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不怕你來 最怕你兩個一齊來 

2020-08-27 02:58 作者: 侯鎮安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當大家都把注意力,聚焦於香港臨時立法會(註1、註2)反對派議員的「去留」問題(註3、註4)上時,是否會遺漏了一些更重要的東西呢?為什麼當在香港建制派和親中人士,都在強烈齊聲反對的情況下,中共仍然要讓這群(22人)「反共」的議員留任,留在建制中,繼續享有特殊權力呢?不是拿石頭砸自己對腳嗎?

早於8月1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尚未通過《關於就香港第六屆立法會繼續運作作出決定》之前,尚未通過全體議員(包括所有反對派議員)可以延任至少一年之前;儘管中央政府尚未表態之前,儘管中共尚未表態之前,儘管香港特區政府尚未表態之前;建制派和親中人士,已經急不及待,爭相表態,反對已經被選舉主任取消參選資格(DQ)的四位議員延任,不特止,還反對包括尚未被DQ(因為選舉主任尚未宣布)的,和沒有機會被DQ(因為沒有再參選)的,全部反對派議員延任,因為他們都符合被選舉主任DQ的條件和資格。建制派當然夠狠,當然夠絕,特區政府自然也樂見其成,因為這正正是他們的利益所在,必定盡力推波助瀾,但為什麼沒有成事呢?

有人估計,是中共另有盤算,是有計畫的,是圈套,是陰謀,是陷阱,希望願不願者都上釣!也有人認為是中共主動出擊,設局分化所有反對派人士,再試圖統戰,或逐個擊破!

筆者認為,兩者皆非。今次中共是被動的,是被逼在「准許延任」和「不准許延任」兩者之間,兩害取其輕!

「不准許延任」可以贏本地(香港)戰線,但會輸國際戰線;「准許延任」可以贏國際戰線,但會輸香港戰線;無法兩者兼得,兩害取其輕!(今早,22名反共議員中的林卓廷和許智峰,已經被捕,並控以暴動罪,可能不可以再當議員,似乎中共真的有方法兩者兼得!)

最重要是,大家都遺漏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中共與香港人的明顯分別,就是:「國際戰線」與「香港戰線」,中共雖然無法兩者兼得,但是,香港人是絕對可以的,而且是輕而易舉,只要立法會所有反對派議員都留任,就可以!

中共要維穩,不希望香港再有人搞事,尤其是一些能夠引起國際關注的事件,更不望見到,所以讓所有22個反對派議員都可以留任,一方面減少他們搞事的藉口,另一方面亦可以把他們的精神和時間困在立法會中,好使他們沒有精神和時間再搞事,天下太平!

但是,中共也遺漏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事實,就是香港人的堅強與毅力,足以令所有香港人,包括22位反對派議員,都有精神和時間,跟你對抗,兩條腿走路,「國際戰線」與「香港戰線」,兩者兼得。所以,筆者反對「戴耀廷式」的只要照顧「國際戰線」,忽略「香港戰線」的主張(註5);「自己香港自己救」和「自己香港外力救」,兩者並行,互補長短,互相補足,兩者兼得。兩條腿走路,無分左右,無分彼此,把抗爭的可能性最大化,團結合作,發揮創意,這場香港人持續爭取民主的大型社會運動,才會無往而不利,才可以薪火相傳!而且兩者兼得,兩條腿走路,必定有協同效應,「1+1」不只是2,可以是3和4,更可以是5和6;何樂而不為?為什麼要自斷一臂?為什麼要讓單腿、讓單臂呢?

「香港戰線」有助「國際戰線」,「國際戰線」也有助「香港戰線」,雖然協同效應是明顯的,但是,兩者也並非沒有衝突和矛盾,因為當你在「國際戰線」走得太前時,就有機會違反《港區維護國家安全法》,被捕和定罪,喪失當議員和參選的資格(被DQ),大大削弱你在「香港戰線」中的戰鬥力,此長彼消,必須小心行事!同樣,就算你在「香港戰線」中走得太前,也有機會被DQ,也會削弱你在「香港戰線」中的戰鬥力,也必須小心行事!

想要兩者兼得,又不會被削弱戰鬥力,又可以得到最大的協同效應,筆者有一建議。

筆者建議,所有反對派,不論是立法會議員還是區議員,不論是泛民、本土派、還是抗爭派,都分成兩組,一組是「死士」,一組是「忍者」,分工抗爭。不論是「國際戰線」還是「香港戰線」,「死士」都走最前,甘願以後都不再參選,和有心理準備,隨時會被捕和定罪,並可能需要逃亡,永不回港!「忍者」則永遠殿後,秘密行事,不留證據,保證不被DQ!筆者認為,有少數反對派議員走到最前,已經足夠,全部走到最前,就只會全部被DQ,非常浪費,等同自殘,何故何苦何必呢?我們不是中共,不要用人海戰術!分工合作才是致勝之道!

中共不怕你來,最怕你「國際戰線」和「香港戰線」,兩個一齊來!中國隱瞞疫情,武漢肺炎全球肆虐,疫情持續,疫情嚴重,中共卻仍在甩鍋卸責,大大加強國際社會「去中國化」的決心,這對拚命爭取民主的香港人來說,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為什麼反對派議員偏要在此時就「總辭」呢?為什麼要在此時放棄「香港戰線」呢?對得起在獄中的手足、對得起在獄中的兄弟姊妹們嗎?難道中共真的答應了你們有延後好處嗎?為什麼?我不明白,敬請講清講楚,可以嗎?!

因此,如果我有幸被「民意調查」,我一定不會選擇「總辭」,我一定會選擇「留任」;因為「不留任」,就即是放棄!就即是放棄這場運動的「本地戰線、香港戰線」,就即是放棄這個反抗中共的千載難逢好機會,為什麼仍要放棄呢?單靠「國際戰線」,足夠嗎?為什麼?而且不留任,還會前功盡廢,後患無窮,萬劫不復,後果極其嚴重(註6),等於把整場運動劃上句號,值得嗎?請三思!謝謝!

 

註1:2020年7月31日星期五,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宣布,把原定於9月6日舉行的2020年立法會選舉,延期一年,改於2021年9月5日舉行,變成2021年立法會選舉。

註2:2020年8月11日星期二,全國人大常委會,在北京以全票通過《關於就香港第六屆立法會繼續運作作出決定》的議案,列明在2020年9月30日後,本屆(第6屆)立法會繼續運作不少於1年,直至第7屆立法會任期開始為止,第7屆立法會依法產生後,任期仍為4年。據悉,通過議案,完全是從抗疫角度考慮,會上並無討論議員資格問題。

註3:隨後,先有「熱血公民」的鄭松泰表示決定留任,接著大部分反對派議員也相繼表態接受留任,仍未表態或表明離開(朱凱迪、陳志全)的議員,只佔少數。但是,選民對反對派議員表態的批評兩極化,贊成反對參半,順得哥情失嫂意,令所有反對派議員跌入兩難局面。

註4:2020年8月20日星期四,香港老牌反對派「民主黨」宣布,將會委託有公信力和獨立的民意研究機構,在本屆立法會任期屆滿(9月30日星期三)前,完成一個全港性的科學民意調查,更準確地瞭解民意,以便跟隨。隨後,幾乎所有反對派議員,包括仍未表態和先前表明離開(朱凱迪、陳志全)的議員,也相繼表示願意按民調結果,決定去留。

註5:詳見筆者《究竟「自己香港自己救」還是「自己香港外力救」?》一文。

註6:詳見筆者《香港臨時立法會反對派議員,「留任」勝「總辭」!》一文和《香港立法會反對派議員全體留任,利多於弊!》一文。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