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19岁就任教名校 抗战时被称作当代文天祥(图)

2019-10-10 12:43 作者: 仰岳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一代国学大师林尹曾经在狱中写下绝命诗,被时人称作当代的文天祥、史可法。(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一代国学大师林尹,他是章黄学派的主要传人。

在对日抗战的前夕,他放弃教职亲赴前线作战数年,然而却不幸遭捕。

在狱中的他作绝命诗自况,感动了敌伪特务首领而得以脱险,他也因而被时人称作当代的文天祥、史可法。

在中共夺取政权后,他到台湾任教职,这时他过的不是安逸的生活,他面临的是比日军侵华更大的挑战……

林尹出身学术世家,年幼时期就饱读诗书,他十六岁时进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第一堂课就在课堂上当众作诗《秋夜感怀》:

白露暧空月满天,更身景物益凄然。悲秋蟋蟀鸣东璧,落叶梧桐逐逝川。

大壑移舟唯有限,煦于失水待谁怜。百年身世千年虑,几度寒窗夜不眠。

此诗中的一句:百年身世千年虑,让当时的教授、文字学大师黄侃大为赞赏!于是对林尹特别器重,还特别带他回家亲自督教传授文字之绝学,历时二年。毕业后林尹随即考入北京大学国学研究所,仅一年就提出《温州方言》论文,得到了硕士学位,获聘为河北大学中文教授,当时他年仅十九岁,为各大学中最年轻之教师。

当时中文系曾有许多学生见他年纪轻,因而就在课堂上出了许多古书上难解的问题考他,但每回林尹教授都是侃侃而谈,对答如流,让在场的学生心服口服。

情操志节比拟文天祥、史可法

1936年,他的恩师黄侃、章太炎先后离世,林尹决意继承章黄学派之文字绝学,发扬光大。不久后对日抗战爆发,他投入抗日救国的行列担任华北特派员,负责民众组训工作。并在山西一带与日军进行游击战。1938年日军发动武汉会战,情势危急,林尹临危受命,任国民党汉口特别市党部主任委员,组织民众牵制日军行动,在任职的几年间屡建奇功,六度受到蒋委员长的亲自嘉奖。

1941年,林尹在一次行动中不幸遭日军情治人员抓捕,之后交与汪精卫伪政权处置。汪精卫久闻林尹的才学出众,以教育部长的高官及重金利诱其投降任职,但林尹不为所动,并当场大骂汪汉奸。于是遭关入大牢,期间汪对林尹威胁利诱,无所不用其极。

蒋委员长知道后,立即要求中统局长朱家骅不惜一切代价务必营救林尹先生,并暗中派人前往慰问,在狱中的林尹抱着必死的决心,写下了绝命书:

尹本自书生,才非世出,遭国颠沛,荷蒙厚遇,责重山岳,危履虎尾,竭诚效愚,屡蹈凶机。何意驽钝致远,终至殒越,积惨既深痛心实甚,感天地之正气,念先叔父之遗言,临危受命,古着明训,杀身成仁,必有后起。故自被执,生死以之,钳口结舌,忍受刑毒,慷慨激昂,惟求速死。由汉解宁,由宁转沪,多历崎岖,倍尝艰苦。

狱中遇xx同志口诵公等来电,对尹眷眷顾念之情,为之五内震悼,悲感不已。忠不顾死,义不负心,尹自当把握时机以报大德。惟故乡方遭兵燹之灾,老父少子消息靡通,此则有待于公等之善其后耳。临风呜咽,不尽孤臣之泪,泣涕陈辞,诸维监察!


林尹晚年授课场景。(图片来源:正见网)

之后林尹先生被绑赴刑场,为了让他屈服,汪伪政权特务首领差人当场枪杀了几位民国军被抓的同志,威胁他若不投降将面临一样的下场,但是林尹始终不屈服,汪只得将其还押大牢。不久后又将他绑赴刑场,故技重施接连三次,林尹坚毅的决心始终未曾改变。

他又做了绝命诗道:

此心同日月  此志拟冰雪  日月长光辉  冰雪终皎洁

昔思李郭功  今洒文山血  忠义分所安  慷慨成壮烈

翘首望天衢  悠悠恨无极  家国遭屯蹇  中原遍荆棘  

生死宁足论  忧时心恻恻  但为后来者  无忘灭虏贼

林尹先生遂得以脱险逃往香港,由于他的忠义精神和抗日战争时期的贡献带给了他极大声誉,时人称他为当代的文天祥、史可法。在抗战胜利后,林尹被推选为第一届国大代表,若当官应可平步青云,但是他一向视富贵如浮云,只愿到四川大学文科担任教授。

继文字绝学,复兴传统文化

1949年中共夺取政权后林尹先生举家来台。这时的他凭国大代表一职本可过着优渥的退休生活,但是他自愿至台湾师范大学执教。

而中共夺取政权后不久便成立了“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准备将神传的汉字简化、变异,至1966年进一步发起了文化大革命,文史精英人士几乎死亡殆尽,中华文化面临空前浩劫。

为抗衡中共对传统的破坏,在同一年林尹先生便与孙科、王云五、陈立夫等一千五百名文化精英人士联名发起“中华文化复兴运动”,隔年由总统蒋介石先生亲自任中华文化复兴总会会长。

林尹先生深切了解文化传承的重要,“章黄学派”主事者章太炎、黄侃在抗战前夕先后离世,其门下弟子经文革后已寥寥无几,文字绝学承传几近消亡,他带着师兄弟潘重规、高明等人建立师大、政大、中国文化学院国文研究所,之后又执教于政治大学、东吴大学、淡江大学、辅仁大学各校,一待就是三十余年。

这期间东亚、日韩各地学子得知林尹仍任教之事纷纷负笈来台,学成后回国设立国学相关科系,宣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一时蔚为风气。他在台任教三十余年,培育了近百名国学博士及四百多位国学硕士,当时各大学中文系执教之教授十之八九均出于其门下。


林尹在台任教三十余年,培育了近百名国学博士及四百多位国学硕士,当时各大学中文系执教之教授十之八九均出于其门下。(图片来源:正见网)

这时教育部长张其昀创立了中华文化学院(日后的文化大学),他委请林尹先生主持建立中国文学研究所,建立之初总统蒋介石先生就亲自到访,任教中的林尹与其多有互动,二人在对日抗战期间就有往来,彼此惺惺相惜。曾有位学生回忆当时的场景:

当时记得是大忠馆华风堂剧场刚建成的日子,蒋介石总统前来探望研究所的学子,并精神讲话。在演说中他提及过去国共战争失败的教训、文革的惨痛,寄望于文化复兴之事业……

在演说的过程他一度哽咽。他说修文偃武、复兴传统文化是我们未来的唯一之路……

林尹也深受其感召,每当上课时仍念念不忘地提醒学生要以复兴传统文化为终身志业,他说道:我国优美文化藉文字以表现。如文字遭破坏,则断绝文化之命脉。

林尹亲力亲为地为中华文化复兴总会完成了《周礼今注今译》一书,之后成立“中国文字学会”担任理事长一职。在任教期间也整理过去的授课笔记完成了《文字学概说》、《训诂学概要》、《中国声韵学通论》等数十本著作。

林尹认为读书必先识字,中国传统之文字可谓形、音、义三者皆备,而三者之中以音为要,以音为基础则可循其形与义,然而近代之学者普遍认为声韵学难懂难学,而他得自章黄学派之真传,尤其专精于声韵,因此责无旁贷,所以他独立完成了中国声韵学经典著作《广韵》一书的校勘工作。

文化复兴运动期间,他又召集数十位门下弟子进行编修各类字典的工作,其中以《中文大辞典》为最,此书收单字近五万,词汇近四十万条,共八千万余言。每个汉字都清楚说明构造,形、音、义之变迁,历代学者注释、古籍出处、皆一一考证,为当时篇幅最庞大、内容最完备的中文辞典,著名文字学者陈新雄曾赞誉道:此诚学海之津梁,儒林之瑰宝。

同时他进行了长达十年的“教育部标准字体审定工作”,从1973年开始,每周开会检讨,即使身患重病仍不间断,至1982年历经近十年始得完成。让教育部得以颁订《常用国字标准表》、《次常用国字标准表》、《罕用国字标准表》,也让日后电脑中文字体得以统一,林尹教授于这一切工作完成的隔年因病过世,享年七十四岁,可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参考资料:

◎景伊文化艺术基金会网站:http://www.jingyilin.org/

◎陈新雄撰《百年身世千年虑之林尹教授》中国语文通讯第八期

◎刘克雄編著《汉字入门》附录三:蜂腰继绝传薪火——怀念我的恩师林景伊(尹)先生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