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患者亲述:“读邮件就像读希腊文”(图)


武汉肺炎患者亲述:“读邮件就像读希腊文”
许多武汉肺炎患者表示,康复后自己好像得了痴呆症。(示意图/非本文图片/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20年10月15日讯】感染武汉肺炎的患者,有的毫无症状,有的康复后有了抗体,有的即有严重的后遗症。纽约时报采访了几名感染者,他/她们都表示,感染后自己好像得了痴呆症,失忆、思维混乱、注意力难集中、头晕甚至遗忘日常词汇,他们为此感到害怕。

53岁资深护士:“我离开病房就忘了病人刚刚说了什么”

报导称,53岁的丽莎・米泽尔(Lisa Mizelle)是一家急诊诊所的资深执业护士,7月时她感染这种病毒,之后发现自己记不住常规治疗方法和各种化验,她不得不向同事询问她以前烂熟于心的术语。

她表示,“我离开病房就忘了病人刚刚说了什么”,“一想到自己在工作,我就感到害怕。”“我觉得自己好像得了痴呆症。”

31岁律师:“我脑子里全是白色静电”

当31岁的泰勒在6月中旬感染病毒时,她乐观的认为,自己只需暂时离开在亚特兰大一家帮助低收入租户的非营利性机构的律师岗位,但事实并非她想象般乐观。

一天早上,“我脑子里全是白色静电,”她说。“我当时坐在床边,哭了起来,感觉‘出事了,我应该寻求帮助’,但我记不起自己该找谁或者求什么。我忘了我是谁,我在什么地方。”

她说她的头脑彻底失调,甚至把电视遥控器混进衣服里一起洗,还不得不退回最近才收养的一只狗,因为她已经不相信自己能照顾好宠物。

到了7月,她觉得自己有所好转,告诉老板她可以回去工作。但在又一次“白色静电”发作之后,她给老板发信息说:“我很害怕。我真的很想回去工作。可是我一直觉得很累,真的很迷糊。”他建议她休息并且进行治疗。

她在8月初恢复了工作,但思绪飘忽不定,她说,读电子邮件“就像读希腊语”。到了9月,雇主敦促她休假13周。

“他们最终决定‘你必须离开’,”泰勒说,她在休假期间寻求为非营利组织担任志愿者,但遭到拒绝。“说实话,我很伤心。”

50岁血管专家:“完全忘了几周前在巴黎度假时做了什么”

在3月感染新冠病毒(又称中共病毒,COVID-19)后,迈克尔・雷根(Michael Reagan)完全忘记了自己在巴黎的12天假期做了什么,尽管那次旅行只是几周前的事。

现年50岁的雷根曾在医院进出五天,起初,他痊愈后回到任职的制造支架和导管的公司,恢复了作为血管专家的工作。

但有时伴随脑雾而来的手指颤抖和癫痫这些神经系统症状,意味着“我不可能去做手术,教医生如何缝合动脉”,他说。

“我找不到合适的词,”碰面的时候,现在已经休假的里根说。“我觉得自己听上去像个白痴。”

亚拉巴马州医生:“我不能独自工作,因为我思维迟钝”

米泽尔于7月感染病毒,8月因肺炎住院五天,在此之前,她在亚拉巴马州亨茨维尔的诊所每小时独自治疗六名患者。但最近,她说,“我告诉我们的调度人员,我不能独自工作,因为我思维迟钝,头晕,需要有人跟我一起工作。”

她说,有时在诊疗室,“我试着跟病人巧妙地沟通,这样他们就不知道我的情况了,因为你不希望给你治病的人陷入迷茫,这是很可怕的。”

埃丽卡:认不出自己的车

埃丽卡・泰勒(Erica Taylor)的感染后出现的症状包括恶心和咳嗽,她在康复几周后开始变得糊涂健忘,甚至认不出自己的车——她家公寓停车场里唯一的一辆丰田普锐斯。

60岁加州男子:“感觉好像被麻醉了一样”

来自加州布伦特伍德、60岁的里克・沙利文(Rick Sullivan)说,他在克服了为期数周的呼吸问题和身体疼痛后,自7月以来,出现了多次脑雾。“我几乎患上了紧张症。感觉好像被麻醉了一样。”

神经感染疾病主任:“成千上万的人出现这样的问题”

“成千上万的人出现这样的问题,”芝加哥西北医学院(Northwestern Medicine in Chicago)的神经感染疾病主任伊戈尔・科拉尼克(Igor Koralnik)博士说,他在自己负责的一家新冠康复诊所诊断过数百名幸存者。“这对劳动力造成的影响是不容忽视的。”

“幸存者军团(Survivor Corps)”是一群彼此联络,讨论康复后生活的人,其3930名成员参与了一项即将公布的调查,超过半数的人都表示难以集中或专注精神,帮助领导了这项研究的印第安纳大学医学院(Indiana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的副教授娜塔莉・兰伯特(Natalie Lambert)表示。在幸存者们报告的101种生理、神经和心理的长短期症状中,这是第四大常见症状。三分之一或更多的受访者报告了记忆问题、头晕或精神恍惚。

这些情况现被称为新冠脑雾(Covid brain fog):包括失忆、思维混乱、注意力难集中、头晕和遗忘日常词汇等令人困扰的认知症状。越来越多的武汉肺炎幸存者说,脑雾正在损害他们的工作能力和正常机能。

脑雾的成因至今仍是个谜

科学家们现在还无法不确定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脑雾,这种现象差异很大,甚至影响到那些只有轻微症状并且以前没有任何疾病的人。主流理论认为,当人体对病毒的免疫反应没有停止,或是通向大脑的血管出现炎症,脑雾就会出现。

但是,科学家们对长时间脑雾症状的研究才刚刚开始。8月,法国的一份报告对120名住院患者进行了调查,发现其中34%的人在数月后出现失忆,27%的人有注意力不集中问题。

耶鲁大学医学院(Yale School of Medicine)神经感染和全球神经病学主任瑟琳娜・斯普迪赫(Serena Spudich)博士说,这可能与血管内炎症或血管内皮细胞有关。她说,在有效的免疫反应中释放的炎症分子“也可能是某种毒素,特别是对大脑而言”。

神经科医生、神经学家堂娜・金・墨菲(Dona Kim Murphey)博士说,她本人也经历了感染后的神经问题,包括“异手综合征”,她觉得一个“我的左手有一种超级奇怪的感觉,就好像我不明白它为什么是在这个位置,百思不得其解”。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