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暴发当副总理 白卷“英雄”资格不容置疑(组图)

2019-08-24 08:13 作者: 李文西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大寨是一个弄虚作假的典型,党支部书记农民陈永贵是一条变色龙
大寨是一个弄虚作假的典型,农民书记陈永贵暴发当上中共副总理。(网络图片)

提要:大寨是一个弄虚作假的典型,农民陈永贵就是那个野蛮荒谬时代的一条变色龙,暴发当上中共副总理。张铁生考试交白卷,被树立为英雄,资格不容置疑,手有粗茧就是读大学的资格!

农民副总理陈永贵的发迹路

陈永贵,一九一五年二月生,山西昔阳大寨人,曾任中共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

陈永贵从未受过正规教育。一九四二年抗日战争期间,日本人强迫村民建立维持会,他被推选为大寨村伪维持会代表,后加入日伪组织“兴亚会”。这就是后来有人揭发陈永贵是汉奸的原因。日本投降后,昔阳全县掀起反奸复仇清算血债运动。陈永贵受到共产党方面的拘留,最后定为“一般历史问题”。

“土改”运动时,陈永贵以“受压迫者”身份带领大寨的贫雇农分掉地主的土地。一九四八年,陈永贵加入共产党。显出变色龙本色。一九五二年陈永贵接任大寨党支部书记。

文革中,周恩来面见陈永贵,授意他组织红卫兵。于是陈永贵拉起“晋中野战军”的造反组织,同另一派“总司派”展开大规模武斗。六九年,陈永贵被选为中共九大代表、中央委员。

七二年军代表谢振华以陈永贵参加过日伪组织“兴亚会”为借口,想把他整下去。但陈永贵得到毛泽东的支持,谢振华反被调离山西。一九七三年,在中共十大上,陈永贵晋升政治局委员,成为“党和国家领导人”。

陈永贵的冒升,不是因为他和大寨有什么了不起的业绩,完全是毛要实现工农国家“乌托邦”的结果。和陈永贵同时冒升的还有纺织女工吴桂贤、机械工孙健、售货员李素文等。

毛一句“农业学大寨”,成为陈永贵所向无敌的政治本钱。什么陈永贵在穷山恶水,战天斗地、变石山为良田,蓄水保粮,改良土壤,使粮食产量逐年上升。事实上,大寨是一个弄虚作假的典型,为了树红旗,讨好老毛,从中央到省,为大寨输送了大量资金和物资,才搞起这个“样板”。又吆喝全国各地派人到大寨参观“取经”,自欺欺人欺天下,周恩来多次带外宾参观,江青亲自劳动作秀。

一九七六年毛驾崩,邓小平上台。陈永贵被迫于一九八○年辞去所有职务,被分配到北京东郊农场当顾问。接着,党媒开始集中批判大寨,“学大寨”运动终于寿终正寝!一九八六年三月,陈永贵因肺癌在北京去世,终年七十一岁。只有华国锋一人参加追悼会。

有人说:陈永贵也是毛时代革命精神与个人野心的奇妙结合。他的浮沉,便相当于一部文革历史的缩影。我看,陈永贵就是那个野蛮、荒谬时代的一条变色龙,政治投机都谈不上,是一个农民“皇帝”手中的玩物而已。最后被玩到死,给遗属两万元赏钱,买单了事。

“白卷英雄”张铁生


张铁生大学考试大部分考题都不会答,被中共树立为“英雄模范”人物。(网络图片)

毛孙新宇,一九七○年一月生,毛岸青与邵华之子。保送到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毕业,专注毛泽东思想和明史研究;九二年入中央党校读硕士;二○○○年进入军科院读博士,研究军事战略理论和毛军事思想:○三年获博士学位;任正师职研究员,大校军衔;○八年被任命为军科院战略部副部长,全国青联常委、全国政协委员;二○一○年,胡锦涛把他晋升为少将——又是一个“英雄”的制造史。

我们不晓得毛“博士”兼“少将”究竟有多少斤两,看看他写的书法也能领略二三。二○一一年九月他在广州大学题了二十五个字:“广州大学是个好大学,我是个好班主任,你们不要羡慕憎恨。毛新宇”。忌字写不出,用汉语拼音替代。就这书法,比我目前所辅导的十岁小妹妹(读三年级)还差一大截。一个博士,写这样的字,你信吗?

让我情不自禁想起文革中的“白卷英雄”张铁生。那是文革后期的一九七三年,全国搞了一次“高考”(随后即被取消)。作为工农兵学员,张铁生被县里推荐去参加考试。

张铁生属于初中毕业的插队知青。考大学当然力有不逮。大部分考题都不会答,便异想天开地在卷子背面写了《给尊敬领导的一封信》,大意是:“本人自一九六八年下乡以来,始终热衷于农业生产,⋯⋯说实话,对于那些多年来不务正业、逍遥浪荡的书呆子们,我是不服气的⋯⋯希望各级领导在这次入考学生之中,能对我这个小队长加以考虑为盼!”张铁生最后的考试成绩是:语文三十八分、数学六十一分、物理化学六分。

在那个人妖颠倒的年代,张铁生不仅被铁岭农学院畜牧兽医系录取,还赢得“白卷英雄”的大名,并被破例发展为党员。《辽宁日报》以《一份发人深省的答卷》为题刊登张铁生的高考信,得到毛侄子毛远新(时任辽宁省革委会副主任、省委书记)的青睐。

一九七五年,他当选为全国人大常委,被江青和王洪文接见。江青称他是一块“有棱有角的石头”,并说“我要用这块石头打人了!”八月,张铁生升任铁岭农学院领导小组副组长,党委副书记。

记得当年一部侮辱知识份子的文革电影《决裂》其中一个情节:一位校长说起入大学的资格时,他举起一个年轻铁匠布满粗茧的手说:“这就是资格。”手有粗茧就是读大学的资格——和白卷“英雄”共鸣。

七六年毛死,张铁生被当作“四人帮爪牙”撤职,开除学籍,逮捕法办,但拖到八三年三月才被锦州市中级法院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和“阴谋颠覆政府罪”等判处徒刑十五年。

张铁生的窜起,本身就是儿戏,被判刑更是一个儿戏。他当官威风,都是你各级党委安排的呀,何来什么反革命宣传煽动罪、阴谋颠覆政府罪?有种就去追查江青老毛共产党……

(二○一三年“六四”二十四周年纪念日)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