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字”见不得人 这件令人很感慨的事(图)

2019-08-25 18:33 作者: 郑楚雄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钱杨都非以书法名世,互题书名纪念意义大于艺术意义。图乃《瑞鹤图》局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过去国内的重要学府、有传统的商业机构的牌匾都很重视题字,大都请来一些政界或文教界有份量的人物书写。时光递嬗,机构与字迹都成了logo或品牌的象征了。香港的也有,过去出名的如区建公、陈文杰,近年的饶宗颐等。我曾写过一篇《招牌的故事》(收录于《褪了色的记忆》)略作介绍,这里不赘了。

国内旧版书很重视封面题字。有时一个素淡装帧的封面,加了一位书法名家题写的书名,顿时蓬壁生了光彩。旧版书中最常见的是沈尹默题写的书名,每个都是极具水准之作(可参照《旧版书志》中例如《三家评注李长吉诗》、《山带阁注楚辞》等书影)。有时文人著述自己题签,如俞平伯的《唐宋词选释》、《白屋说诗》、郭绍虞的《中国文学批评史》等,前者稳重沉厚,后者飞扬放旷,虽然不是书法名家,但有个人风格兼有纪念意义。《杨万里选集》几个工巧小楷,我思疑是不是选注者周汝昌的个人手笔。罗根泽的《中国文学批评史》请钱玄同题签,钱是著名金石研究者,几个隶书小字,质朴无华。

较软性的文坛佳话是钱钟书杨绛夫妇的互题书名。钱的《谈艺录》、《管锥编》等出自杨绛手笔;杨的《唐吉诃德》、《干校六记》等出自钱钟书手笔。要做到这样的结果,固然是夫妇二人都是学者,都有著述传世,而且感情关系是鹣鲽情深。钱杨都非以书法名世,互题书名纪念意义大于艺术意义。较为可惜的是,不少有个人特色的书名题签佳构,出于何人手笔已无可稽考,个人觉得如能在“出版说明”或书籍资料介绍中提及会较理想。

香港出版的书刊,如果是手写书名,十有其九都请饶公书专的。水准高下,就要看写作的时间、书刊的重要程度等客观因素。近年饶公年迈,也很乐意为后进题字,但不容否认要找回往昔的压卷手笔是比较困难的,这和国内近世书法名家启功书名字体水准较能保持一致有些不同。

香港被称文化沙漠,加上过去是殖民地社会,书法从没由任何教育部门提倡。特区政府成立后,情况没有改善不止,和祖国文化的关连更渐行渐远。书法造诣不用说了,就是最起码的评审概念都欠奉。现在即使是教中文的老师,不少人的字体奇丑无比,不用说和舞文弄墨的完全沾不上边的人了。看我们的高官缙绅,很多时在报刊替典礼或活动送上题词,都用电脑植字排印,字“见不得人”,大概很有自知之明。这是传统文化教育的失败。过去还有“殖民政权”这重挡箭牌,现在是政治回归了,文化回归了未?都说字是人的衣冠,在喧传要在中学加入国民教育科的同时,如何把文化因素--或最简单的把书法艺术融入当中--也作为身份认同的其中一项手段,对提升社会的文化水平应该有功德。

最近我发现有些学校外墙大大个电脑字体的校名旁边有较小字体的、仍然是电脑字体的“某某人题”的说明。说“题”,也应是手写的吧,用电脑印出的字“题”啥?过去题字的人纵使不善书法,也会请些写手代笔,现在连这个手续也毋须费心了。我觉得这不是时代的进步,只能是“礼失见诸野”的文化景观。是或不是只有号称商业城市的香港才有,都是很教人感慨的事了。

(原标题:题字)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