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珠之劫】当局背信弃义 港人拉开反送中序幕(组图)

【明珠之劫】系列之一

2020-08-10 11:12 作者: 李怀橘

手机版 正体 5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光鲜中暗藏危机

转眼香港已经回归23年,时过境迁,但我时常回想起当年的香港,80年代热闹的街道,小贩在街边卖小食,臭豆腐、鱼蛋、肠粉、云吞面……放学的学生哥涌上前去买,如遇食环署职员突袭检查,小贩慌忙“走鬼”(躲避)……

当时到处可见大型日本百货公司,如大丸、三越、松坂屋、崇光…… 见证90年代的辉煌。如今只有崇光还在,但已经变成港资企业,成为国内游客的购物天堂。

当年的皇后码头已经被拆,如今树立中环四十年邮政总局又将消失。“去英化”令殖民时代旧香港的特色所剩无几。所幸,英国留给我们自由、人权和法治的普世价值,我们还在誓死坚守着……

皇后码头
皇后码头是英国殖民时代港人的共同回忆,在2007年被时任发展局局长林郑月娥拆掉。(图片来源:WiNG/Wikimedia/CC BY-SA 3.0)

还记得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当日,狂风大雨,天文台挂起黑雨警告信号。当时身在太平洋彼岸读书的我心中忐忑,另一位来自香港的同学失声痛哭。她心痛,不想英国就这样把香港拱手让给中共,虽然邓小平承诺港人“马照跑,舞照跳”,但是曾经下令屠杀六四学生的邓小平,信得过吗?共产党信得过吗?此刻香港的前途命运充满太多不确定因素,令人不安。

回归后的香港,表面上一切照旧,港人如常逛街、看电影、吃早茶、唱卡拉OK、跑马…… 长州太平清醮、抢包山、扒龙舟、大坑的舞火龙如常举行,维园每年都有如繁星般的六四烛光,维港两岸的幻彩咏香江灯光汇演还在精彩上演…… 这一切还能维持多久,无人知晓。而电视、报纸上,则多了很多赞美中共的声音。

香港维港夜景
回归后表面上香港繁华依旧,这一切能维持多久,无人知晓。(图片来源:Pixabay)

反对23条 成功一役

2002年,中共国务院副总理钱其琛希望香港尽快落实《基本法》第23条立法。时任特首董建华为了迎合中央,搞23条咨询。23条简单来说,就是在大陆被视为不合法的言论在香港同样适用,这无疑是扼杀香港的言论自由,引起港人群起反抗。

2003年7月1日,民阵举办的游行主题就是“反对23条立法”。当日群情汹涌,50万港人汇聚街头。当然,这50万人里也有我,还有被我拉出来游行的家人。其后23条被无限期搁置,再之后董建华因为脚痛落台。这是属于港人的胜利,我们成功守住了自由。

反23条游行
2003年,香港50万人上街反对23条恶法。(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侵蚀中年轻人守住希望

不过之后,港人似乎对北京放松了警惕。2008年北京奥运是港人对中国人身份认同的顶峰。其后北京安排奥运冠军如郭晶晶、田亮来港参加活动,唱国歌,大做政治秀,笼络不少港人的心。

此后几年的“六四”烛光晚会和“七一”游行我偶尔也会参加。但明显觉得参加人数日渐减少。身边的家人、朋友越来越亲共,讲话也开始自我审查。追求自由、公义在他们眼中变成“搞政治”,反对中共在他们看来是自寻死路……

曾荫权对大陆开放自由行,香港街头讲国语的人明显增多。全港繁华商业区都可见大批国内旅客拖行李购物的身影。大批大陆高官、暴发户带着大把大把的钞票来港消费,甚至全家移民香港。几年下来,就改变了香港社会。

国际大背景的量化宽松导致热钱涌入香港,与此同时大量大陆投资客来港买楼,导致香港楼价飙升,租金也水涨船高。一间又一间本土小店因为无法承担高昂的租金而被迫关门,取而代之的是集团式经营的连锁店。香港的本土特色逐渐消失,街头的广告,银行门口的招贴,英文渐少,简体字增多……

而每年5、6千万国内游客袭港,令这个本身已经拥挤不堪的700万人口城市无从喘息。旅游业令一些港人多了赚钱的机会,但也破坏了本地经济结构,令香港前所未有地依赖大陆……

2012年7月,学民思潮掀起了反国教运动。其召集人黄之锋当时未满16岁。我惊讶于他的勇气,在年轻人身上,我似乎看到了希望。


2012香港反国民教育示威
2012年,香港人游行,反对中共对香港推行国民教育。(图片来源:Public Domain/Wikimedia)

雨伞运动争取双普选

回归前,北京承诺港人双普选,即普选行政长官和普选立法会。《基本法》也赋予港人双普选的权利。但是这一承诺被一再推迟,港人看不到希望。

2014年6月10日,中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了白皮书,声称早前承诺给港人的高度自治,其限度由中央决定,中央给香港多少权利,香港就有多少权利。白皮书还说,在“一国两制”中,“两制”仅能从属于“一国”。

这是多么荒谬的言论!堂堂大国竟然背信弃义,开始玩文字游戏,简直侮辱港人的智慧!

那年9月末,雨伞运动爆发了。9月28日在电视上看到警察对学生使用催泪弹时,顿时心如刀割,翌日愤然跑去铜锣湾加入占领行动。和其他港人一样,我也捐送物资给补给站,在连侬墙上写下诉求,在金钟和大家一齐高唱《海阔天空》《问谁未发声》……

雨伞运动
2014年雨伞运动中,和平占领铜锣湾的香港市民。(Michelle/看中国)


2014年雨伞运动中,香港街头随处可见市民自制的海报。(Michelle/看中国)

占中全称是用“爱与和平占领中环”,是占中三子:香港大学学者戴耀廷、中文大学教授陈健民及支联会常委朱耀明牧师发起的公民抗命行动。该行动得到大专生的支持,由大专生开始罢课,再到中学生罢课,学生们占领中环、铜锣湾、旺角要道,想以此威胁香港政府实施真普选。抗争中,学生们撑开雨伞,排成伞阵阻挡警方的催泪弹,因此而得名“雨伞运动”。黄丝带也是雨伞运动衍生出的名词,代表支持运动的人;而反对该运动的人以蓝丝带为记。由此香港划分黄蓝两大阵营。

雨伞运动充分体现出香港人的高素质。抗争的街道很干净,学生自发收集垃圾,并进行分类回收;金钟政总公厕内,市民捐赠的洗漱用品干净、整齐地摆放在洗手盆旁边;港人自发组织纠察队维护治安;市民主动捐送食物、水、帐篷、被子等生活物资给抗争学生使用。而学生停课不停学,在占领区搭建桌椅温书、自学。也有老师现场义务辅导……狮子山守望互助的精神再次上演……自97后,未曾因香港人身份而自豪过的我,经历了这场雨伞运动,哭过笑过后,又重拾港人尊严。

虽然运动维持到12月就被警察清场,以失败告终,但就为日后的“反送中”埋下伏笔。

总结经验教训,雨伞运动之所以失败,第一就是港人的抗争模式还停留在2003年的23条状态,以为几十万人上街请愿,和平示威表达诉求,政府迫于压力就会改变。错!当年的梁振英政府已经漠视民意,而之后的林郑政府则开始暴力打压,这个政府已经变得冷血。

第二,就是部分抗争者对习近平报有幻想。当时习近平打着反贪腐的名义肃清政敌,所谓“苍蝇老虎一起打”,“开弓没有回头箭”。报纸也报导江派搞乱香港,而习近平是想香港好的,所以部分港人寄希望于中央,未能及时认清中共本性。作为独裁政府的中共怎可能接受香港有民主?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抗争者内部分裂,和理非和勇武割席。当时部分学生认为政府迟迟不回应诉求,需将行动升级,“武力”对抗。这就有违“爱与和平”抗争的初衷,民主派纷纷割席。

2016年2月中国新年期间旺角爆发了鱼蛋革命。本来是小贩和食环署的争执,食环报警。警察来到和在场的市民、社运人士发生推撞,警方使用警棍和胡椒喷雾,示威者则向警察仍砖头、玻璃瓶等杂物。这个2天的短暂运动是香港抗争的一个升级版本,和理非退场,勇武进场。

2017年,中央支持的林郑当选,有民意基础的曾俊华落败。众所周知,林郑是梁振英2.0,料想香港不会有好日子过。

我的父母被中共成功洗脑,回归后中共大量股票来港上市,如腾讯、中石油、中人寿、工行、农行、建行……其中投资客中不乏我父母这样的老香港,他们的爱国情绪也随着股票的涨幅而飙升。“中国好,香港好,背靠祖国”已经深入人心。

不过也有朋友的父母30年来都坚持参加每年在维园举办的六四烛光晚会,风雨不改。也有旧同学年年参加七一游行……这就是香港,有人为利益放弃了价值,有人用行动去守护价值。我觉得后者居多。

反送中开启港人的抗共运动

2018年2月,一香港男子在台湾杀害怀孕女友,弃尸后逃回香港。因为案发地点在台湾,香港警方无法以杀人罪起诉他。此案件被亲共的民建联大作文章,以至特区政府要以填补司法漏洞为由推动《逃犯条例》修订草案。

逃犯条例,民间称之为“送中条例”、“送中恶法”,该条例允许身在香港的任何人,包括过境游客都可以被送去大陆受审。众所周知大陆打压人权、自由,司法体系黑箱操作,若《逃犯条例》立法,就算未拘捕港人,也将在香港产生寒蝉效应。港人或任何生活在香港土地上的外国人都会因为害怕被“送中”而禁声,这无疑将侵蚀香港的自由和公义。这比当年23条更甚。

3月,民阵举行首次游行抗议《逃犯条例》,过万人参加;4月的第二次游行,13万人参加。即使这样,北京当局还一再强推《逃犯条例》,对香港民意视而不见。

5月,民间发起联署,全港各大学校、社区、公司及不同行业群组一一相应,盛况空前,几乎每天,讨论区每隔几个小时就有新联署出炉,旅游业、航空业、海关、运输业、公职部门,各大公司员工等等都发声明反对《逃犯条例》,然后把证实身份的公司职员证、工作证等照片上传到声明书下方。每篇声明都感人肺腑,大家都有一个共识:无论我们是何身份,从事何职业,我们首先是一个香港人!如今香港有难,当要捍卫我城!

6月6日,法律界举行了反修例黑衣人游行,大约三千位法律界人士身穿黑衣由终审法院游行至政总。法律界人士,被视为社会的精英,守护香港的法治和司法独立。三千人游行,可见香港真是出了大问题。人心崩坏,还有制度可以归正,如制度崩坏,香港死矣!

在民阵举行了第三次“反送中”游行的前夕,已移民加拿大40年的叔叔发短信给我,询问香港近况。我告诉他,我们要去参加游行,透过他的文字,可以看到他苦笑的表情。他悲观地认为民间的任何对抗都将无济于事,政府最终会强行通过条例。这就好像鸡蛋与高墙的对抗,我们注定是要输的。即使这样,香港人也要奋力一博,这样无愧于心,死而无憾!

6月9日,举办游行的大会要求示威者身着白衫。下午2时,白衣人已经布满铜锣湾和天后,万头攒动,水泄不通。当日民阵宣布共有103万人参加游行。这是破记录的游行,百万人高亢的口号声响彻港岛:“香港人,加油!”“撤回!”“林郑,落台!”


2019年6月9日,103万港人涌上街头抗议政府强推《逃犯条例》修订案。(图片来源:Michelle/看中国)


2019年6月9日,103万港人涌上街头抗议政府强推《逃犯条例》修订案。(图片来源: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尽管民怨如此沸腾,港府当晚仍然宣布条例草案如期二读。

游行后和理非退场,勇武示威者集结在立法会外,与警方发生冲突。警方使用胡椒喷雾和催泪弹驱散示威者,自此拉开了反送中武力抗争的序幕。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