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变香港?李正皓:比港府还专制(图)


国民党前党员、草协联盟发起人李正皓今日上午公开表示,高雄市长韩国瑜所领导的高雄,比北京领导的香港还专制。资料照。
国民党前党员、草协联盟发起人李正皓今日上午公开表示,高雄市长韩国瑜所领导的高雄,比北京领导的香港还专制。资料照。(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看中国2020年5月6日讯】国民党前党员、草协联盟发起人李正皓今日上午公开表示,高雄市长韩国瑜所领导的高雄,比北京领导的香港专制。罢韩团体痛斥,高雄戒严了吗?距离罢韩案投票日仅剩下1个月时间,可是高雄市选委会却仍无法完成投票场地洽借,民进党立委刘世芳、李昆泽、邱议莹、许智杰、赵天麟及台湾基进立委陈柏惟、时代力量立委邱显智等人今日对此共同在立法院议场外召开记者会,除了痛批高市府以反民主手段阻碍罢免,如同大开民主之倒车,也呼吁高雄市民届时一定要踊跃投票。

凭什么反制市民罢免 黄创夏呛:“Yes,You Out”

“罢韩案”将于6月6日举行投票,中选会昨日公布被罢免人、韩国瑜的答辩书,内容逾开头引用“心经”。

电视评论员、名嘴黄创夏不爽韩国瑜去年5月说“Yes,I Do”,呛他当时已放弃高雄市民,“今年5月,你凭什么反制市民放弃你”,最后更撂下一句狠话:“Yes,You Out!”

黄创夏还安慰国民党员别哭泣,暗酸韩国瑜:“选总统时,他敷衍随性;保官位时,他无所不为!”同时支持中选会搭帐篷,“让世人看看高雄市政府的‘杰作’。”引发议论。

高雄变香港?李正皓:比港府还专制

李正皓引述高雄市警局最新公告:“未来‘3人’以上的罢韩团体都被定义为集会,受集会游行法规范,要事先申请。”他表示看完这个新规定,心中只有一个感想,“韩国瑜竟然比共产党还独裁、专制。”

香港的《公安条例》也有针对公众集会游行人数做出严格的定义,但《公安条例》的规定是‘10人’以上,比韩国瑜领导的高雄宽松态多太多了”,李正皓说,未来只要罢韩团体超过了3人,高雄市警察就可以强制驱离,甚至能根据集会游行法第29条规定,把首谋者(罢韩四君子)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共产党做不到的,韩国瑜做到了;共产党不敢做的,韩国瑜敢做”,李正皓暗讽表示:“真的是厉害了,我的韩国瑜!”

罢韩批高雄搞戒严 市府:别无限放大

据《自由时报》报导,Wecare高雄发起人尹立5日出面指控,在高市民政局、教育局之后,高市警、交通局对反罢韩也有动作。他还公开喊话,经由高雄市民一票一票选举产生之民意代表与公职人员,不分党派,均站出来保护市民、捍卫公民权。

尹立提出高市警督察组通报,内容指出逾三人的站路口举标语、发垃圾袋、记者会或扫市场等罢免选举活动,应该受集会游行法规范(需事先申请),违者又不听劝导,即依集会游行法、社会秩序维护法、道路交通管理处罚条例等法令处理。

另有客运业者透露,所有客运公司都受到了压力,广告代理商无法接受罢韩总部的广告,只要有韩国瑜三字都不会过。

对于罢韩团体指控,市警局辩称,罢韩志工街头发放黄丝带时,苓雅分局的员警只是劝导集会游行都应事先申请,以免影响交通,并无过当执法。

至于新闻局长郑照新更自称一切依法,驳斥罢韩团体无限放大,刻意把市府依法作为曲解成特定力量打压。他的解读是罢韩团体想营造受害者印象博取同情,根本是装可怜。

高雄立委齐发声 批韩市府卡“罢韩”开民主倒车

刘世芳指出,韩国瑜及其市府团队,对于罢免案有很多的小动作,不断杯葛、阻挠投票,企图阻挠宪法赋予人民的权利,不但教育局以防疫为名行文各级学校用出借2个投开票所为原则,民政局还通告各区在投开票所场地规划上,应该优先以公家机关、团体、单位为限,造成了中选会原本预计设置1823个投票所,截至4日却只完成洽借1313所。

另外,刘世芳也质疑高雄市府选择性执法,包含环保局、工务局都展现绝无仅有的“高效率”,火速拆除罢免宣传看板,反观韩国瑜看板却依旧高挂街头,甚至就连交通局也不置身事外,广告代理商疑似遭受压力,不能刊登罢免公车广告,“清廉好市长”的广告却能遍布公车站。

尤有甚者,刘世芳表示,高雄市警察局督察组甚至发出通报,超过3人以上进行站路口来举标语、发垃圾袋、记者会以及扫市场等罢免选举宣传活动,须事先申请并经核准,如此限制人民之集会自由权利,根本是退回到戒严时期。

而邱显智在会中也表示,简直大开民主倒车,让人民可落实基本的参政权,为多年来民主运动前辈奋斗的成果,如今高雄市府却用这种方式干扰人民行使罢免之权利,中选会与警政署都该出来表明态度,以正视听。

李昆泽则强调,不管是挺韩或是罢韩,都有权利于6月6日当天出来投票,并呼吁韩国瑜、高雄市府即使市政做得差,也不能去限制人民投票的基本权利,否则将会引起高雄人民更大的反弹。

邱议莹表示,“他是把高雄人当塑胶吗?”越是莫名其妙的阻拦,高雄人则越会展现出意志力,一起站出来写历史,全世界都在观看高雄人会怎样做出最好的决定,“高雄人不是塑胶做的”。

赵天麟会中提及,他与许智杰、李昆泽3人的选区分别处于凤山、苓雅、三民,而这些区域都在人口稠密的市中心,却正好是这次借不到投开票所的“重灾区”,让人实在忍无可忍,并呼吁高雄市民一定要站出来投票。

黄捷开火,直言投票所还缺多少?高市府不做、我们自己来。并表示里长平常业务量已经这么大,学校和宫庙在借与不借之间也很为难,高市府这样的作法,已造成这些安定社会基层的力量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实在是很荒谬。

陈柏惟强调,韩国瑜虽然把户籍登记在高雄林园,却连旁边港口都搞不清楚,本人起家在左营,整天只想回来台北,团队让高雄人无法接受,更何况韩才刚选上市长,就又宣布参选总统,且还逃避到议会接受质询,“别说是高雄人,一个正常台湾人都会受不了!”

陈柏惟讽刺,过去韩国瑜骂别人对他“抹黑、抹红”,但其阻挠罢免的手段,包括压制广告看板和集会游行、妨碍宣传及设立投票所等方法,却正好与中共一样,所以韩宁可拆看板、宁可让全台湾人嘲笑,也不愿意让高雄人了解罢免的权利,其与中共的差别只剩“一个可以选举,一个不能选举”,因此希望6月6日能“瑜出去,人回来,高雄发大财”、“高雄人绝对不能让韩国瑜看你衰洨啦!”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