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重创澳洲 损失恐达上千亿 澳媒:叫北京买单(视频)


澳媒发表一篇文章,作者认为北京早期瞒报疫情的行为,令澳洲承受了巨大的损失,叫北京买单。图为从广州飞抵澳洲的乘客。
澳媒发表一篇文章,作者认为北京早期瞒报疫情的行为,令澳洲承受了巨大的损失,叫北京买单。图为从广州飞抵澳洲的乘客。(图片来源:Paul Kane/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3月22日讯】南半球的澳洲也是中共肺炎(又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重灾区,截至昨日已超过千人确诊。3月20日,澳媒发表一篇文章,作者认为北京早期瞒报疫情的行为,令澳洲承受了巨大的损失,叫北京买单。负笈布里斯本就读公卫研究所的马克表示,澳洲此次防疫就是因为遵照世界卫生组织的指示,导致疫情蔓延不止。

中共肺炎重创澳洲 损失恐达上千亿 澳媒:叫北京买单

《每日电讯报》发表一篇题为《让北京为这场危机买单》(英文:Billing Beijing for crisis)的文章,作者John Rolfe以为,北京早期瞒报疫情的行为,令澳洲承受了巨大的损失。

大陆媒体首次报导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是2019年12月31日,但是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的报导,在今年1月6日到19日期间,武汉销量最佳的报纸——《武汉晚报》的头版并没有出现过一次中共病毒的新闻。

“中国新闻审查人员一开始还指示其它媒体复制官媒有关病毒的报导。”《金融时报》表示,“一名中国记者表示……一名医疗专家告诉他说,政府给武汉的医院下达了医护人员‘零感染’的目标,如果达不到目标院长就可能被撤职。”

本周,大陆媒体《财新网》报导称,武汉实验室对于病毒测序发现其与非典相似之后,当局便下达了封口令。

受中共肺炎疫情的影响,全澳的男女老少每人都有可能让联邦预算增加赤字。那么,北京政府应该为此承担多少呢?

BIS Oxford Economics的首席经济学家Sarah Hunter说,2020-21年度澳洲联邦预算赤字可能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4%-5%,本财年的赤字可能达到GDP的2%。根据他的计算,这一数字加起来可能超过1300多亿。

政府原本的预测是这两个财年可实现110亿澳元的预算盈余。BIS所计算的赤字数字表明,每位澳洲人积累的预算赤字超过了5000澳元,而此一数字并不是不变的。

公卫留学生:太相信WHO为澳洲疫情蔓延主因

马克说,中共肺炎于去年底开始在武汉蔓延时,澳洲当地市面上的药局就已买不到口罩。他曾在医院任职,随身都有保留些许口罩的习惯。现在市面上仅能在医院买到N95口罩,或者在网络上跟大陆留学生高价购买他们囤货的医疗口罩,使得路上戴口罩的人十分稀少。

马克观察,在防疫物资方面,干洗手和卫生纸都不容易买到,当地药妆店更是在门口贴上卫生纸、干洗手、酒精棉片都缺货的告示,省得顾客一再询问;而马克日前买菜时发现,连意大利面都有“限购令”,每人只能买最多3包,在食物方面的物资供应开始感受到紧张。

马克分析,澳洲的人口密度比台湾低,疫情却比台湾严重,关键是澳洲政府过于相信WHO,导致防疫措施应变得太慢,虽然澳洲2月初已禁止外籍人士由中国入境,但许多人是经由第三地转机再抵澳,造成防疫破口,3月中旬才宣布所有入境澳洲的人皆要居家隔离14天,禁止大型集会活动,到21日才禁止所有外国人入境。

马克分享,2周之前部分澳洲公卫教授与流行病学教授曾表示“要相信WHO”,但他直觉大陆数据有问题,特别是当意大利所显现的传染人数与死亡率,都与跟北京所提供的数据有异,有违WHO依据大陆数据所建构出的中共肺炎疫情政策,他认为公共卫生是以统计当标榜,而部分教授竟一点感觉都没有,若觉得致死率呈线性函数下降,“不会觉得怪怪的嘛?”

马克说,近期澳洲封锁国门与禁止大型活动皆是防疫“迟到总比不到好”的方式,面对澳洲疫情比台湾严重,他仍决定留澳完成学业,因为以公卫的角度做分析,搭飞机回台的过程,感染中共肺炎的机率还比留澳做好个人防疫还高上不少。

(编者按)导致武汉肺炎爆发的病毒是来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由于中共当局隐瞒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扩散。武汉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国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国,也代表不了中国,因此,中共治下出现的这种病毒应叫“中共病毒”。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