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汉阙】苏武:北海持节十九载 但向苍天荐此心(图)

2019-06-19 10:00 作者: 宋紫凤

手机版 正体 9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台北市中国画学研究会书画家周东和的水墨画《苏武牧羊》。
台北市中国画学研究会书画家周东和的水墨画《苏武牧羊》。(绘图:Winnie Wang/看中国)

汉武帝毕生抵御匈奴,保卫中原,以至匈奴远遁漠北,漠南再无单于王庭。这一时期的大汉,有如卫青、霍去病这样跃马疆场,战功赫赫的猛将,也有如张骞,苏武这样临危犯险,不辱君命的使臣。这一篇就来讲述苏武的故事。

出使匈奴,飞来横祸

苏武,字子卿。他的父亲是曾经跟随大将军卫青征讨匈奴的西汉名将苏建。苏武少时入宫为郎官,后来升为侍中。元狩年间,卫青将匈奴逐出漠北,但匈奴并未臣服,所以汉匈之间虽然十数年再未用兵,但关系并不稳定。太初年间双方战事又起,且战且休。这一时期,匈奴人经常扣押汉使,汉朝也会扣押匈奴来使。

太初四年(公元前101年)匈奴且鞮侯单于初立,根基未稳。且鞮侯担心汉朝发兵来袭,于是向汉朝示好,将之前扣押的汉使放还。作为回应,汉武帝也放还此前扣留的匈奴使者,负责护送他们回匈奴的正是苏武。

天汉元年(公元前99年)苏武以中郎将的身份手持汉节,率领一百多人的使团出发了。他们带去丰厚的礼物送给单于,以示大汉诚意。但匈奴单于的态度却因此而变的骄横,大非汉之所望。

正所谓天有不测风云,就在苏武完成使命将要返回汉朝时,匈奴军中发生了谋反之事。主谋之一的虞常与苏武的副使张胜是熟人,虞常向张胜透露了刺杀单于近臣卫律并投奔汉朝的计划。但因行动失败,虞常不但没能刺杀卫律,还将张胜也供了出来。苏武对这件事虽然并不知情,却因为与张胜同是汉朝使臣,也被牵连进来。

卧雪吞毡,宁死不降

其初,虞常还未供出张胜时,张胜已预感到大祸临头,于是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苏武。苏武知道事态严重,担心自己被匈奴抓捕,将有辱汉朝尊严,竟要自杀,幸好被在场的张胜、常惠拦下。

很快虞常供出了张胜。卫律亲自审问汉使,苏武也被传唤。苏武说:“屈节辱命,就算活下来,又有何面目回到汉朝!”于是引刀自刺。在卫律的阻止下,苏武没有死成,但却受了重伤。单于听说后,很佩服苏武,没有将他关入大牢,反而早晚派人来问侯他。

苏武伤势渐好,单于想让苏武为匈奴效力。于是卫律将虞常,张胜,苏武一同提审。卫律先是当场斩杀了虞常,然后用剑指着张胜说:“汉使张胜谋杀单于近臣,当死,如果归降匈奴,单于就会赦免你的死罪。”张胜闻言立刻请降。卫律又对苏武说,“副使有罪,你做为汉使应当连坐。”苏武回答“我既没有参与其中,又不是他的亲属,何来连坐之说?”卫律举起剑指着苏武,苏武毫无惧色。

卫律本是汉朝使臣,后来投降匈奴,深得单于的信任与重用。卫律见不能以武力使苏武屈服,欲以利诱之,于是又说:“苏君,我归降匈奴后,蒙受单于大恩,赐号称王,拥众数万,马畜弥山,富贵如此。苏君今日如能归降,明日也会同我一样。反之,就算你死于这草野之地,谁又能知道你呢!”苏武不回应。卫律又说:“你听我的劝告归降匈奴,我与你结为兄弟,你若不听我的劝告,以后再想来见我,可就难了。”苏武骂道:“你为人臣子,不顾恩义,叛主背亲,投降蛮夷,我为什么要见你。”又质问卫律说:“单于信任你,你却不能端正心术调和两国关系,反让两主相斗。”

卫律无法说降苏武,单于却更加想让苏武为自己效力,于是将苏武幽禁在大窖中,断水断食。时逢天降大雪,苏武躺在冰冷的大窑中,将雪与旃毛一起吞下,这样支撑了数日,匈奴人看到苏武竟然没有冻饿而死,认为他是神人。

北海牧羊,持节不屈

但单于并不甘心,为了让苏武屈服,单于将苏武流放到北海,让他在那里放羊。北海就是今天的贝加尔湖,那里荒远无人,没有食物,日子并不比大窑好过。苏武挖开野鼠洞,寻找野鼠储藏的草子充饥。苏武在北海之野牧羊时,依然手持汉节,卧起操持,杖不离身。年久日深,节杖上的饰旄渐渐落尽,苏武的故国之思却与日俱深。

就在苏武出使匈奴的第二年,李陵在与匈奴作战时兵败被俘。李陵是汉朝名将李广之孙。苏武是苏建之子,两人都是将门之后,曾经同在武帝身边任侍中,算是老朋友了。李陵投降匈奴后,受到单于的礼遇与重用。单于派李陵来劝降苏武。李陵的心情很复杂,一方面受单于之命,不得不来游说苏武,一方面,他身为汉臣,又是名将之后,陇西旺族,一直为自己投降匈奴而心存愧疚。

李陵到了北海,为苏武置酒设乐。李陵说:“单于听说我与子卿是故交,所以让我来劝说您。您是不可能再回到汉朝了,在这无人之地受苦,您的信义谁又能看得到呢。人生如朝露,何必自苦如此。”苏武回答道:“我父子没有什么功德,皆是陛下所成就,列将封侯,我常思肝脑涂地以报大恩。今天能够杀身尽忠,哪怕受到斧钺汤镬之刑,我也心甘情愿。臣事君,如同子事父,子为父死无所恨,您也不要再劝我了。”李陵在北海停留了数日,日日与苏武对饮。李陵离开前,最后一次劝说苏武:“子卿还是听我一言吧。”苏武说:“我早就自当已经死了。您一定要让我投降匈奴的话,我现在就死在您的面前。”李陵感受到苏武的忠心至诚,喟然而叹道:“真是义士啊,我李陵与那卫律的罪过真是上通于天啊。”说着,泪如雨下,打湿了衣襟。

李陵临走前,想要送给苏武一些生活物资,但他羞于让苏武看到自己投降匈奴后坐享富贵,于是让自己的妻子送来数十头牛羊。

又过了数年,李陵再次来到北海,却带来了大汉天子驾崩的消息。苏武闻讯后,南向大哭,悲恸吐血。虽然大汉天子驾崩,但苏武做为汉臣,他怀念故国,心向汉朝的拳拳忠心没有改变。在荒凉的北海上,苏武空对大漠长天,持节牧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英雄不必叱咤风云,在绝境中,在看不到希望中能够坚守心中的道,这亦是一种顶天立地的英雄。李陵为苏武的忠心无人得见而惋惜,却不知道苏武之心天地可鉴!

白首归汉,图形麒麟

又过了数年,大汉与匈奴的关系暂得缓和,此时的汉天子是汉昭帝,匈奴单于是壶衍鞮。昭帝派使臣向匈奴人索要苏武,经过一番周折,单于终于同意将苏武放还。

出发前,老朋友李陵为苏武置酒送行。李陵举酒向苏武祝贺道:“今天足下还归故土,扬名于匈奴,功显于汉室,就是青史所载,丹青所画的人物事迹,也无法与您相比。”李陵转而又难过的说:“从此以后,你我就是异域之人,一别长绝了!”说罢,李陵起舞,歌曰:“径万里兮度沙幕,为君将兮奋匈奴。路穷绝兮矢刃摧,士众灭兮名已隤。老母已死,虽欲报恩将安归!”唱到这里,李陵已是泪流满面。此时的李陵穿着胡服,梳着椎结,被封为右校王,坐拥富贵,尽享尊荣,然而他的歌声中却充满了哀伤与无奈,他的泪水让人看到难掩的失落与悲凉。

始元六年(公元前81年)春,阔别汉朝十九年后,须发尽白的苏武终于回到大汉长安,当初跟随他远赴匈奴的百余人的使团中,如今只有九人随苏武一同归来。汉昭帝拜苏武为典属国。昭帝驾崩后,宣帝即位,赐爵苏武为关内侯。宣帝神爵二年(公元前60年),八十多岁的苏武去世了。

甘露三年(公元前51年),匈奴呼韩邪单于来朝见大汉天子,汉匈百年大战终于结束。汉宣帝怀念为大汉建功立业的肱股之臣,命人在麒麟阁上为十一位功臣画像,最后一位被画上去的正是身陷匈奴十九年持节不屈的苏武。虽然苏武的名次在最后一位,但千百年后,他却成为十一位功臣中最耀眼的一位。麒麟阁早已湮灭,大汉朝的荣光已成历史,而苏武牧羊的故事家喻户晓,苏武的气节万古流芳。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