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秽身心书写佛经 遗忘誓愿赎罪终悔恨(图)



佛教文化由中国传入日本后,日本很多人开始研习佛法,书写佛经。(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日本天皇时代,有位叫藤原敏行的左近少将,他擅长和歌写作(日本的一种诗歌),因为隋唐时代,中国的书法传到日本,日本人非常崇拜东土大唐文化,学习汉字书法成为时尚,形成书道。藤原敏行也是喜好书道之人。

佛教文化由中国传入日本后,日本很多人开始研习佛法,书写佛经。敏行对佛家经典也很感兴趣,他的一些朋友都来委讬他书写佛经,他抄写了大约二百部佛经(约两卷)。

不敬心书写佛经遭传唤

有一天,敏行突然去世了,可是他感觉自己的灵魂好像还活着。一些面目可憎的冥使突然闯进来,将他五花大绑,强行带走了他。

敏行问道:“我究竟犯了什么错,受到如此对待?”冥使回答:“我们也不知道,只是奉命‘一定要将此人抓来’,所以我们才带你走。不过,你书写过佛经吗?”敏行答道:“写过。”冥使又问:“你写过多少?”敏行说:“受朋友之讬,写过两卷。”冥使说:“正是因为此事,才传唤你到冥府。”

随后,几个人一言不发向前赶路。这时,大约两百个令人恐怖的士兵们披甲戴盔,像鬼一样的骑着马过来了。敏行见此阵仗,心惊胆颤,快要吓晕倒了。士兵们看到敏行,走到了他的前面。

敏行见状问冥使:“这些士兵是什么人?”冥使答道:“你不知道吗?这些正是讬你写经的人们,本来期望凭借你书写佛经的功德,他们本可以转生到一个好的世界,或者天人或者再投胎为人。可是你书写佛经的时候,从不精进,不忌肉食,七情六欲、胡思乱想,甚至满脑子淫邪的念头。致使他们未能获得功德,而转生为暴戾之身。他们憎恨你,所以告到冥府,要求把你抓来报仇。本来是不应召你入冥界的。”

敏行听罢这番话,身体感到碎裂般的痛苦,他问道:“那我将如何被处置?”冥使道:“你净问些愚蠢的问题。他们会用剑将你切成二百份,每人一份,你会痛苦不堪的。”敏行听罢,感到无法承受般的痛苦,他悲伤地问:“怎么才能解脱呢?”冥使答道:“我不知道,我无法帮助你。”

敏行不由自主地迈着脚步,恍惚中来到一条河边,看见河水像墨水一样的漆黑,敏行心里觉得真是奇怪,就问冥使:“为什么这条河的水这么黑?”冥使回答:“这都是你抄写佛经用过的墨水,变成河水在流。”

敏行又问:“那为什么河水腐臭污黑?”冥使答道:“以清净之心书写的经文都被天宫收纳,像你那样以污浊怠秽之意念书写的经被弃之荒野,墨水被雨水冲掉汇集成这样的河流。”敏行听了更加惊愕了。

敏行哭着对冥使说:“那么如何才能得救呢?无论如何请帮帮我。”冥使说:“看你现在的样子实在可怜,但你罪业深重,我无能为力。”这时有人过来催促,很快,他们来到一个大门前。那里很多人被绑着四肢,也有很多人脚戴着枷锁,从各个地方来,挤得都没有地方站了。

悔过返人间赎罪

先前的二百个士兵仇恨地看着敏行,恨不得把他立刻粉粹。敏行更加恐慌和不知所措,他再次问冥使:“真的没有什么好方法了吗?”冥使说:“你只能是立誓要写四卷经书,看看如何。”敏行就在进大门前,心中暗自发誓,今后要继续完成书写四卷经书,忏悔过错。随后,他被带到阎王殿上。

殿中走出来一个冥官,问:“此人是敏行吗?”冥使答道:“是他。”冥官责怪冥使这么晚才将人带来。接着冥官问敏行:“敏行,你好好听着,本官问你,你在人间修成何种功德?”敏行答道:“没有什么功德,只是曾受人之讬写过两百部的佛经。”冥官又说:“你的阳寿本未尽,但因你以污秽之身心书写佛经而被传唤到这里,现将你交给那些告发你的人,按照他们的意愿来处置你。”

敏行惊恐万状,说:“我发誓要写四卷佛经,如今才写了两卷,愿望还没实现就传唤我来,我无法赎罪。”冥官说:“竟有此事,拿账簿过来勘察。”巨大的账簿立刻被送来,敏行趁冥官来回翻阅的时候,瞥见自己所造下的罪孽一事不差的记载在册,没有功德。而在敏行进门前发愿的抄写四部佛经被记录在最后面。

冥官看了后说:“如是这样,这次给你一次机会,你可以回去实现你的愿望,但你必须真正做到才行。”冥官做出裁决后,二百个士兵顿时不见了踪影。冥官再次强调:“回到人间后,一定要兑现誓愿!”敏行被放回。

遗忘誓愿终悔恨

这边,敏行起死回生。妻子正在悲伤的哭泣。敏行感觉好像是从睡梦中醒来,但梦中的一切历历在目,他想:“这回我要努力以清净之心来书写佛经。”

敏行的身体逐渐恢复,他准备好了写经的纸笔砚墨,并让人专门在纸上清晰地画好网格,打算着手写经了。可是时间一长,敏行又控制不住自己,心猿意马,写着写着突然跑出去寻找歌姬。渐渐的,他将冥府里的那些事忘得一干二净,很快大限到了,敏行还是离世而去。

敏行离世后一年多,歌人纪友则(《古今和歌集》撰者),在梦中梦到敏行,体型容貌十分怪异恐怖,敏行说:“我因立誓誊写四卷经文而暂时延命回到人间,但是由于意志薄弱,怠秽之心未减,不能完成誓愿而受惩罚死去,现在承受着无与伦比的痛苦。”

敏行又说:“你若同情我,就将写经的纸料找出,委讬三井寺的僧人,请他书写四卷经供养。”说着,敏行放声大哭。纪友则从梦中惊醒,浑身出汗,天刚蒙蒙亮,他找出纸料立即出发去三井寺去拜访僧人。

三井寺的僧人一见纪友则便说:“啊!我正打算遣人前往贵府询问一些事情,没想到您却亲自到访,这真是太好了。”纪友则没有立刻提自己的梦,问道:“有什么事情吗?”僧人对纪友则答道:“我昨夜梦到已故朝臣敏行,他说:‘我应以恭敬之心书写完四卷经书,可是由于自己的怠惰而受惩死去,为此罪我正承受万般痛苦。’敏行还说您那里有纸料,请求拿着纸料让我书写经书用于给他供养,减轻他的罪责。敏行说具体事情询问您。说完,敏行放声大哭。”

纪友则听完这番话,遂将自己的梦详细述说一遍,说完,二人相对落泪。接着,纪友则将纸料交给僧人,并叮嘱僧人,纸料也是依梦所言找出的。僧人接过纸料,以非常虔恭之心亲笔书写佛经。

后来,敏行又同时出现在二人梦中,说:“感谢二位,我凭借此功德已从不堪的痛苦中稍稍解脱。”看上去他心情很好,面容也不同于以前,露出喜悦的神情。

资料来源:日本《宇治拾遗物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