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领导一切 忠诚反对派有生存空间吗?(图)

2021-08-12 15:15 作者: 李怀橘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北京人大常委会决定下,由港府出手废掉4名议员的资格,民主派19位议员随即宣布总辞。(图片来源:宇星/看中国)
去年11月11日,北京人大常委会决定DQ4名议员的资格,引发19名民主派议员总辞。如今北京希望民主派重返政坛做“忠诚反对派”。(图片来源:宇星/看中国)

【看中国2021年8月12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怀橘综合报导)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田飞龙早前抛出“忠诚的废物”一词,被坊间热议。11日,他又在港媒撰文,指香港开始出现“选举揽炒主义”,证明了反对派转化为“忠诚反对派”的政治难度极高,认为反对派存在“不忠诚基因”。香港时事评论人刘细良指,共产党治下不存在“忠诚反对派”,他认为教协解散或许是万全之策,否则工会将被共产党骑劫,而香港第一大党——民主党亦可考虑解散,如果成为政治花瓶,就要丧失独立意志,沦为被中共利用的工具。

田飞龙在《明报》撰文指,“选举揽炒主义”是香港新选举制度下,反对派“选举不合作”与“选举破坏”的政治思潮及行动路线,是消极的公民抗命,以不参选、不合作、不妥协的方式阻止他人参选,最终目标是对新选制做出抵抗,破坏香港“民主重建”与“社会和解”,制造“香港民主已死”、选举是“清一色”、香港进入“一言堂”的舆论和乱象,对抗中央的全面管治权。

田飞龙还指,选举揽炒证明了反对派转化为“忠诚反对派”的政治难度极高,认为反对派存在“不忠诚基因”,批评反对派领导层以一党或一己私利凌驾国家安全、香港法治与民主前途之上,呼吁社会向选举揽炒派说不。

对于田飞龙的上述言论,香港时事评论人刘细良认为话中含义是:“教协解散、民主党不参选都不行”,共产党用国安法来迫害你,而你连死或解散的权利都没有,当政权迫害到某一程度时,你要自我检讨,之后变成“忠诚反对派”,“打倒昨日的我,变成汤家骅、狄志远等人”。

刘细良指,新选举制度侮辱香港人的智慧和常识,但田飞龙却认为不参选也有问题,“党安排了一个角色给你,你不能不做,虽然是小配角,对政局毫无影响,但党给你,你就要做好。”刘细良进一步指,共产党在延安时代发明一种所谓“治病救人”的理论,不会将反对派“肉体消灭”,而是要“改造思想”,令反对派人士成为党的螺丝钉和机器。

国安法后,中共多番强调,希望民主派变成“忠诚反对派”,但刘细良认为,忠诚反对派在共产党治下是不存在的。教协日前宣布解散后,继续被《大公报》狙击,他分析,在共产党看来,教协有庞大的会员队伍,有财力,有号召力等,为何不为党所用?他认为或许共产党一早已经对教协另有打算,可能已经做好接手教协的人事安排,而教协见到这个更大的危机出现,“不如提早自行了断”。

1973年成立的教协在10日内被消失 ,刘细良认为,“下一个‘自行了断’的,应该是民主党”。1990年成立的民主党是香港第一大政党,有评论指国安法后,民主派全面撤出立法会,而共产党需要政治花瓶,因此多番提出“忠诚反对派”一词,希望民主党充当橡皮图章角色。

刘细良指,共产党只想要民主党的壳自用,如果这样,民主党不如“自行了断”。因为当党的权力凌驾一切时,“忠诚反对派”是不存在的。若民主党成为“忠诚反对派”,则要依照党的意愿行事。他分析,偶尔可以批评林郑月娥,但不可以批评国安法,或者当《反外国制裁法》在立法会审议时,发言时可以批评几句,但投票时要投赞成票,因此不存在“忠诚反对派”。

他还指,60、70年代有香港学者,初期以为自己可以成为“忠诚反对派”,为共产党提意见,惟最终慢慢变成为党摇旗呐喊的宣传工具。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