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镕基女婿是如何取代邓小平女婿的(图)

2019-08-22 06:21 作者: 夜话中南海

手机版 正体 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官方展览中的邓小平
党校展览中的邓小平(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8月22日讯】本专栏的上篇文章被海外多家华文媒体以《问责“五矿集团”要拿“抬棺反腐”的朱镕基家女婿开刀?》为题转载后,有网友跟帖评论道:当初权力只是批个条子,由此收点贿赂。后来国有企业改制过程,官二代直接变成大老板。受贿是犯法的,接管国企都是合法的。赵家人家家都富起来了。

权钱交易是土豪与赵家人结合的过程,赵家人得财,土豪攀上官。接下来的利益输送也是做得天衣无缝,“合法”。权贵阶层形成的中国当今的既得利益者受党中央保护,同时也是政权的基础,维护既得利益阶层就是维护政权。从这一点出发看,在经济下滑时政府的政策是怎样保护既得利益阶层的,在贸易战中国内的舆论和政策是如何保护既得利益阶层的就有点明白了。中小企业在努力活下去,死了一大批了。大一点的,没有高层保护的,危机重重。只有那些由权贵掌控的,活得很好。还有就是,强化国企。

另外一位网名“goldenman”的网友调侃说:哈哈哈,这仗打的,前方失利,后院起火,四面楚歌。难怪稀土价格逆市而动,稀松便宜,原来是“皇产”!大好河山,满目疮痍,千疮百孔,原来是被‘皇虫’所虫蛀。其实这是眼下不争事实,只是不曾想他们竟然如此肆无忌惮,以世界末日和赴黄泉的速度疯狂敛财。真是前无古人啊,厉害!

如上所谓“抬棺反腐“一说,“典”出自当年外界曾有报道说曾几何时,朱镕基发下重誓:“要准备100口棺材,99口为杀贪官,一口留给自己”。

当时中共官方的公开报道中曾提及朱镕基在上任之初的豪言壮语之一就是“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将一往无前,义无反顾,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随即有外界评论披露朱镕基就是在讲完这一句后发了“准备好棺材”的毒誓,但始终未被中共自己的媒体证实。朱镕基体面交班,平安降落之后出版的《朱镕基讲话实录》,洋洋洒洒四大卷,也没有收录与棺材相关的内容。

不过,2000年3月15日朱镕基在记者招待会上答记者问时说过“我只希望在我卸任以后,全国人民能说一句,他是一个清官,不是贪官,我就很满意了。如果他们再慷慨一点,说朱镕基还是办了一点实事,我就谢天谢地了”;2002年他在记者招待会上答记者问时说过“桌子是拍过,眼睛也瞪过,至于说我这样做是为了吓唬老百姓,我想没有一个人相信他这种说法。我从来不吓唬老百姓,只吓唬那些贪官污吏。”这些都是见诸如中共央媒报端的内容。

而朱镕基的子女们,特别是他的女婿梁青“快速致富”的整个过程虽然最重要的前半期都是发生在他朱镕基的总理任期内,但被披露出来的最早时间都是在他卸任前夜和卸任之后。

回想近七年前习近平接班胡锦涛党总书记和中央军委主席,继而于2013年又接替了国家主席职务的那一段时间里,海外自由媒体在热炒习仲勋的女婿,也就是习近平的姐夫邓家贵和吴龙各自身家过亿甚至数十亿的同时,也对邓小平的女婿,朱镕基的女婿们再次聚焦。而另外一位内地读者六年前来美国探亲访友时则建议笔者读读当时多维网上的文章《揭秘:朱镕基子女打造的金钱帝国》。该友人的评价是:即使朱镕基如你们书中所描述的那样廉洁清正,如今他的“一世英名”也已经毁在了子女手中。

在此前后,海外多家网络媒体在内容相同或者相关的分析报道文章分别使用了《朱镕基的“清官梦”毁在自己儿子手上?》,《揭秘朱镕基女婿梁青被称红色大班》,《红色大班揭秘:朱镕基的东床快婿梁青》,《朱镕基想要清史留名难能如愿》等标题。

朱镕基担任实际主持国务院经济工作的副总理的时间起自1991年3月,当时的党内身份还仅仅是个中央候补委员的朱镕基因为邓小平一声令下,接替了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兼国务院副总理,王歧山的岳父大人姚依林的主持国务院经济工作大权,成了当届政治局常委会的当然出席者。从那以后至1998年3月正式接替李鹏的国务院总理职务,再到2013年3月把国务院总理职务交到温家宝手中,他朱镕基把持国务院经济工作大权的时间长达15年时间。期间,他的东床快婿梁青于1997年香港“回归”时随妻子朱燕来从加拿大到香港发展,朱燕来进入中银集团,梁青则进入五矿香港公司。在此之前,梁青早已经随父母在温哥华入籍加拿大,所以有加拿大当地媒体质疑他可能是“双重国籍”。

正如我们上篇文章中已经介绍的那样,上个世纪末梁青刚到“香港五矿”----即“中国五矿(香港)“时,先从部门负责人做起,几年后升任公司副总经理。继而又升五矿香港公司的总经理。因此被香港媒体称为“红色大班”。

而说到朱镕基女婿梁青把持的“香港五矿”,就不能不提及邓小平的长女婿吴建常当年一手经营起来的“香港有色”,也时常被简称为“中国有色(香港)”。

自邓小平九二年南巡讲话中要求“改革的胆子再大一些,步子再快一些”以后,他的大女婿,此前一直在商界保持低调的吴建常同内弟邓质方一样不再甘于寂寞,将其麾下的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的黄金、白银及其它贵金属生意做到香港、台湾乃至美国等地,亲自兼任了“中国有色(香港)”的董事长。

1993年6月,香港、台湾等地的华文报纸曾先后以显著地位刊登“邓小平女婿与香港首富李嘉诚联手出击”的消息,称吴建常在香港与李嘉诚开始合作进行收购大陆国有企业的大手笔行动。公开在香港曝光、从此不再避讳自己邓府驸马爷身份的吴建常对当地记者解释这一商业计划时说:在大陆收购国有企业、对之进行转型改造是一项非常有前景的生意。他手下的中国有色金属总公司约有固定资产八千多亿人民币,下辖职工一百多万,大小企业二百多家,其中不少都是具有优厚技术实力和专业企业。此次特邀李嘉诚和香港添发广集团共同以东方鑫源的名义,联手收购大陆国营企业,是有意将香港国际化的管理经验引入大陆。

吴建常还解释说:他麾下的公司有意同李嘉诚共同维持、稳定香港市场,因为香港市场的稳定对大家都有好处。首先,我们需要利用香港市场通向国际,而香港人则需要依赖这个市场赚钱。我们的首要任务当然是稳定香港市场,李嘉诚先生当然以赚钱第一。但如果这个市场不稳定,大家都赚不到钱。

当时,应爆料者要求,笔者用笔名在香港政论杂志上发表《吴建常冶金部副部长只坐了七天,邓小平后代继续遭受政治打击》一文,说的是邓小平去世没有多长时间,江泽民和朱镕基逼迫邓小平的长女婿吴建常让出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总经理的宝座。让他待命三个月后,于1998年2月17日才授意官方通讯社宣布吴建常改任冶金工业部副部长。

这则消息见报一周以后,九届人大开幕,时任国务院秘书长罗干在开幕当天即正式宣布了包括撤消冶金部内容在内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也就是说,邓家大女婿的“副部长”位子,满打满算只坐了七天。以至有中共新华社记者挖苦说吴建常是中共建政史上在位时间最短的副部长。

随着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的撤消,国家成立了中国铜铅锌集团公司、中国铝业集团公司、中国稀有稀土集团公司三大集团公司和国家有色金属工业局。由此可以见出此前的邓小平女婿吴建常的权力有多大,手伸得有多长。

不过,据说当年的吴建常只当了七天的冶金部副部长后,仍然以新成立有色金属工业局副局长身份继续兼任着香港有色的董事长,直到2001年2月19日再次撤消国家有色金属工业局等9个国家局,吴建常把持了十几年的昔日庞大的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才终于完成了被彻底肢解的过程。

而有色工业局解散前,朱镕基的国务院已经于2000年7月下文,对内秘密宣布“中国有色金属工业贸易集团公司(本部),中国矿业国际有限公司和中国有色金属(香港)集团有限公司划归中国五金矿产进出口总公司管理。将中国有色金属(香港)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香港的)东方鑫源(集团)公司和东方有色集团有限公司的国有股权,转由中国五金矿产进出口总公司持有。

接下来发生的故事就是我们在上篇文章中已经提及的,2002年5月,朱镕基还是政治局常委和国务院总理的时候,香港《壹周刊》率先踢爆朱镕基女婿梁青在香港的“神运作”。说的是朱镕基把持的国务院属下重要“国企”之一中国五金矿产进出口总公司(中国五矿)秘密接收了当年由邓小平女婿吴建常一手经营起来的两间香港上市公司,东方有色及东方鑫源。操盘手就是当时已经实际控制了中国五矿(香港)的朱镕基女婿梁青。

当时《壹周刊》的报道文章透露说,朱镕基女婿梁青的五矿香港打算分以二亿元和一亿元收购邓小平女婿吴建常的东方有色和东方鑫源的债务及认购新股。收购价跟中国五矿三年前,秘密接管两间公司时的资产净值,有很大出入。翻开2000年的年度年报,东方有色及东方鑫源的资产净值,分别为十亿及五亿元。然而根据2002的年度年报,东方有色的资产净值却只剩下一半至五亿;而东方鑫源更离奇,竟然由有五亿净资产变成负资产三亿五千万。这两家上市公司,之所以在短短两、三年内,业绩由盈转亏,资产由正变负,原来都是五矿香港的“杰作”。当中国有色(香港)沦为负资产后,五矿便可名正言顺,向财务部申请十六亿补贴。据悉,出面游说钱的就是梁青,但财务部拒绝“伸出援手”。五矿借钱不遂,唯有向中国有色(香港)旗下两间上市公司埋手。当两间公司变成烂壳之后,才公布“平价”收购。此内幕被披露后,香港商界不能不质疑朱镕基的国务院把有色系,特别是在香港上市的有色系公司拨归五矿,明摆着是把利益输送给朱总理的自己人。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