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邮:拜登曾表示愿受中共帮助入主白宫(图/视频)

2020-09-08 03:35 作者: 肖然

手机版 正体 1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川普 拜登 美国 中共
2020年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图片来源: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9月8日讯】(看中国记者肖然编译/综合报导)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在即,竞选连任的川普总统与民主党候选人拜登有关中共的议题成为焦点。美国媒体报导,拜登曾经开玩笑地说,他愿意接受中共的帮助入主白宫。

据《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报导,习近平于2013年3月担任中共国家主席和国家军委主席。同年7月在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开幕式上,时任副总统的拜登致词时说:“我祝贺习主席的升职,我问他是否可以帮助我,”拜登的致词引起台下贵宾的哄笑,“当胡锦涛主席和奥巴马总统认为两位副总统可以也应该彼此了解时,我很高兴与习主席共度了一段时光。后来我们一起呆了10天,在各自的国家分别旅行了5天,因此我们都颇为了解对方。”

如今,美中关系显著恶化,川普总统对中国加征关税,以纠正他诟病的多年单方面贸易协定。据最高联邦情报官员推测,尽管俄罗斯希望川普赢得2020年大选,但中共和伊朗都希望拜登获胜。

当前在外国政府干预美国大选的氛围中,拜登这样的幽默对他的竞选尤其不利。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川普因表示俄罗斯应破解希拉里的电子邮件而受到批评,而俄罗斯最终还是做了。那时希拉里(Hillary Clinton)“电邮门”事件闹的沸沸扬扬,人们质疑她为什么从私人电邮服务器上删除了3万多封电子邮件。

川普当时在佛罗里达州对记者表示:“俄罗斯,我告诉你,如果你在听,我希望你能找到那3万封丢失的电子邮件,我认为我们的媒体可能会给您巨大的回报。”

中共党媒公开推崇拜登

中共喉舌媒体《环球时报》8月19日刊登题为“拜登更容易打交道”的文章称,如果拜登赢得大选,美国可能仍会对中共采取强硬态度,但“从应对上,(中共)可预测美国的做法,拜登看似比川普更容易打交道——许多国家也认同这观点。”文章还说,由于在奥巴马任期内,拜登曾出任副总统职位,累积了与中共打交道的经验,“因此我们希望拜登获胜后,将促进与拜登更有效的沟通。”

福克斯新闻则称,媒体普遍无视中共党媒支持拜登,忽视这项重要的新证据。

此前,美国情报机构表明,中共、俄罗斯和伊朗等政府想干预美国大选,其中中共是最大的威胁。

《环球时报》的文章似乎认为,一旦拜登担任总统,将比川普更“容易打交道”。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约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8月17日对福克斯新闻(Fox News)透露,北京正在“影响和干预”美国总统选举。

在发给福克斯的声明中,他这样写道:“中国无论在经济、军事和技术上,对美国构成的国家安全威胁要比其它国家都大,尤其是插手影响和干预美国的大选。”

也有评论认为,在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时,俄罗斯支持川普当选总统,因而试图在大选期间于美国制造混乱;而北京现在却希望川普在2020年11月的大选中连任失败。

川普、拜登、尼克松哪个对中更强硬?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最新报告显示,73%美国人对中国有恶感。从中国起源的新冠疫情与中美近期的诸多摩擦,也使对华政策成为本届美国大选的焦点话题。

川普上任以来,在贸易战、科技战、外交战、新冠病毒追责等针对中共连环组合出拳,算得上近几十年历史上,对中共最强硬的美国总统。如果将拜登与1967年的尼克松总统相比,前者也远不及后者。

尼克松具有连贯的战略眼光和高超的沟通能力,他可以自己撰写文章并亲自朗读。而拜登虽然有数十年的从政经历,但缺乏真实性和个人信念,且没有一套核心原则。

据国家利益网站报导,尼克松为实现自己愿景的目标制定了具体的路线图,即改变“红色中国”并将其融入“国际社会大家庭”,而拜登则只是表达了一系列概括性的说法和陈词滥调。

尼克松在50年前就提出,世界面临共产主义中国带来的危险。奥巴马政府的国家情报总监詹姆斯.克拉珀称中国是“美国的最大致命威胁”。考虑到这种地缘战略现实,拜登关于如何应对这一现实的处方很少,这反映在他早期对美国首要的国家安全挑战的态度上:“得了吧,伙计,他们不是坏人,中国不会吃掉我们的午餐。”

川普的态度截然不同。他看到了一个贪婪的共产中国,在美国前几任总统治下,中国一直在“剥夺”美国利益。川普一直在努力使中国其成为公平的贸易伙伴。在某个时候,川普一定已意识到,逼着中国做结构性经济改革将不可避免地导致政治改革,这是对中国共产党的生存威胁,这一点是习近平不愿接受的。

川普也许不是秘密的政治改革家,但他的副总统、国务卿、国家安全顾问以及负责亚洲事务的其他主要官员都是推动改变中国的坚定倡导者。川普给他们亮了绿灯,无论是香港问题、维吾尔集中营、中国人权问题上都是如此。

尼克松在半个世纪前所说的话今天仍然适用:“共产主义中国带来的共同威胁目前正在转移亚洲各国政府的关注中心,这种威胁是明确的,当前的,反复的,持续的。传达给亚洲领导人的信息并没有丢失。他们认识到,西方,尤其是美国,不是压迫者,而是保护者。他们意识到他们需要保护……会敏锐地意识到中国的威胁。”

拜登对中国这一威胁的回应是吹捧自己在美国政府中的长期从政经历:“中国代表着特殊的挑战。我已经与它的领导们一起度过了很多小时,而且我了解我们面临的挑战。中国是通过扩大其全球影响力,推广其自身的政治模式以及对未来的技术进行投资来发挥长期的作用。”

拜登完全无视中国挑战的最危险一面,只一味地提到作为美国最高统帅的职责是“保护美国人民,包括在必要时通过使用武力……”。

当拜登改口称美国“需要对中国强硬”时,他引用的例子是中国盗窃知识产权和不公平的政府补贴,而不是指出中国在南海、东海或对台湾的军事侵略行为。

拜登一方面不愿意人们记起他在前奥巴马政府时期的外交成果,也不愿承认川普政府外交领域取得的进展。这使得拜登在应对中共所带来的生存威胁时难有作为。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