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智峯毛孟静离开立法会 没有留恋(组图)



虽然经历了动荡的四年,但许智峯表示,没有后悔过,这是代议士最需要拿出道德和勇气的时代,是和市民最近的时代。资料图片。(图片来源:李明/看中国)

【看中国2020年12月2日讯】早前港府DQ四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引发其余15名民主派议员总辞抗议。其中许智峯毛孟静的已在上周五(27日)离职并完成交接手续,正式撤出立法会。二人接受《立场新闻》采访时表示,对立法会没有留恋。

许智峯:这是代议士拿出道德和勇气的时代

许智峯自认,自己站在抗争前线的街头时,最像一名代议士,立法会仅是一个扭曲民意的机构,议事厅留给他的回忆就只是开会、抗争、被监视、被保安抬走。

38岁的许智峯原是中西区区议员,2016年参加立法会港岛区直选胜出。晋身立法会后,他成为议会内地“冲冲子”,亮丽的立法会大楼在他眼中就是战场或沙场。令他感受最深的是,每天在立法会为他开门,毕恭毕敬地道一声“许生,早晨”的保安们,同时也是在议事厅内奉旨把他抬走的人。

他坦言,保安态度越来越蛮横,一半以上的保安对抗争的民主派议员充满仇视,因为他们已经脱离了专业,选择为政权服务。

经历伞运后的社运低潮,虽然灰心,但许智峯一直坚持在议会抗争,2019年,波澜壮阔的反送中运动爆发。去年6月12日是运动中关键的一天,他没有去参加议会,而是留在立法会外与示威者一起。只有留在街头,他觉得自己才最像一名代议士。此后在一年的抗争者,防护面具成为他出现在街头的配备。6月12日那天,看着眼前黑压压的人群,许智峯感到了那久违的,属于人民的胜利,“立法会是个扭曲民意的机构,终于有一次,由市民决定立法会的事,那是其中一个觉得市民赢了的时刻。”

离开立法会,许智峯准备回到社区,好好陪伴家人。虽然经历了动荡的四年,但他表示,没有后悔过,这是代议士最需要拿出道德和勇气的时代,是和市民最近的时代。身为代议士的他,认为自己应该在街头,而不是在议会为一个扭曲的政权抹粉涂脂。

毛孟静:希望和七一立法会外年青人相认

人称“毛姨姨”的毛孟静说,2014年的雨伞运动是六四事件后,人生的第二个分水岭,“从来不知道香港人可以群情那么汹涌、那么澎拜,那是香港人的集体意志,一直去到反送中。”


毛孟静表示希望和七一立法会外年青人相认。资料图片。(图片来源:周秀文/看中国)

毛孟静年轻时做过记者,又说得一口流利的英文和法文。对立法会,她坦言没有归属感,没感情也没不舍。要带走的,除了墙上的香港旧照片,还有雨伞运动的纪念品。手上戴着的透明雨伞珠子戒指,是她珍而重之的物件。戒指是2014年雨伞革命时,她在立法会大楼下开班教英文,旁边制作纪念品的女士送给她的,一戴就戴了六年。

至于有什么“壮志未酬”,63岁的她忙摆手唏嘘道,自己一把年纪,而且做了两届,“好多嘢见惯见熟。”在过去八年的议会生涯中,她说有两大遗憾,第一是2012年提出“香港本土”理念,提倡在保育本地文化,提升香港身分认的同时,因为要求当时的梁振英政府降低每日150个单程证的配额,被批其言论歧视,她说,“我当时觉得好伤感情,是八年下来唯一,到而家都未能释怀的事。”

第二个遗憾就是游蕙祯、刘小丽等人胜出立法会,最后却因为宣誓风波被港府剥夺议员资格,“遗憾是留不住他们。”去年的反送中运动是外界公认民主派各版块最团结的时期,她坦言,“百分百联手,兄弟爬山、齐上齐落嘅感觉,系非常好。”如果游蕙祯、刘小丽可以一路撑到最后,就会更加完美。

至于未来的打算,毛孟静说,将来的事就随遇而安,她会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如读书、做义工、为新闻网站做翻译等。

但她也有一个未了的心愿,去年7月1日下午,大批示威者正在攻入立法会,其时毛孟静试图阻止他们,她眼睛通红地和其中一名年青示威者说:“暴动罪判十年,想清楚值不值得。”这一幕她铭记于心,“我希望将来有机会可以和这位年轻人有相认的一天。”

责任编辑:李松儿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