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山的时候 最怕有人推一把 再谈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图)

原标题: 这不是保大保小的事

2020-02-16 09:34 作者: 兽爷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下山的时候 最怕有人推一把(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20年2月15日讯】一位湖北潜江的朋友和我说,最近他们全家每天吃完饭,都喜欢坐在门口。别人是看星星看月亮,他们是一家人盯着太阳看。

他是小龙虾养殖户,有200亩虾塘。如今,他最大的希望就是疫情赶紧结束,其次就是气温不要再上升了。

天一热,虾塘里的小龙虾就会增加活动量。动得多,就吃得多。往常,他们都期盼温度更高一点,到了四月,小龙虾的旺季就开始了。湖北小龙虾产量占了全国一半,潜江则是重要的产区,那时,全国销售商都会涌上门来。

在湖北严峻的大环境中,潜江是最特别的县级市。潜江书记冒险,1月17日上午开始收治发热病人,并第一时间终止所有娱乐活动、出台严格的禁足命令。当时反对声音极大,但如今,除了神农架林区外,潜江是全省确诊病例最少的城市,截止今天,只有94例。

但如今,疫情正以其他方式影响着这个城市。

武汉最大两个农贸市场白沙洲和四季美基本停了。虾饲料运不进潜江来,养殖户塘里的小龙虾在饿肚子,但他们都不能去看一眼。他说如果再过一个月,还是这种情况,小龙虾就会饿死在虾塘里。养殖户基本都要宣告破产了。潜江养殖、收购、美食、深加工产业链上的15万工人,也都面临失业了。

疫情当前,小龙虾的事也被放在一边了。我的那位朋友说,坐在门口看了十天太阳了,得到最大的关心就是,社区的防疫人员和他说:

不要坐在门口。

1

此前,不少人拿非典来推算此次疫情影响。有关部门说不一样的。疫情不会改变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基本面确实不一样。2003年,中国刚刚走出通缩,经济正在爬坡。现在,中国经济处于从高速向中高速的转换区间。

下山的时候,最怕有人推你一把。

2003年5月,席卷中国的非典疫情,终于过了顶峰。那个月,中国的客运量同比下降了四成。餐饮、旅游、酒店等行业也遭受重创,茅台股价一条大阴线,拉到20.71元的历史最低点。

疫情稳定后,人们回归现实世界。五路人马去重灾区调研非典对经济的影响。重灾区广州售楼处人满为患。珠江帝景销售说,五一期间每个人的吃饭时间只有5分钟。销售没讲的是,非典让广州房价跌至谷底,均价同比下降了5%。

最惨的还是香港。董建华上任后大建公屋,想让普通人都买得起房子。香港楼市果然暴跌,到2003年,房价较97年跌去七成,10万套房子成负资产。SARS那年,香港有320个中产烧炭自杀。董建华因而黯然下台。

2003年受非典影响最大的是服务业,当时占GDP四成左右。如今这一份额已达到54%。现在,单单一个农历新年,电影票房就损失了70亿,零售餐饮和旅游服务各损失了5000亿。

西贝老板贾国龙的求救大家都看到了,账上的现金加上贷款最多也只能再发3个月工资了。这种现金流充沛的公司,平时银行都是踏破门槛求着贷款的,现在也站出来求援了。

今典老板张宝全说,70万平米的三亚湾红树林度假世界,大年初一那天就退了1400多间房。以前同期每天收入都在400万左右,现在一天的收入只有10万元,缩水了98%。

三亚这种严重依赖春节的旅游度假地,不仅仅是酒店遭受重创,后面的餐饮娱乐一条产业链,一年的收成,几乎都没了。

其他产业的统计数据,只是还没有暴露出来而已。

链家官网上,武汉二手房的成交数据停止在了1月15日,这可是一个年成交30万套的市场。任泽平忧心忡忡地说:一季度GDP增速可能破5。作为一名地产公司的员工,他隐晦地说,参与捐赠的企业和个人,应予以所得税抵扣;对疫情冲击较大的行业给予信贷支持。

2

我的好友包叔说,救企业不是生孩子,一定不能问:保大还是保小。

前天是很多企业发工资的日子,企业主们收到的账户变动短信后面,还是那熟悉的四个字:社保代扣。

钱还是被准时划走了。说好的社保缓缴政策,似乎很多地方没有执行。中小微企业,是最难的。

贾国龙公开哭诉一周后,西贝已经获得了浦发银行4.3亿元的授信,其中1.2亿元已已经到账,利息比基准利率低了一些。西贝的合作伙伴也预付5000万元,买了西贝的餐券以表支持。

路透社报道,300多家公司正在申请银行贷款,总额至少为574亿元。

小米正在寻求50亿贷款,以生产和销售包括口罩和温度计等医疗设备;美团点评希望获得40亿,用于为武汉提供免费食品和医疗服务;滴滴寻求5000万贷款……

但真正出现大问题的,不是这些大公司。

梅花天使的吴世春跟我说,如果疫情3月底初步结束,20-30%的初创公司会受到严重影响,10%的公司要破产清算;如果6月底结束,50%受到严重影响,30%要破产清算。他说,那些需要线下交付、资金储备不到3个月、固定成本高的创投公司:基本可以考虑进入休克模式了。

我们这五年来创新创业,大浪淘沙艰难留存下的成果,还没来得及巩固,就又双双遇到了大问题。

企业和企业,个人和个人之间,发生了很多互帮互救的故事。因为担心租客熬不过这轮疫情,不少房东直接给租客免了半个月房租。

不免不行。月薪3800的我,煎饼摊已经十几天没推出门了,因为上游的薄脆和油条产业歇菜了。

看有网友说,他们公司群内春节后第一次通知因疫情延长放假时,一片欢腾。然后每隔几天,老板就说一次要延长几天假期,气氛就诡异起来。

现在,每次只要老板吩咐新的工作,大家就很高兴,赶紧去干活。他们不怕干活,怕的是老板哪天突然说,大家不用来了,公司黄了。

以前,觉得国泰民安就是一个成语。现在,我深刻理解了这个词的意义。你我都在这场灾难里。

3

曾经两次给领导写过信的连续创业者吴海,第三封信是公开信——《哎,我只是个做中小微企业的》。

他把自己的帐目完全摊开,然后开炮了。吴海炮轰的其中一个目标,是发布了15年的《娱乐场所治安管理办法》。2006年,国务院规定娱乐场所应当配备专业保安人员。两年后,公安部又发布了娱乐场所治安管理办法》,细化了安保要求:

营业面积在200平方米以下的,保安人员不少于2名保安;每增加200平方米,相应增加1名保安。吴海算了一下,自己100家KTV门店加起来,安保费用一年要花2000多万,占到了企业总成本的4%。

十五年来,这个规定一直高悬在KTV老板们的头顶。稍微查一下就能发现,很多KTV因为配备的保安不够,遭受过处罚。前几年,就有老板在百度提问,最近治安大队要求必须要跟一个保安公司签合同,而且要求200平一个保安人员,如果做不到就是违法的必须停业整顿:算下来需要10个多保安,我们的服务人员才一共11个人啊。

如今,这个问题终于被吴海摆到了有关部门面前。他反问:KTV里面的朋友聚会喝酒唱歌,和餐厅里吃饭唱歌有什么区别?为什么过时的规定不改?

毫无疑问,疫情是一个巨大的危机,但也是一个解决系统性问题的好机会。很多推动不下去的改革,可以借此再向前推进一大步。

这些天关于口罩的两个新闻,让我觉得,我们的改革还有巨大的空间。

第一个新闻是第一财经日报报道的,防疫物资最大的产地之一仙桃,在2月4日发文件圈定了28家一次性口罩生产企业,其他的企业,则要停工停产。口罩生产商一片哀嚎。

荒谬的是,一些企业被叫停的原因是:虽拥有出口资质,但不符合出口转内销相关规定要求。这很像你包叔,有一次他都快饿死了,还不吃我的煎饼,嫌弃里面的鸡蛋是进口的。

第二个新闻,是湖北洪湖市华康药房因为哄抬口罩物价,被罚款4万多元,通报中说原因是:进价0.6元/个,售价1元/个,差价高过文件规定的15%标准。这十几天里,我买到最便宜的口罩是朋友圈微商推的,5.8元一个。机械的过度执法,不仅会影响防疫工作,且会在企业家心里留下永久创伤。

医生都说人的免疫力是对抗病毒的最强武器。而对于一个国家来说:经济是对抗各种灾难的最强武器。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