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继光战友 功臣肖登良为何被维稳内控?(图)

2019-05-25 12:24 作者: 穆正新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黄继光英雄事迹中的另一功臣肖登良,十五军当局没有给他记功授奖,却简单打发他回家务农,什么照顾安排都没有。
黄继光英雄事迹中的另一功臣肖登良,十五军当局没有给他记功授奖,却简单打发他回家务农,什么照顾安排都没有。(网络图片)

按:央视CCTV6电影频道16日起连续4天在黄金时段改播“抗美”电影《英雄儿女》《上甘岭》《奇袭》《铁道卫士》,大陆课本中“黄继光堵枪眼”的事就发生在上甘岭战役中。奇怪的是,黄继光英雄事迹中的另一功臣肖登良,十五军当局没有给他记功授奖,却简单打发他回家务农,什么照顾安排都没有,这对于一位曾与“特级战斗英雄”一同战斗并且身负重伤的功臣来说,这完全是一种冷淡无情、带有惩罚性的处置。2000年后媒体上才出现对他的公开报导。从种种迹象看,肖登良有可能属于中共的“内控对象”。

1952年年底黄继光事迹见报后,在医院养伤的肖登良多次否认自己是该事迹报导中的“肖德良”。肖的态度引起了志愿军十五军对他的特别关注。这件事过去一直没有公开。直到近几年,才被当作肖登良和秦基伟的一段“情谊”提起。

《文史春秋》2006年第四期发表了刘邦琨的《上甘岭英雄与国防部长的情谊》一文,文章说,肖登良负伤后被转到国内东北大学附属医院治疗。新华社石、王两记者关于黄继光的文章(即“各方仔细核查”版)把肖登良的名字误写为“肖德良”。文章发表后,医院护士曾到病房问肖登良是不是报纸上说的那个“肖德良”。肖看过报上文章后却否认说:“我是肖登良。我不认识肖德良”。至于否认的动机,肖登良说是他不愿让别人“以为我是冒名顶功”。然而有关当局却相当重视这件事,持续地询问他。先是医院领导来问他,仍被他否认。后志愿军十五军军长秦基伟甚至专门派人来医院询问他,他还是否认。致使“秦基伟派来的人仿佛是很惋惜地摇了摇头”。直到后来同病房的伤员私下与肖登良交谈确认他的身份,向医院当局报告。“医院立即将找到肖德良的情况向志愿军一三五团作了汇报。肖德良就是肖登良,现在就住在吉林省东大医院。”

鉴于肖登良的伤情,医院建议给肖登良评定革命伤残等级,再将肖登良转入国内荣誉军人学校休养。但是十五军对肖登良的去向特别关注。一三五团团长获知消息后不敢做主,打电话向秦基伟请示。“秦军长正在焦急时期,他考虑到前线兵员吃紧,特别是英雄肖登良与黄继光、吴三洋联手炸敌人暗堡的英勇行为令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心惊胆寒的事,他想如果肖登良重返前线,将有利于鼓舞全军将士的士气。肖登良这个使敌人闻风丧胆的人物,更能使敌人不战而退,他果断地决定:‘肖登良不评残,不到荣誉军校,待伤好后,立即返回部队!’”

肖登良于1953年5月返回十五军。“军长秦基伟等军领导前来迎接,与肖登良拥抱、握手。军长仔仔细细地把肖登良从上到下看了又看,他的第一句话就是:‘登良啊,我们找你,找得好苦啊!找到你,我们高兴啊!’”

“在军部,肖登良受到了军长特别的尊敬,得到特别的待遇。每天,军长和军政委、参谋长、政治部主任等领导一同陪肖登良吃饭。最好的菜,首长都争着夹给肖登良吃,饭后,尽量抽时间与肖登良交谈。”“在军长身边肖登良感觉到自己简直就像在父母亲身边,无比温暖。”

这个故事疑点不少。让我们一点一点分析。

1、秦基伟“寻找英雄”,辛苦得很不自然。

按照这文章的说法,部队如此关注肖登良,是因为秦基伟非常关心英雄的下落,找不到肖就不能安心。文章说肖负伤住院后,他的部队以为他已经牺牲。但秦基伟坚持相信肖登良还活着,他指示部队继续查找,找得很辛苦。

“他坚持要弄清楚三位英雄遗体的下落。……他下令在朝鲜战场上寻找,在战地医院和国内志愿军医院的伤病员中寻找。找来找去,朝鲜的山山水水都找遍了,所有志愿军中都没有找到肖德良这个人。……他派人逐一检查已牺牲的志愿军将士的遗体,又派人去各地志愿军伤病员医院查访,但是这一切都没有结果。”

“他要亲自看一看一三五团上甘岭战役中负伤住进医院的战士的名册,结果还是一无所获。但是,在伤病员的名册中,有一个名字引起了秦基伟的注意,那就是‘肖登良’,他叫人先去打听一下肖登良是不是在上甘岭战场上与黄继光、吴三洋一起炸敌人暗堡的人。结果令他失望,但秦基伟不相信肖德良已成为失踪的人,他相信在国内吉林省东大医院治伤的肖登良就是在上甘岭阵地上与黄继光、吴三洋联手炸毁敌人暗堡的英雄。他越想越觉得肖登良就是肖德良,他甚至很想亲自回国去医院见一见那位志愿军伤病员肖登良,但是前线战事吃紧,抽不出身,所以秦基伟在1952年12月便派人来到了吉林省东大医院看望志愿军伤病员,目的主要是为了寻找英雄肖德良而来的。然而,当秦基伟得知肖登良不是肖德良时,心里始终有个难解的结,他为找不到英雄伤心难过。他说:‘找不到肖德良,我死不瞑目。’从此秦基伟失眠了,食欲受到了很大影响,即使指挥打仗也时时挂念着能找到英雄肖德良。他是多么希望英雄肖德良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

这段“骑驴找驴”故事太离奇,很愚蠢。

新华社记者把肖登良的名字写成“肖德良”,部队就无法把这两个名字对上号吗?故意“发笨”,也不能笨到这地步吧?全军已知那故事发生在一三五团二营六连。而该团该营的该连的花名册里写的是肖登良的名字,不会是“肖德良”。部队又不是处在运动作战状态,名册资料不会轻易丢失。黄继光事迹是由营、团逐级上报的。各级当然清楚那天晚上谁和黄继光在一起。秦基伟只需叫秘书给下面营团打个电话,几分钟内就会有正确报告。

这么简单的事,却被该文章搞得非常复杂且非常愚蠢。该文章硬是让“秦基伟”大冒傻气。他居然到外面去把“朝鲜的山山水水都找遍”。甚至还想出了翻查遗体这种极蠢的点子。要知道,10月间四十五师阵亡士兵几百上千。光是把遗体都挖出来得出动多少人工?挖出来又能认出几个人的模样?这些做法不是一般的蠢。断然不可能出自秦基伟或者十五军其他干部。完全是作者瞎编乱造一气。

2、肖登良说否认自己是“肖德良”的动机是不愿“冒名顶功”。

想要当个无名英雄。这个说法也不通。功是黄继光的,不是“肖德良”的。“肖德良”在该故事只有中弹倒下的情节,这不算什么“功”。他承认自己是文中的“肖德良”,并不能给他自己“顶”来什么功,更不可能“顶”掉黄继光的功。而且“组织上”询问他时,也没有说要给他评功。后来查清证实他的身份后也没有给他记功。肖登良这个说法纯属自作多情,“谦虚”得毫无必要。

真正要紧的是,“组织上”需要他为黄继光事迹作出正面见证。如果他能爽快认下新华社文章中的“肖德良”身份,对帮助周围的人相信黄继光事迹有重大帮助。他不应该消极否认。他的谦虚“不顶功”态度对上级来说没有意义。但他“不认账”的态度却明摆着会给“组织上”造成严重被动。因为周围的人已知他是四十五师135团的兵,而且他自己也承认他认识黄继光和吴三洋两人。这已经表明了他是事件中的知情者。再加上他的名字和报纸上的名字仅仅一字之差,周围的人多半已经猜到他就是“肖德良”。这样一来他必定推不掉“证实”英雄事迹的责任。周围的人必定要追问他“这事到底是真是假?”,“你看见黄继光堵了吗?”,“黄继光是怎么个堵法?”等等。在这种场合下,“组织上”当然希望他明确地宣称“是真的。我看见了。当时我就在旁边,亲眼目睹了英雄壮举”等等。谁知他却一味否认。这一来必定使得周围的人起疑心。更坏的情况是,他不但否认他是“肖德良”,而且还明确否认他见过别人“堵枪眼”。这样一来问题就十分严重。这是真正和“组织上”过不去。上级决不会坐视。

3、秦基伟把肖登良弄回部队的理由也很可笑。

我看连他自己也不相信肖登良会“使敌人闻风丧胆”这种鬼话。联合国军方面从没有组织学习过“黄继光堵枪眼”的事迹,何缘认识肖登良?中朝部队出英雄的频率那样高。真开展学习的话,也早已使联军各部队应接不暇而麻木掉了。况且“堵枪眼”战法对联合国军明显有利。假如联合国军方面得知志愿军将要真心实意推广“堵枪眼”战法的话,心头的感觉恐怕不是“闻风丧胆”而是“一阵窃喜”。设想志愿军部队从此放弃“伴随着哨子喇叭或者锣鼓声,潮水般从四面八方涌来”的战术,而改采“黄继光堵枪眼”时那种安静有序的打法。联军的工作就容易得多了。志愿军大部队遇到美军地堡立即老老实实地各自趴好。地堡不炸毁大家坚决不开枪不逼近不迂回不包抄。并且每次严格只派三、五个人前去炸地堡,直到炸得没有手雷然后改用肉身去堵。这种“小批量有计划按比例”地牺牲士兵的战术无疑将大大减轻联合国军方面的作战压力。美军枪手再也无需担忧志愿军大部队“擅自开枪”或者“擅自逼近”。他们只须集中火力对付这几个慢慢爬过来人就行了。这样的“战斗”将如同儿戏一般轻松有趣。说不定美军会因此给秦基伟授勋。

公平地说,我不相信秦基伟有这么傻。完全是文章作者抹黑领导形象。我们知道,党的御用文艺工作者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挖空心思表扬领导。但这种工作做起来往往刹不住车,一直表扬到领导和自己看上去都很蠢的地步。

荒谬的阿谀,往往意味着掩饰。该文章罗列以上各种可笑的秦军长“高风亮节”,无非想掩盖十五军当局“关注”肖登良的真正动机。刘邦琨的文章刻意回避了不可回避的事情:即周围的人向肖登良查询黄继光炸敌堡堵枪眼故事的真实性。“你看见黄继光堵了吗?”这是个必定会问的问题。无论是护士、伤员、医院领导、还是秦基伟派来的人,所有的询问者都是因黄继光事迹而来的。肖登良在医院必定登记了个人和所属单位的资料,还告诉护士说他认识黄继光和吴三洋。他的身份已经如此明白。询问者不会很在乎他是不是“肖德良”。真正关切的是那次战斗的情形。“你看见黄继光堵了吗?”这个关键问题一定会反复提出来。肖登良也不可能不回答这个问题。要害就是肖登良回答了什么。如果肖登良的确看到了黄继光的英勇行为,绝不会说没看见。他必定会爽快地回答说:“是的,我看见了。”那么一切都清楚了。大家不需要再和他费口舌。志愿军十五军和秦军长也不会再对他那样牵挂。

刘邦琨的文章刻意回避要害,倒证明当时肖登良对这个问题作了“错误”的回答。肖很可能在否认自己是“肖德良”时连同“黄继光堵枪眼”一起否认了:我不是那个“肖德良”。我也没有见过什么堵枪眼。至于黄继光和吴三洋,我看见的情形是这样的……只有发生了这种的严重尴尬的情形,才有可能惊动医院领导以至十五军军长,才使得后来一连串不寻常的发展变得顺理成章。

真相应该是:肖登良负伤后对本军事态进展不知情。尤其对他的战友老乡黄继光一举成为大英雄毫无思想准备。而十五军当局对外宣传黄继光时也没有想到先派人到后方医院给肖登良“打预防针”这类细节琐事。当新华社文章发表后,护士根据报载文章提问时,肖登良仍处于“不明假相”的状态中。他不懂得按照“组织上的要求”去应对,只能据实回答问题。于是造成了这起不大不小的“意外事故”,惊动了志愿军十五军当局,他们赶紧派人来处理。事件过后,十五军当局显然“心有余悸”,担心他再捅下漏子。以至于在他伤愈后也不让他退伍休养,急忙把他弄回部队。与其说肖登良“使敌军闻风丧胆”,不如说他“使我军领导寝食难安”。

肖登良被弄回部队并没有被当功臣看待。十五军当局没有给肖登良记功授奖,更没有提拔他当干部的意思。当局没有因为他在医院的“错误”表现给他处分就算便宜了他。十五军把他弄回部队,显然是要继续给他做工作,直到确认他再也不会乱讲话后才让他复员。部队对待“有功人员”,通常在复员时给照顾安排工作。但十五军却简单打发肖登良回家去务农,什么照顾安排都没有。对于一位曾与“特级战斗英雄”一同战斗并且身负重伤的功臣来说,这完全是一种冷淡无情、带有惩罚性的处置。

肖登良因为“一时和组织联系不上”而自行说出了不该说的真相。他为此付出了代价。他带着重伤痊愈后的身体回乡务农养家,终生贫寒艰难,晚年仍居住在长着裂缝的土屋里。中共本来喜欢把经历过著名事件的人物树起来挂职,弄个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什么的,帮助党搞宣传。但这种待遇似乎没有肖登良的份。目前已知肖登良唯一的“官职”,是“中江县黄继光纪念馆终身顾问”。实际上中共当局在很长时间里不让外界知道肖登良还活着。军事博物馆工作人员直到1962年还在对参观者说“黄继光和战士肖登良、吴三羊在炸敌人暗堡时光荣牺牲”。2000年后媒体上才出现对他的公开报导。从种种迹象看,肖登良有可能属于中共的“内控对象”。

我相信肖登良曾试图澄清真相。但在中共统治下这样做谈何容易?在当年以及那以后几十年严酷的政治环境下,这样做无异于自杀。从中共当局长期声称肖登良已经“光荣牺牲”的做法看,如果肖登良拒不“改正错误”的话,党是可以让他“补牺牲”掉的。肖登良和千千万万中国人一样,别无选择只能帮助中共当局说假话作伪证。即便到了今天这个言论相对宽松的时代里,说出历史真相仍然有很大的麻烦。不久前关于董存瑞事件告诉我们这种举动的麻烦有多大。但我相信人类内心深处始终有良知在呼唤。我相信肖登良心底依然有解脱羁绊回归真诚的愿望。肖登良近80岁了。我盼他在历尽沧桑彻悟人生之后坦然地说出埋藏于心中多年的真相。横竖那生编硬造的“黄继光堵枪眼”早已百孔千疮无法继续维持下去了,他继续替当局隐瞒真相已经毫无意义。如果肖登良能够再度说出真相,总还能够还给长期受欺压愚弄的中国人民一个公道,还他自己一个清白,也还给那不明不白被利用了几十年的黄继光一个清白。从这方面讲,意义是重大的。

至于另外一个见证人,连长万福来,是否愿意讲真话?我们不知道。至少他在过去几十年里没有表达出任何道义上的真诚。从刘云魁回忆资料判断,他可能就是“黄继光堵枪眼”首版假新闻的第一叙述人。他并没有因为报告了假新闻而受到任何处分,反而因此而大大获益。几十年来他成了“黄继光堵枪眼”故事的演讲专业户。作了多少场报告,恐怕连他自己也记不得了。他和肖登良不一样。肖登良因为事先不知情而“犯错误”,退伍被打发回去务农几十年。老年晚景凄凉。而万福来走上了“正确路线”,荣誉纷至仕途顺利,听说干到副师级离休。我猜他恐怕不愿意舍弃这一切,那就让他好好留着吧。这一切也真是“来之不易”呢。横竖“黄继光堵枪眼”故事的真伪已经十分清楚,不需要他再说什么。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