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机密文件揭开六四镇压背后的权力游戏(组图)

2019-06-01 15:57 作者: 李文隆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1989年6月,中共士兵在天安门广场跨越障碍物。(图片来源:CATHERINE HENRIETTE/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1989年6月,中共士兵在天安门广场跨越障碍物。(图片来源:CATHERINE HENRIETTE/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6月1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在六四30年前夕,中共前党魁赵紫阳政治秘书鲍彤的儿子鲍朴,通过其名下的新世纪出版社出版新书《最后的秘密——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六四”结论文档》,以中共秘密资料,揭开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共高层在1989年6月4日屠城之后的一轮权力游戏。

书中披露,1989年6月19日至21日,中共在京西宾馆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多名元老在会上发言,23日又举行十三届四中全会,这两次中共高层会议产生的文件,给六四事件定下结论。

当时,对学运的发展为之震惊的中共领导人轮番发表讲话,谴责占领天安门广场、后被军队驱逐的学生抗议者。他们奚落因对示威者态度软弱而受整肃的赵紫阳,并将此次动乱归咎于美国支持的颠覆行动。

被曝光的这一组中共秘密讲话和声明,显示中共的军队和坦克在1989年6月3日至4日镇压民主抗议活动后不久的中共内部反应。

《苹果日报》报导,书中收录了当年会议上17名中共元老对六四下结论的发言记录,包括邓小平,李先念、王震、陈云,以及已被内定接任党魁的江泽民等。他们的发言,或咬牙切齿,或讨好献媚,或含蓄隐晦等,高层有关六四的百态尽显。

根据资料,邓小平在会上讲话提出的两点意见,都是针对在学运期间支持学生的时任党魁赵紫阳。在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上,赵紫阳被撤销职务,之后一直遭软禁至死。

时任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主任陈云的书面表态,则指责赵紫阳“辜负了党对他的期望”,并表示“同意中央对赵紫阳的处理”。但陈云并没有表态支持动用军队开枪镇压。

除了邓小平和陈云外,王震、彭真、徐向前、杨尚昆、聂荣臻、万里、宋任穷、李瑞环等也都措辞严厉地批评赵紫阳。支持赵紫阳的胡启立、芮杏文和阎明复,则发表了忏悔声明。

其中最引人注意的莫过于以暴躁著称的中共元老王震,他在谈到共产党的反对者时说:“该杀的杀,该判刑的判刑。”

《苹果日报》报导,时任中共国家副主席、军方元老王震在会上的发言中还大骂学运“企图推翻中国共产党”,强烈要求“镇压反革命暴乱”不能就此结束,而应该继续屠杀、判刑和劳教“一大批”,凡劳教的一律吊销城镇户口,下放偏远地区强制劳动。

时任中组部长、六四后升任政治局常委的宋平,则言辞激烈的声称“美国等海外势力操控学运”,甚至宣称美国“除了直接出兵,什么都用上了”。

当时已内定取代赵紫阳的江泽民,发言时则表态完全支持邓小平等元老对六四的镇压,并极尽阿谀奉承之能事,声言将来重大问题会“随时向小平同志请教,听取其他老一辈革命家的意见”。

据一些史料记载,江泽民在屠城时就在北京,并亲自参与这次镇压。随之上台的江也成为六四事件的最大受益者。


在六四30年前夕,赵紫阳政治秘书鲍彤的儿子鲍朴,通过其名下的新世纪出版社出版新书《最后的秘密——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六四”结论文档》。(网络图片)

据BBC报导,文件被中共党内不具名官员复制并保存多年,所有文件通过中介人提供,“没有附加或口头传达任何解释或说明”。

鲍朴5月31日就这本新书接受香港《苹果日报》访问时表示,他在约两年前收到中间人转交的这批会议文件的电子版,并花费大量时间考证和比对认证,在确认真实性后决定出版。除了对原始图像做了少许技术处理,如删去文件编号和绝密标记外,他没有对文本进行任何选择和删改。

他表示,书中文件由27份文本组成,共209页,是一个“中共文件的综合体”,对六四惨案以及中共历史的研究会有一定帮助。

《纽约时报》援引香港新世纪出版社创办人、原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的儿子鲍朴表示,“此书的重要意义在于使此前面世的自传文献和其他官方文本相互佐证,揭示在中共如何克服党章程序上的限制,强行撤销赵紫阳总书记职务,将武力镇压学生运动的行为合法化,并在‘六四’事件发生后统一思想,为接下来的中共权力体系布局”。

为该书写序的美国汉学家黎安友30日在美国《外交》杂志上发表文章说,书里所公布的机密文件显示,中国执政党从天安门事件中汲取了教训。首先,中国共产党正受到相互勾结的国内外敌人的永久围攻;第二,经济改革必须在思想和社会得到控制之后进行;第三,党内分裂将导致中国共产党败给敌人。

《纽约时报》指,新公布的文件揭露出,大屠杀发生后中共领导人迅速强化一种世界观,声称中共和中国受到秘密邪恶势力的威胁。这种观点一直延续至今天的贸易战,继续影响着中国政治。

“自1989年以来,这种观点一直占据着主导地位,它认为,中国——更具体、更准确地说,是中国共产党——被敌人包围着,”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学教授、《明天中国——民主或集权》(China Tomorrow:Democracy or Dictatorship?)一书作者高敬文(Jean-Pierre Cabestan)说。

旅美六四作家吴禹论对自由亚洲表示,关于六四,透过铁幕观察中共高层动作也很重要,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了解中共在一夜之间摧毁国人梦想的强权本质。这些文件不仅是中共党内关于六四的“最后秘密”,也揭示了中共始终掌握绝对权力的运作机制的终极秘密。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