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校训念反了 最后的结果令人讶异!(图)

错读经典!文过饰非不是好解说

2019-06-09 00:11 作者: 郑楚雄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国文字左读右读往往给人很多困扰。传统中文的书写方式,都是由右向左。(图片来源:国立故宫博物院)

报载香港知名人士唐英年应邀出席复旦大学校友会的论坛时,把复旦大学校训“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调转了读,变成“思近而问切,志笃而学博”。据报道现场出现轻微笑声和骚动,似乎听者也觉得出了问题。

错读经典好解说?

中国文字左读右读往往给人很多困扰。传统中文的书写方式,都是由右向左。但自从电脑流行以后,文字的编排往往由左至右,以至现在中文写法左右难分,得力于处理者的学养见识才不至弄出笑话。当然笑话出现,也不是很大的事情,尤其是中文古典较艰深难懂,也不是每个人都熟读经典,偶尔出错,事后更正了就是了。唐英年的学习背景,是一般香港人说的“番书仔”,对古典较陌生,读错句子,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倒是旁边人的解释或表现,却教人大开眼界。据报道该校校友会会长事后解窘,说校训正读反读,意思都一样。又有该大学香港校友会副会长说:顺读是求学后达到的境界,倒读则强调求学的过程。

是吗?我原先觉得,解释经典当然要靠“正读”,任何“倒读”都不足为法,所以也不会去细意分析“倒读”了的意义。有人用这些解释去为“倒读”者说项,自然也会促使你去认真看看他的解释是否说得通。这两句话出自《论语・子张》,原意是说仁者要博览群书、坚守志向、恳切提问、多想当前的事。以上所说,当然是求学的过程,怎会是境界?如果调转来解,思近、问切、志笃、学博,都应是完成求学过程所得到的结果,高深些,说这是境界也不为过。这样看,是不是愈解释愈含混了?

回文诗趣味足

中国文字,利用其创造的特性来玩些文字的效果,散体的文句没有太多成功的例子,倒是诗句却有很多足供玩味。诗歌创作中有一种叫回文诗,就是正读倒读都可以,而且两种读法真的可有不同境界。举苏轼诗作为例:《卷帘诗》(七绝之一):“空花落尽酒倾缸,日上山融雪涨江。红焙浅瓯新火活,龙团小碾斗晴窗。”这首诗倒读,成了:“窗晴斗碾小团龙,活火新瓯浅焙红。江涨雪融山上日,缸倾酒尽落花空。”这不止能解得通,而且保留诗歌的情味,甚或引申到了另一种情况。这首是“七绝之一”,当然还有“之二”“之三”之类,可想而知这是诗人很喜欢玩的文字游戏,或用此来逞博也未定。这类诗歌很多,如果你在网上键入“回文诗”(或回文诗)搜寻,保证你找到很多例子,而且都会是很优秀的例子。我曾经看过不止诗句可以这样,连词作也可用来倒读而不失情味,这大概只有中国文字可以玩得这样精巧而出神入化。但即使这样,说这些都不过是些游戏也不为过,因为罕有回文诗能成为传颂的名作的。

诗词可以这样,文句就不值得鼓励了。尤其被选得成为一所著名大学、取材自经典著述的校训,原意是不会主张你去倒读的。如果只为一位名人的错读,而要想方设法去自圆其说、自饰其非,应该不是一种好的解说方式,也不算是对传统文化的尊重。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