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星图像提供重要数据 武汉疫情去年夏末已蔓延?(图)


2020年1月17日,医务人员将武汉肺炎患者送到金银潭医院。
2020年1月17日,医务人员将武汉肺炎患者送到金银潭医院。(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6月9日讯】(看中国记者路克编译)根据哈佛医学院的一项最新研究,去年秋天,武汉主要医院周围的汽车流量激增,这表明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可能早在中国首次向世界通报疫情爆发之前就已经存在,并已在武汉蔓延开来。

负责这项研究的哈佛大学医学教授,约翰・布朗斯坦博士说,使用类似于情报机构采用的技术,研究团队分析了商业卫星图像,并“观察到五家主要的武汉医院从2019年夏末和秋初以来医院(患者)流量的急剧增加。”

布朗斯坦说,患者流量的增加也与在中国互联网搜索中“某些后来被确定与中共病毒密切相关的症状”的查询增加相吻合。

尽管布朗斯坦承认这个证据是间接的,但他说这项研究为病毒的起源提供了重要的最新数据。

布朗斯坦说:“十月份(在武汉)发生了某些事情。”“很明显,在先前被认为是中共病毒大流行开始之前,就已经发生了一定程度的社会不安。”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统计显示,自去年在中国爆发以来,中共病毒已席卷全球,感染了近700万人,并在全球导致40万人死亡。

据四位知情人士透露,尽管中国官员在去年12月31日才正式通知世界卫生组织,一种新的呼吸道病原体正在武汉肆虐,但美国情报机构早在11月下旬就发现了问题,并通知了五角大楼。

由于新型病毒的来源很难确定,但对科学家而言至关重要,因此全世界的专家都在竞相揭开被正式称为SARS-CoV2的病原体的秘密。美国和世界卫生组织官员说,由于中国政府拒绝与西方和国际卫生当局全面合作,令研究人员的任务变得更加复杂。

布朗斯坦和他的团队,包括来自波士顿大学和波士顿儿童医院的研究人员,花费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来试图找出中国湖北省人口开始遭受影响的迹象。

布朗斯坦研究项目的逻辑很简单:呼吸系统疾病会导致其传播的社区出现非常特殊的行为。因此,即使那些生病的人当时没有意识到存在更广泛的问题,显示这些行为方式的图片也可以帮助解释正在发生的事情。

布朗斯坦说:“我们试图做的是看一下(人口的)活动,医院有多忙。”“而我们这样做的方法是计算那家医院的汽车数量。医院繁忙,停车场就将满员。因此,医院里的汽车越多,医院的繁忙程度就越高,这可能是因为社区中正在发生某种事情,有可能是感染正在增加,人们不得不去看医生……我们在多个(武汉医疗)机构都看到了这一点。”

布朗斯坦承认,数据所描绘的不是确凿的证据,但他说这些数字还是有意义的。

布朗斯坦说:“这些越来越多的信息,指出当时在武汉发生了事情。”“仍然需要进行许多研究,以全面了解发生的情况,并使人们真正了解这些疾病的暴发如何在人群中蔓延和出现。因此,这只是一个角度的证据。”

非营利性组织EcoHealth Alliance在曼哈顿的疾病生态学家彼得・达扎克(Peter Daszak)说,哈佛大学的这项研究“非常好”。

“你需要查看所有可能的证据,证据的来源和出现时间,”达扎克说。他的组织致力于了解新兴疾病的起源。“当我们在暴发后进行分析时,我们发现疾病可能是在数天、数周、数月甚至数年之前就开始传播的。我真的相信这就是我们将在COVID-19上要找的东西。”

新泽西州发现与创新中心首席科学官戴维・佩林(David Perlin)说,尽管他并不完全相信布朗斯坦的研究,但他对此很感兴趣。

佩林说:“我认为其中一些方法值得商榷,(布朗斯坦)研究有些过分解读了。”

从太空拍摄的照片表明武汉存在异常

布朗斯坦的研究从近350个由环绕全球的私人卫星拍摄的图像开始,首先研究了过去两年中武汉主要医院外的交通和停车情况。其中包括直到2019年秋季大约每周或每隔一周从太空拍摄的照片。研究人员从大约350帧中找到了108张可用图像。

布朗斯坦说:“(拍照)必须在正午时分,因为需要阳光直射。你不想让阴影妨碍计算汽车的能力。”

2018年10月10日,武汉最大的医院之一的天佑医院停车场共有171辆汽车。一年后,卫星图像记录了285辆汽车,增长了67%。

这项研究显示,在比较2018年秋季至2019年秋季的流量时,武汉同济医科大学医院的增幅高达90%。

为了确保他们不会得出错误的结论,研究人员说,他们考虑了可以解释交通激增的一切因素,从大型的公共聚会到医院兴建新建筑的可能性。他们结论是,他们发现目前的汽车数量的增加有统计学上的差异。

该研究已经提交给《自然数字医学》杂志,并且正在接受同行评审。

这种研究类似于中央情报局和国防情报局的分析师所做的工作,他们每天仔细研究图像,以弄清实地发生的事情,尤其是在政府限制人员通行的地方。

研究人员汤姆・戴蒙德(Tom Diamond)表示,在中国政府公开承认病毒在人口稠密的城市蔓延之前,武汉地区显然正经历着广泛的健康问题。

戴蒙德说:“在武汉所有较大的医院中,我们衡量了这两年来9月至12月的最高流量。”“我们公司习惯于衡量微小的变化,例如沃尔玛停车场的增长率为2%至3%。武汉的医院不是这种情况。这里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增高)趋势。”

在奥巴马政府期间负责国土安全部情报工作的前国土安全部副部长约翰・科恩说,这项新研究表明,中共病毒很可能早就被武汉旅行者带到了美国。

4月,《美国广播公司新闻》报道,美国国家医学情报中心(NCMI)在11月底曾收到消息说,有传染病在武汉蔓延,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和经商方式,并对人口构成了威胁。熟悉报告的消息人士称,NCMI是军方国防情报局的组成部分。关于这个消息,国家情报局局长办公室拒绝置评。

在回答有关新的哈佛医学研究的问题时,国务院周日再次批评北京当局向国际社会隐瞒了重要的公共卫生信息。

国务院发言人对美国广播公司新闻说:“中国政府对该病毒的初步报道进行了掩盖……”“随着世界对COVID-19的回应,中国政府有责任分享有关该病毒的信息并支持各国。”

3月,总部位于香港的《南华早报》援引中国政府的数据报道,首例COVID-19病例可追溯至2019年11月17日。近几天,中国卫生官员告诉当地媒体,病毒很可能在他们意识到之前就已经传播了。

网络搜索与中共病毒相关的症状激增

布朗斯坦说,他和他的研究人员在研究互联网搜索模式后发现,网络流量数据比交通数据更具吸引力。大约在医院流量激增的时候,武汉地区的在线流量也激增,很多用户用百度搜索有关“咳嗽”和“腹泻”的信息。

该研究称:“虽然对呼吸道症状‘咳嗽’的查询显示季节性波动与每年的流感季节相吻合,但‘腹泻’是一种中共病毒所特有的症状,并且仅显示出与当前流行病的关联。”

布朗斯坦说:“我们已经完成了之前的研究,可以证明人们在线搜索的内容是这些人群患病的指标。”“实际上,我们看到人们在搜索可能与中共病毒相关的症状:腹泻病,咳嗽。甚至早在夏末就开始了。

布朗斯坦说:“现在,我们无法100%确认导致这种疾病的病毒是什么,以及在医院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但是正在发生的事情看起来与我们所见过的其他任何时候都非常不同。”

布朗斯坦和他的研究小组在2015年使用卫星图像调查了卫生保健系统如何预测流感样疾病的暴发。

“我们之前通过监视智利、阿根廷和墨西哥的医院停车场使用率来验证这种间接测量疾病活动的方法,”波士顿大学全球卫生教授,与布朗斯坦共同研究过这两个项目的研究员Elaine Nsoesie说。“使用这些数据,我们能够预测几年内类似流感的疾病的趋势。”

在这项研究中,科学家们从2010年至2013年回顾了近3,000张卫星图像,以测量医院的汽车流量。他们得出结论,交通高峰与流感样疾病爆发同时发生,因此公共卫生官员可以使用停车场数据来帮助他们为可能会使医疗设施紧张的事情做准备。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全球和移民健康中心主任,流行病学教授安妮・里莫因(Anne Rimoin)说:“我们需要新的创新方法来预测疾病。”“在这种特定情况下,有关医院交通量增加等事件的数据可以作为疾病导致社会不安的早期指标。高分辨率卫星图像对于了解疾病传播和实施控制措施非常有用。”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