进死伤以百万计的战争。

这种从命,让世上无数的人对贫穷、饥饿、愚昧、战祸与残暴无动于衷。

这种从命,让世上的监牢挤满小奸小恶的罪犯:大奸大恶者,却成为国家的领袖。

在场聆听整场审判的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副教授周保松,详细地记述了当天法庭的氛围,“朱牧师以哽咽雄浑的声音,告诉我们雨伞运动源于长久以来港人对政制发展感到无助、无奈和无望,并渴求命运自主。最后更道出心声:他们三子至今没有后悔, 没有埋怨, 没有愤怒, 没有遗憾,没有放弃。”“朱牧本已极不平凡的人生有了最光辉的一刻,打动场内场外无数人(法庭真是哭声一片,甚至有保安感触落泪),并为我们留下极重要的一份历史文献,这是必须致谢的。我甚至觉得,这是判决以外的另一种公义。朱牧的人生,根本不需也不应由法庭来判。”

在“占中九子”全部罪成之际,香港中联办主任王志民、“太上港府”负责人说道:“这是彰显香港法治精神重要一天,为香港法治和公义写下了重要一页,这场审判对于占中严重威胁国家安全,破坏社会稳定的非法行动,放出了法律红线。”对于这项说法,戴耀廷随即在脸书上回应:“只能说,对没有宪政意识的人,与他们谈公民抗命争民主,只是夏虫语冰。”

前不久,王志民才刚接见了现阶段台湾总统大选民调第一的高雄市长韩国瑜。对于香港民主派警告韩的拜会有失身段,也有为香港日益崩坏的民主法治与一国两制背书背书之嫌,韩国瑜并不以为忤,还笑嘻嘻地宣称:“我们是来交朋友做生意的,欣然接受所有安排。”

无视香港人的奋斗与挣扎,台湾现在竟有越来越多的人与政党,开始堂而皇之地讨论“一国两制台湾方案”。我们的民主真的巩固吗?与香港的距离真的很远吗?

(本文为《上报》独家授权《看中国》,请勿任意转载、抄袭)

原文连结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