谚语:少年拼命 中年拼德 晚年拼运(图)



范仲淹身上体现了“少年拼命,中年拼德,晚年拼运”的至理名言。(图片来源:Adobe stock)

范仲淹被历代读书人奉为精神领袖,称其为:“有史以来天地间第一流人物。”范氏一族,更是传承800年绵延不绝。纵观范仲淹的一生,可以得出一个深刻的道理:人生在世,离不开一个“拼”字。而在不同的年纪,所“拼”者不同,决定了一个人的福运。

1、少年拼命,立一生之基。

宋代的风流人物,大多是书香门第,但是范仲淹家境贫寒,两岁丧父。母亲带着他改嫁于长山朱氏,因为“拖油瓶”的身份,经常被朱氏子弟讥讽。于是,很小的时候范仲淹便决心自立门户,而改变他命运的唯一途径就是读书。

古语有云:“知耻近乎勇。”范仲淹先是苦读于醴泉寺,每天煮两升小米粥,待粥凝结后,划分成4块,早晚各2块,拌点腌菜充饥。在读书疲倦犯困的时候,就用冷水洗脸。每天三更眠五更起,头悬梁锥刺股。这样的日子,几乎贯穿了他整个青少年的求学生涯。

后来为学业更进一步,他考入了当时著名的应天学院。

史书记载:“公处南都学舍,昼夜苦学,五年未尝解衣就枕。夜或昏怠,辄以水沃面。往往饘粥不充,日昃始食。”

凌晨舞剑,白日读经。虽然此时书院的条件不错,但是范仲淹仍然延续着以粥度日的习惯。有同窗见其求学刻苦,生活困难,特地给他送来美食,但范仲淹却婉言谢绝:“我已安于划粥割齑的生活,担心一享受佳肴,日后就咽不下粥和咸菜了。”

“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孔子当年称赞颜回的这句话,也许用在范仲淹身上更加合适。毕竟范仲淹来学院的目的是读书,不是享乐。

一次,真宗皇帝途径应天府,众学子呼朋引伴,欢呼雀跃着去看龙颜。有一个同学叫范仲淹,他却不为所动,笑着说了一句:“将来再见也不晚。”然后继续埋头苦读。

后来的事情我们都知道,当范仲淹成为天子门生的时候,那些千方百计见了真宗一面的同学,大多没能再次出现在皇帝面前。

吉鸿昌曾说:“路是脚踏出来的,历史是人写出来的,人的每一步行动都在书写自己的历史。”

年少气盛,无所畏惧,正是拼命的年纪。这个时候,我们天资差不多,阅历也相仿,谁努力得更多,坚持得更久,谁就能从平凡变成超凡。

2、中年拼德,做人之上品。

长白一寒儒,名登二纪余。

人到中年,范仲淹终于熬过了生命中最艰难的时光,金榜题名,身居庙堂。但是一个人站得越高,越要看远。

范仲淹在给儿子的家书中写道:“当见大节,不必窃论曲直,取小名招大悔矣。”

人到中年,范仲淹更讲究为人处世的德行,告诫儿子,其实也是在时刻警示自己:不能因为眼前的利益,而不顾品行和节操。

仁宗少年登基,刘太后长久把持朝政,朝野上下怨声载道,但在刘太后面前却噤若寒蝉,唯独范仲淹直言上谏,陈述利弊。然后,范仲淹被贬。

刘太后去世后,范仲淹被仁宗召回。可刚回来没多久,范仲淹又和把持公器,结党营私的宰相吕夷简杠上了。

“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范仲淹再次谏言,再次被贬。后来范仲淹因为沙场建功,大败西夏,重回京城。

皇帝启用他主持“庆历新政”,革除积弊。明知道这不是一件好差事,但他又不顾一切地将其扛在了自己的肩头。

结果我们也知道,范仲淹再次成了“背锅侠”。

历史学者丁传靖在《宋人轶事汇编》中写道:范仲淹三次被贬,每贬一次,都被时人称“光”(光耀)一次。

第一次称为“极光”,第二次称为“愈光”,第三次称为“尤光”。

三起三落,每落一次,他的声望就高一次;每起一回,他的地位就上一个台阶,直至成为读书人的标杆,宰执天下。

徐世昌有一句名言:“凡建立功业,以立品德为始基。从来有学问而能担当大事业者,无不先从品行上立定脚跟。”

没有伟大的品格,就没有伟大的人。从一位寒门子弟,走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宰之位,其间比他有背景有才华有能力者不知凡几,但像他一样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高贵灵魂的人,就太少了。

中年是建功立业的时候,但一个人攀得越高,越需要德行的支撑,才不会跌得越惨。

3、晚年拼运,养子孙之福。

从庆历新政中解脱出来的范仲淹,不再有扭转乾坤的权势,却在晚年迎来了人生最大的福运。

因为物产丰富、交通便利,从宋朝初期起,邓州就是宋朝老干部的养老圣地。当时朝廷有明文规定,对国家有恩或者是年过70退休的官员,都可以去邓州养老,一面继续发挥余热,一面颐养天年。开国元勋赵普、状元宰相苏易简、铁腕强相寇准……都曾在邓州安度晚年。

人生暮年,范仲淹也来到了这里。这么多年,范仲淹一直为国为民劳心劳力,和家人聚少离多。从这一刻开始,他终于可以享受天伦之乐,每天除了养花种草、含饴弄孙,最大的乐趣就是教育子嗣。

在他的悉心教导下,四个儿子全部学以成才。

长子范纯佑历任监主簿、司竹监;

次子范纯仁,官至北宋宰相;

三字范纯礼,担任过礼部侍郎;

四子范纯粹,成为了户部侍郎。

而且四个儿子忠孝仁义尽皆“入传”,加上《范仲淹传》,一门父子,“五传”传世,光耀门楣,千古流芳。

范仲淹写过一篇《剔银灯·与欧阳公席上分题》,虽是游戏之作,却将人这一生说得通透:

昨夜因看蜀志,笑曹操孙权刘备。

用尽机关,徒劳心力,只得三分天地。

屈指细寻思,争如共、刘伶一醉?

人世都无百岁。

少痴騃、老成玌悴。

只有中间,些子少年,忍把浮名牵系?

一品与千金,问白发、如何回避?

每个人的生命都是有期限的,年轻时,血气重,精力旺盛,理应努力拼搏。

随着年龄的增长,血气渐衰,此时无需千方百计地耗费心力折腾了。

人们常说,晚年是享受福运的时候,而这福运也是曾经努力挣来的。

范仲淹晚年,远离了朝堂的纷纷扰扰,回归家庭。

父慈子孝,家庭和睦,不仅培养出了合格的继承人,也为国家输送了优秀的人才。

此后800年,范氏一族谨遵范仲淹的教诲,名人辈出,绵延不绝。

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范仲淹祠前有这样一副对联:

“甲兵富于胸中,一代功名高宋室。忧乐观乎天下,千秋俎豆重苏台。”

少年拼命,中年拼德,晚年拼运。

范仲淹身体力行的三句话,不仅自己一生精彩,也为一个家族开创了百世基业。

如果你在人生的旅途中感到些许迷茫,范仲淹的故事,希望能对你有所启发。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