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人之间严重缺乏信任感?(图)


信任 互害社会 中共
(Adobe Stock)

【看中国2019年6月11日讯】在过去,我们相信报纸上说的,相信广播里说的,相信书本上写的。可现在,我们却什么都不敢相信了。

潘石屹在最近走访一些城市后在微博上发表感叹:“未来的社会最重要的是信任。信任你周围的人,信任陌生人。去坐陌生人的车就有了Uber,滴滴。去住陌生人的家就有了Airbnb。有了信任才会有共享经济。”很多人表示支持,但又觉得无能为力。的确,理想很丰满现实太骨感!城市人流中,遇着的大多是不曾相识的人。对着一个陌生人,你能信任他吗?

有一位朋友第一次来武汉。他从汉口火车站下车后出站,走到发展大道路口想问问到球场路怎么走,但连问4人,他们都手指电线杆上挂着的一块牌子,不说话。原来牌子上写着:请不要搭理陌生人问话,谨防上当受骗。

再说一件更诡异的事,据2013年武汉晚报报道,学生池某在武汉东湖溺水身亡,其同学给他福建老家的父亲及亲属打了56个报信电话,可是对方就是不信,其父还坚信对方是骗子。同学劝其家人“不管是不是骗子,去武汉看一看”。池某堂姐赶到武汉后,告诉池某父亲消息,电话另一端开始嚎啕大哭。56个电话打不来死者家属的残酷现实,让很多人看到了当下社会的信任危机。

其实我能理解这位“56个电话仍不信”的父亲,因为大多数中国人对陌生人心存警惕,即便面对善意举动时也是如此。更何况,从小我受到的教育就是“不要与陌生人说话”,那个时候,陌生人可能是骗子,是罪犯等等,陌生人的丑陋阴影已经深深埋在我的心底。后来长大了,听到了太多陌生人犯罪的新闻,让我更加对陌生人胆战心惊,敬而远之;再后来,还听说过一些熟人坑熟人的信息,就更加对陌生人感到惧怕了。就算是熟人、亲人,现实中有时为了短暂的利益,朋友欺骗朋友,叔叔欺骗侄子。父子、夫妻、朋友同事、熟人邻里都需要设防,陌生人之间更是人人自危。当有陌生人对你说他的钱包丢了,没钱回家,希望你给他一点钱,你不会心生怜悯,因为你知道,他是个职业骗子;当你遇到困难,有陌生人前来帮助时,你也不会心存感激,而是小心谨慎,或者拒人于千里之外,因为你害怕他另有所图。不信、不信、还是不信——“不相信”的情绪正在越来越多人的生活中蔓延。

不要相信陌生人,竟然成为了这个时代所竭力宣扬的东西。身处繁杂的火车站,扩音器的喇叭不停地喊,不要相信陌生人给你买票,谨防被骗。坐在明亮的茶馆里喝茶,墙上的标语说:不要将手机借给陌生人,谨防被骗。下面竟然还有英文,看来是要告诉那些单纯的国际友人,在这个神奇古老的东方国度里,借手机给陌生人用,就意味着被骗。此外,还有去银行的ATM取钱,又有一串所谓的警方提示,不要相信陌生人提供的账号等等……

在过去,我们相信报纸上说的,相信广播里说的,相信书本上写的。可现在,我们却什么都不敢相信了。看到电视上一个名人说某某药品好,很可能这药是假药;你收到一条短信,说你中奖了,其结果是你的钱被“发奖”的拿走了;网络上一条消息说兼职一天赚上千元,你去试吧,被套在里面,一分得不到。为什么会如此?难道我们真的已经生活在一个充满谎言和骗子的社会?还是人心都已变坏,都已经变得不可相信?中国社科院开展的一项调查显示,约70%的中国人不信任陌生人。今天,这种“不相信”的情绪,已然渗透进多数中国人的生活:吃饭不相信食品的安全性,出行不相信铁路行业解决买票难的能力和诚意,上医院不相信医生没有给自己多开药……

其实对陌生人的不信任只是当前“不信任文化”最末端的表现。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在《不信任砌成中国墙》一文中说,中国没有“柏林墙”,但由高强度的“不信任”砌成的“墙”却存在于社会各个群体和各个角色之间,在政府和人民之间,在穷人和富人之间……不一而足。正是对这种情形的高度不确定性,社会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演变成为一个“人人自卫”的社会。谁也不信任谁,人们互相欺诈,社会的交易成本在急速提高。

但信任的重要性,对于社会生活,就像空气对于生命一样。如果我们看到食品,就会想到中毒;看到微笑,就会想到陷阱;踏上大桥,就会想到坍塌;走进医院,就会想到误诊;我们生活能正常吗?一个所有人都只信任自己的社会还能叫做社会吗?手持竹简的810名“孔子弟子”,齐声吟诵“四海之内皆兄弟也”,这一幕幕温馨场景恍若昨日。而现在,我们把自己关在笼子里,装保险门,装防盗栅,我们把家武装得像监狱。我们认为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是好人。所以,我们把自己关在保险门和防盗栅的后面,而外面的都是“坏人”。每个人能做的就只剩两件事了:一个是只信自己,另一个是绝不信别人。

事实上,在一个充满信任的社会中,你会生活得更为安全、更为轻松,并有更多的发展机会和更大的发展信心,而这一切全赖法治所赐。

在法治的环境中,你在大街上不必担心警察的无故打扰,但有人侵害你时,保护你的警车会及时呼啸而至,于是你信任未曾认识的警察;

你的财产不会受外力包括公权力的袭扰,而当有人侵害财产时,公权力机关会及时出面救济,于是你信任向你征税的政府;

你进行交易时不必采取过度的安全措施,但对方若是违约,公正的强制执行会通过判决如期而至,于是你信任平时不打交道的法院。

一个社会要想快捷地重建信任,首先要以制度促进人们追求长期利益而不是短期利益。因为当人追求长期效益的时候,就要注意自己的声誉,不会骗人了。比如在现在这个陌生人的社会中,实行记录制度,就像档案一样一直跟着你,如果你哪一个阶段不诚实,都有记录,都能查到。有记录,人们就会在乎自己的名誉。一旦互信社会建立,下一次如果迷路了,我们可以大胆地向别人问路。因为与其像无头苍蝇一样胡乱寻觅,不如大胆地依着别人指给你的方向行进。最坏的结果,是你依然迷路。大家都不信任他人,都不肯付出信任,其结果就是大家都得不到信任。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