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杜甫是暴食致死的 你会宁可信其有吗?(图)

2019-06-16 12:00 作者: 郑楚雄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相比于《旧唐书》,宋祁《新唐书・杜甫传》相对严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刘昫《旧唐书・杜甫传》载:“甫尝游岳庙,为暴水所阻,旬日不得食。耒阳令知之,自擢舟迎甫而还。永泰二年,啗牛肉白酒,一夕卒于耒阳,时年五十九。”这段记载,有两个错失,一是杜甫卒年,是大历五年,不是“永泰二年”;二是食牛致死,底蕴不确。仇兆鳌《杜少陵集详注》谓大历五年冬杜有《送李衔诗》:“与子避地西康州,洞庭相逢十二秋。”杜甫干元二年寓同谷,至大历五年正好是“十二秋”。又《风疾舟中诗》:“十暑岷山葛,三霜楚户砧。”杜甫大历三年春适湖南,三霜亦即大历五年秋。这些都是杜甫大历五年还在世的证据。

刘昫贬杜甫

当然更大的舛误是杜的死因。现存文献,最早论及杜甫生平种切的是元稹的《唐故检校工部员外郎杜君墓系铭》,其于杜辞世,只云“扁舟下荆楚间,竟以寓卒,旅殡岳阳,享年五十有九。”什么“啗牛肉白酒”致死,正如浦起龙云,只是出于唐小说家,不可信。《旧唐书》遽为引录,颇为不负责任。

其实不负责任又何止此二端。《旧唐书》末尾比较李杜,谓“天宝末诗人,甫与李白齐名,而白自负文格放达,讥甫龌龊,有饭颗山头之嘲诮。”所言的“饭颗山头之嘲诮”,是世传李白戏杜诗:“饭颗山头逢杜甫,头戴笠子日卓午。借问别来太瘦生,总为从前作诗苦。”这首诗最早出现在《唐本事诗》,李白诗集不载。这类出于杜撰的故事,只求耸人听闻,写作态度并不严谨,前人如《酉阳杂俎》、《容斋随笔》、《苕溪渔隐丛话》等作都辨其非,只有正传作者才这样不辨真伪引述。

我疑心刘昫本人是否和杜甫有仇,才有多种贬杜之论。例如传记写杜甫“性褊躁无度,恃恩放恣,尝凭醉登武(按指严武)之牀,瞪眎武曰:严挺之乃有此儿!武虽急暴,不以为忤。”又“元和中,词人元稹论李杜之优劣曰:余读诗至杜子美云云,特病懒未就耳。自后属文者,以稹论为是。”

按元稹论杜详细,除认真比较李杜优劣外,还称颂杜诗:“至若铺陈终始,排比声韵,大或千言,次犹数百,辞气豪迈,而风调清深,属对律切,而脱弃凡近。”本传云稹“特病懒未就”,只是未能为甫编订文集,不是对杜诗鄙弃。刘昫断章取义,只是模糊论说。

宋祁论杜甫

相比于《旧唐书》,宋祁《新唐书・杜甫传》相对严谨。就严武事件,《新唐书》载:“而性褊躁傲诞,尝登武床,瞪目视曰:严挺之乃有此儿。武亦暴猛,外若不为忤,中衔之。一日,欲杀甫及刺史章彝。”两相比较,后说似较为近乎实情。而宋祁论杜,谓其“数尝寇乱,挺节无所污。为歌诗伤时挠弱,情不忘君,人怜其忠云”,都是事实,不若刘昫引元稹只云“特病懒未就耳”这般无聊。至于李白“饭颗山头之嘲诮”,《新唐书》更无一语道及;杜甫卒年,不提“永泰二年”,这些都是史识严谨才有以致之。

写历史不同写小说,对人物的行状记述,当据实直书,如采些浮游无根之谈,变成诋毁讥讽之语,实在厚诬古人。尤其杜甫是我国历来最伟大的诗人,或许也是世界历来最伟大的诗人,“啗牛肉白酒,一夕卒于耒阳”之说,我是宁可信其无,不想信其有,何况更是实在地并无其事呢?

(原标题为:杜甫是否暴食致死--兼谈传记写作之粗疏)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