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学森与徐璋本 顶尖物理学家的乱世抉择(组图)



著名物理学家钱学森。(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

徐璋本是钱学森的同学。反右政治风暴开始之后,敏感的钱学森立马掉头。徐璋本直言“马克思关于共产社会的理想,包含着严重矛盾,不能作为国家指导思想”。

徐璋本和钱学森,这两个同龄人,同在美国长期留学,几乎相同的专业,又几乎同时抱着报效祖国的赤子之心海归,却有着截然不同的人生。

反右政治风暴开始之后,敏感的钱学森立马掉头,不断写交心材料,和右派知识份子们划清界限,标明驯服的心迹。在大跃进中,钱学森于1958年《中国青年报》撰文,保证合理光照可亩产40万斤粮食,为大跃进推波助澜,最终于1959年入党,成为红色知识份子标兵,荣耀无二。


钱学森曾经为中共论证亩产可达40万斤。图为1958年《人民日报》头版刊登的假新闻。(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而徐璋本则完全不同。在1957年著名的大鸣大放“引蛇出洞”中,公开声明组建劳动党,要公开竞选国家主席。他还直言“马克思关于共产社会的理想,包含着严重矛盾,不能作为国家指导思想”,结果可想而知,徐璋本被作为“现行反革命分子”,被判无期徒刑。

作为当时顶尖的量子物理学家,徐璋本是发展核武和航天技术的急欲依靠的技术力量。他入狱后,周恩来放话,只要检讨错误,就可以立即恢复清华大学的教职,重新投入党组织的怀抱。

但徐璋本入狱后就一改敢说敢言的风格,平日缄口不言,始终不落一字。他也没有选择像张志新那样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反抗,而是安静坐牢,随遇而安,就是死不检讨。狱方为了羞辱、恐吓他,甚至在枪毙右派的时候拉他旁观陪衬,他坦然接受;平时开认罪大会让他交代,他东拉西扯,装疯卖傻,说不出完整的话语。

1970年中国共产党发射卫星成功,监狱方面特地叫来他训话羞辱:徐璋本!没有你,中国的卫星照样上天!你现在有何感想?徐璋本只是淡淡地说:“惭愧,惭愧。”

直到1979年和所谓的国民党战犯一起被特赦出狱,这个顶尖的物理学家坐了整整22年的牢,却始终没有认罪。

1988年,徐璋本去世。相对于张志新们殉道的壮烈,他给了另一种同样坚韧的示范。历史不会忘记他。

历史的长河中,辉煌会有重复,会有遗忘,但是,人性的坚持、良知的光辉,越是黑暗,越能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不要因为多数人跪着,就要弯下自己的膝盖;不要因为同情有危险,就要走向违背良知的方向;不要让利益遮盖我们的眼睛,不要因为无法改变而同流合污。那些怀疑光明,讥笑追求光明的声音,从古至今,多如牛毛,光明仍在,怀疑与讥笑却无一例外的消失了。

生活的理想就是为了理想的生活。如果不能山呼海啸,那我们就只需等待。用一言一行为践行正义者、为保持良知者壮胆助威,总有那么一天,貌似强大的会倒下,貌似永恒的会湮灭。你看历史饶过谁?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