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流水遇知音 君子之交内涵玄妙(图)

2021-09-10 10:00 作者: 紫君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高山流水
人们一说起朋友,就会用“知心,知己,知音”来形容,更有“高山流水觅知音”,这句话。(图片来源:Adobe Stock)

人们一说起朋友,就会用“知心,知己,知音”来形容,更有“高山流水觅知音”,这句话。岂不知这里除了有个感人的故事,更有世人不知道的玄妙在其中。

春秋时期,有个叫俞伯牙的人。自幼与名师连成先生学琴。日久练习,伯牙操琴日益娴熟。一日,师父连成听了他弹曲后说:我只能传授你弹琴的技艺,教授你曲谱,至于曲中蕴情,则非我所能了。不过我有个师父,名方子春,他不仅善于琴艺,更能寓之以情。他现在在东海上,你愿不愿意与我一同去见他,向他学习呢?伯牙欣然与师前往。

两人来到蓬莱山,连成对伯牙说:“你在这里先自己练习,我去迎接师父。”于是连成驾船而去,留下伯牙自己。

伯牙在岛上等待,每天自己练琴,过了十几天,也没有见到师父回来。自己面对大海,每天但闻海水汹涌,海浪滔滔,看日出日落,山林杳冥,海天一色,不由心中生发古之幽情,怆然长叹,“先生移我情矣!”于是操琴而作歌,名曰“水仙之操”。

伯牙从此尽得琴艺之奥妙,名闻遐迩,成世间高手。被周天子拜为司乐太师之职。他奉命修乐谱,遍游各地采风。

一天,俞伯牙带着琴僮及仆从乘船顺汉水而下来到汉阳江口,突然乌云盖顶,狂风大作。霎时之间,波涌浪翻,惊涛怒吼,暴雨倾盆,江面上雷鸣电闪,金蛇狂舞。船夫速将船摇到山崖下江湾处抛锚系缆,单等那风雨过后,再行开船。

这风雨来得急,去得也快。没一个时辰,就只见风停浪静,雨住云开,那深蓝色的夜空中,静静的推出了一轮圆月,泻下了遍地银光。

伯牙此时独坐舱中,面对如此皎洁一轮满月,觉得不可辜负,就命随身童子,摆上琴案,捧上香炉,自己净手焚香,童子取出琴来放到案上,伯牙坐在案前,调息静心,转轸调弦,十指随意,丝竹叮咚,一曲悠扬。那伯牙正弹到意浓处,忽然指下“刮剌”的一声响,琴弦断了一根。伯牙不由惊讶。

古时候,弹琴时出现这样的情况,人们认为是有人在暗处听琴,而且是听的人是听懂了,才会出现琴弦断了的情况。于是伯牙忙叫童子问船家现在停留的是什么地方?有无人家?那船家告诉说因为偶有风雨,临时停泊于一个山脚之下,四处并无人家。

伯牙心想:“这也奇了。看起来是荒山野岭了。如果说是城郭村庄,可能会有那聪明好学有识之士,暗中听琴,所以才有琴声忽变,琴弦骤断之异。可这荒山野岭之处,又是雨后风停之时,会有什么人在此听琴呢?”想了想,吩咐左右,到那岸上,柳荫深处,芦苇丛中,搜上一搜,看是有何人在此?

左右领命,正要上岸,就听岸上有人大声应道:“船中大人,不必起疑。在下非奸非盗,一介山中砍柴人也。因砍柴误时,赶上风雨,避身山崖之下躲雨,适逢大人雅兴操琴,在此聆听了。”

伯牙听了,心中未免不信,区区一个山中樵夫,也敢称“听琴”?!不由笑笑挥手说到:“山野樵夫,也只是听个新鲜热闹罢了。哪里就懂得琴音,可知什么才是听琴?算了,左右的,叫他去吧。”

谁知那人却不去,站在崖上高声说道:“大人此言差矣!岂不知‘十室之内(邑),必有忠信’,‘门内有君子,门外君子至。’大人若认为这山野之中没有听琴之人,那如此夜静更深,荒崖之下也不该有这操琴雅客了。”

伯牙听他出言不俗,心想或者真的是这荒山野岭之中的隐士高人,也未可知。于是摆手止住左右的呼喝,走近舱门,对着上面问道:“崖上那位君子,既如此说,你可知道我刚才所弹是什么曲子?”

只听那人回道:“小人若是不知,也就不下来听琴了。方才大人所弹,乃是‘孔仲尼哀叹颜回’。曲词是‘可惜颜回命早亡,教人思想鬓如霜。只因陋巷箪瓢乐,……’到这一句,就断了琴弦,不曾抚出这第四句来,小子也还记得第四句是:‘留得贤名万古扬。’”

伯牙听了不由心中大喜,说道:“先生果非俗士,隔崖遥远,难以问答。”

命左右:“请那位先生登舟细讲。”

此人上船,果然是个樵夫,只见他:头戴蓑笠,身披蓑衣,手持扁担,腰插板斧,脚踏芒鞋。

手下人哪知言谈好歹,见是樵夫,就低眼相看:“喂!那砍柴的,下舱去,见我老爷要叩头,问你什么言语,小心答应。不要冒犯!”

樵夫却是个有意思的,说道:“列位不须粗鲁,待我解衣相见。”

摘了斗笠,脱了蓑衣,身上是蓝布衫儿;只见他那时不慌不忙,将蓑衣、斗笠、尖担、板斧,都安放舱门之外。脱下芒鞋,潾去泥水,重新穿上,步入舱来。官舱内灯烛辉煌。

樵夫面对伯牙长揖而不跪,朗声道:“大人施礼了。”

俞伯牙是周天子大臣,平日里交接的都是达官士子,哪有这短衫布衣?要下来还礼,恐失了官体,既然已请他下船,又不好叱他回去。

伯牙微微举手道:“贤友免礼罢。”吩咐童子看坐。童子取一张杌坐儿置于下席。伯牙把嘴向樵夫一努,道:“你且坐了。”你我之称,怠慢可知。

那樵夫亦不谦让,俨然坐下。

伯牙见他不告而坐,微有嗔怪之意,因此不问他姓名,亦不叫手下人看茶。默坐片刻,怪而问之:“适才崖上听琴的,就是你么?”

樵夫答言:“不敢。”

伯牙道:“我且问你,既是听琴,必知琴之出处。此琴何人所造?抚他有甚好处?”

正问之时,船家来回话:“雨停风顺,月明如昼,可以开船。”

伯牙吩咐:“不急。且慢些!”

樵夫道:“承大人下问,小子若讲话絮烦,恐耽误顺风行舟。”

伯牙笑道:“只恐你不知琴理。若听你讲得有理,就不做官,又有什么,何况行舟的快慢呢!”

樵夫说道:“既如此,小子方敢僭谈。这琴是伏羲氏时,见到五星的精华照耀在梧桐树上,百鸟之王凤凰飞栖在梧桐树上,伏羲因而知道这梧桐是树中良材,可用来做高雅的乐器。命人伐树,截成三段。取中段,轻重正好,声音清浊相宜。放在长流水中,浸泡72天,取出阴干。选良辰吉日,请高手匠人刘子奇制成。取名瑶琴。”

樵夫接着说:“瑶琴全长三尺六寸一分,对应周天三百六十一度;前宽八寸,对应八节;后宽四寸,对应四时;琴身厚二寸,对应两仪。有金童头,玉女腰,仙人背,龙池,凤沼,玉轸,金徽。那徽有十二,对十二月;又有一中徽,对闰月。开始是五条弦,外对金、木、水、火、土五行;内应五音:宫、商、角、征、羽。

尧舜时操五弦琴,歌‘南风’诗,天下大治。后因周文王被囚于羑里,哀悼儿子伯邑考,添弦一根,清幽哀怨,谓之文弦。后武王伐纣,前歌后舞,添弦一根,激烈发扬,谓之武弦。先是宫、商、角、征、羽五弦,后加二弦,称为文武七弦琴。

此琴有六忌,七不弹,八绝。何为六忌?一忌大寒,二忌大暑,三忌大风,四忌大雨,五忌迅雷,六忌大雪。何为七不弹?闻丧者不弹,奏乐不弹,事冗不弹,不净身不弹,衣冠不整不弹,不焚香不弹,不遇知音者不弹。

何为八绝?总言之,清奇幽雅,悲壮悠长。此琴抚到尽美尽善之处,怒吼的老虎听了会停止呼啸,哀鸣的野猿听了会停止悲啼。这就是仙音雅乐的好处啊!”

钟子期洋洋洒洒,娓娓道来。伯牙见他对答如流,说的头头是道,心里还想他这恐怕都是从书上学来,靠记忆背诵下来的学识。

伯牙又想:“就是如此,山野村夫,也难为他了。容我再试他一试。”

不过此时伯牙已不再先前那样你我称呼了,问道:当年孔夫子在自己的房中弹琴,他的学生颜回从外面进来,觉得老师的琴声幽沉,怀疑老师心中有贪心杀戮的意思。就问孔夫子怎么回事?夫子回答说:我在弹琴,正好看到一只猫要捉老鼠,心里希望它能抓住老鼠,又担心它抓不住,因此这心里活动都呈现在琴声里了。由此可知,这音乐入圣之理,在于微妙。假如我现在弹琴,心中也是有所思有所想,不知道你能不能也像颜回一样的能听出来呢?

那樵夫回道:“《毛诗》云:‘他人有心,予忖度之。’请大人操琴抚弄,小子凭心猜度。若猜不着时,大人休要见罪。”

于是伯牙将断弦重整,沉思半晌。其意在于高山,抚琴一弄。

樵夫赞道:“美哉洋洋乎,大人之意,在高山也!”

伯牙不答。又凝神一会,将琴再鼓,其意在于流水。

樵夫又赞道:“美哉汤汤乎,志在流水!”

只这两句,道着了伯牙的心事。伯牙大惊,推琴而起,与子期重施宾主相见之礼。连呼:“失敬!失敬!石中有美玉之藏,若以衣貌取人,岂不误了天下贤士!请问先生高名雅姓?”

樵夫欠身而答:“小子姓钟,名徽,贱字子期。”

伯牙拱手道:“是钟子期先生。”

子期转问:“大人高姓?荣任何所?”

伯牙道:“下官俞瑞,被周天子拜为司乐太师之职。因修乐谱,到得此地。”

子期道:“原来是伯牙大人。”

伯牙推子期坐于客位,自己主席相陪,命童子上茶。茶罢,又命童子取酒共酌。

伯牙道:“借此攀话,休嫌简慢。”

子期称:“不敢。”

二人入席饮酒。伯牙开言又问:“听先生口音是楚人了,但不知尊居何处?”

子期道:“离此不远,地名马安山集贤村,便是荒居。”

伯牙点头道:“好个集贤村。”又问:“道艺何为?”

子期道:“也就是打柴为生。”

伯牙微笑道:“子期先生,下官也不该僭言,似先生这等抱负,何不求取功名,立身于廊庙,垂名于竹帛;却混迹樵牧,与草木同朽?实是可惜了。”

子期道:“实不相瞒,子期上有年迈双亲,下无兄弟手足。采樵度日,以尽孝养父母之余年。虽然位为三公之尊,不忍易我一日之养也。”就是说,哪怕是做三公的高官,也不能换来我一天对父母的尽孝啊。

伯牙道:“如此大孝,越发难得。”二人杯酒酬酢一会。见那子期宠辱不惊,伯牙心中对他愈加爱重。又问子期:“青春多少?”

子期道:“虚度二十有七。”

伯牙道:“下官年长一旬。子期若不见弃,结为兄弟相称,不负知音契友。”

子期笑道:“大人差矣!大人乃高士名公,钟徽乃穷乡贱子,怎敢高攀,有辱俯就。”

伯牙道:“相识满天下,知心能几人?下官碌碌风尘,得与高贤结义,实乃生平之万幸。若以富贵贫贱为嫌,我俞瑞成了什么人了!”遂命童子重添炉火,再烛名香,就船舱中与子期顶礼八拜。

伯牙年长为兄,子期为弟。今后兄弟相称,生死不负。拜罢,又命童子取暖酒再酌。子期让伯牙上坐,伯牙从其言。换了杯箸,子期下席,兄弟相称,彼此谈心叙话。

正是“酒逢知己千杯少”,不觉月淡星稀,东方发白。船上水手都起身收拾篷索,整备开船。

子期起身告辞,伯牙捧一杯酒递与子期,把着子期的手,叹道:“贤弟,我与你相见何太迟,相别何太速!”

子期闻言,不觉泪珠滴于杯中。子期一饮而尽,斟酒回敬伯牙。二人各有眷恋不舍之意。

伯牙道:“愚兄心中难舍,想请贤弟同行数日,不知意下如何?”

子期道:“不是小弟不欲相从。怎奈二亲年老,‘父母在,不远游。’”

伯牙道:“既是二位尊人在堂,回去告过二亲,到京都来看愚兄一看,这就是‘游必有方’了。”

子期道:“恕小弟不敢轻诺,答应了贤兄,就应当践约。万一禀命于二亲,二亲不允,使仁兄悬望于数千里之外,小弟之罪更大矣。”

伯牙道:“贤弟真所谓至诚君子。也罢,明年还是我来看贤弟。”

子期道:“仁兄明岁何时到此?小弟好恭候兄台。”

伯牙屈指道:“昨夜是中秋节,贤弟,我来仍在仲秋日。若误了时日,就是爽信,不为君子,”叫童子:“吩咐记室将钟贤弟所居地名及相会的日期,登写在记事簿上。”

子期道:“既如此,小弟来年仲秋日,准在江边侍立恭候,不敢有误。天色已明,小弟告辞了。”

伯牙道:“贤弟且住。”命童子取黄金二笏(铸金银成笏形,一枚为一笏),不用封帖,双手捧定道:“贤弟,些须薄礼,权为二老甘旨之费。斯文骨肉,勿得嫌轻。”

子期不敢谦让,即时收下。再拜告别,含泪出舱,伯牙直送至船头,各各洒泪而别。

光阴迅速,过了秋冬,不觉春去夏来。伯牙心中惦念子期。想着中秋节近,伯牙打点行装,仍从水路而行。

那日刚刚八月十五夜,水手禀覆,此去马安山不远。伯牙依稀还认得去年泊船相会子期之处。分付水手,将船停靠。那夜月色晴明,一线月光,射进船舱朱帘。

伯牙命童子将帘卷起,自己走出舱门,立于船头之上,仰观星斗。立等良久,不见子期人影,心中疑惑。

伯牙又等了一会,忽然想道:“我知道了。江边来往船只颇多。我今日所驾的,不是去年的船了。吾弟急切如何认得?还是让我抚琴一曲,吾弟闻之,必来相见。”

于是命童子取琴桌安放船头,焚香设座。伯牙调弦转轸,才泛音律,却听那商弦中有哀怨之声。

伯牙停琴不操:“呀!商弦哀声凄切,吾弟必遭忧在家。去岁曾言父母年高。若非父丧,必是母亡。他为人至孝,事有轻重,宁失信于我,不肯失礼于亲,所以不来也。来日天明,我须亲自上崖探望。”

话说这伯牙一夜不能入睡,辗转反侧,看看月落星稀,日出山头。伯牙起身命童子携琴相随,又取黄金十镒带着,想:“如果吾弟居丧,可为赠礼。”

山路崎岖,走了大约十几里,面临左右两边大路。却不知该往哪边走才是集贤村。伯牙就近坐在石上休息,要等一个过路人来问路再走。

不多时,只见左手官路上走来一个老翁。雪髯银发,箬冠野服,左手拄藤杖,右手携竹篮,徐步而来。伯牙起身整衣,向前施礼。

那老者不慌不忙,将右手竹篮轻轻放下,双手举藤杖还礼,道:“先生有何见教?”

伯牙道:“请问哪一条路,往集贤村去的?”

老者道:“那两头路,就是两个集贤村。左手是上集贤村,右手是下集贤村,不知先生要往哪一个集贤村?”

伯牙听了默默无言,暗想道:“吾弟是个聪明人,怎么会如此糊涂?你知道有两个集贤村,或上或下,就该告诉明白了。”

伯牙正在沉吟,那老翁问道:“看先生这样,一定那说路的,没说清上下。只说了个集贤村。”

伯牙点头称是。老者道:“两个集贤村中,有一二十家庄户,大抵都是隐遁避世之人。老夫在这山里,住了多年,这些庄户,不是舍亲,就是敝友。只说先生所访之友,姓甚名谁,老夫就知他住处了。”

伯牙道:“学生要往钟家庄去。”

老者道:“先生到钟家庄,要访何人?”

伯牙道:“要访子期。”

老者闻言,放声大哭道:“子期钟徽,乃吾儿也。吾儿白天砍柴,夜晚秉烛读书,心力耗废,染成怯疾,数月之间,已亡故了。”

伯牙闻言,五内崩裂,泪如涌泉,大叫一声,傍山崖跌倒,昏绝于地。

钟公用手搀扶,回顾小童道,“此位先生是谁?”

小童低低附耳道:“就是俞伯牙老爷。”

钟公道:“原来是吾儿好友。”扶起伯牙苏醒。

伯牙瘫坐地下,口吐痰涎,双手捶胸,恸哭不已。道:“贤弟呵,我昨夜泊舟,还说你爽信,岂知已为泉下之鬼!你有才无寿了!”

钟公拭泪相劝。伯牙哭罢起来,重与钟公施礼,不呼老丈,称为老伯,以见通家兄弟之意。

伯牙道:“老伯,令郎还是停柩在家,还是(出瘗)埋葬郊外了?”

钟公道:“一言难尽!亡儿临终,老夫与拙荆坐于卧榻之前。亡儿遗语瞩付道:‘生死有命,修短由天,儿生前不能尽人子事亲之道,死后还望把儿葬于马安山江边。儿与义兄俞伯牙有约,侍立江边欲践前言耳。’老夫不负亡儿临终之言。适才先生来的小路之右,一丘新土,即吾儿钟徽之冢。今日是百日之忌,老夫提一陌纸钱,往坟前烧化,何期与先生相遇!”

伯牙道:“既如此,奉陪老伯,就坟前一拜。”命小童代太公提了竹蓝。

钟公扶杖引路,伯牙随后,小童跟定,又进谷口。果见路左一丘新坟。

伯牙整衣下拜:“贤弟在世为人聪明,死后在天有灵。受愚兄一拜,诚永别矣!”拜罢,放声又哭。

哭声惊动山前山后,山左山右黎民百姓,不问行的住的,远的近的,闻得朝中大臣来祭钟子期,回绕坟前,争先观看。

伯牙却不曾摆得祭礼,无以为情。命童子把瑶琴取出囊来,放于祭石台上,盘膝坐于坟前,挥泪抚琴一操。那些看者,闻琴韵铿锵,鼓掌大笑而散。

伯牙问:“老伯,下官抚琴,吊令郎贤弟,悲不能已,众人为何而笑?”

钟公道:“乡野之人,不知音律。闻琴声以为取乐之具,故此长笑。”

伯牙道:“原来如此。老伯可知所奏何曲?”

钟公道:“老夫幼年也曾学习琴艺。如今年迈,五官半废,模糊不懂久矣。”

伯牙道:“这就是下官随心应手一曲短歌,以吊令郎者,口诵于老伯听之。”

伯牙诵云:

忆昔去年春,江边曾会君。今日重来访,不见知音人。
但见一坯土,惨然伤我心!
伤心伤心复伤心,心痛难忍珠泪纷。
来时何欢去何苦,蔓蔓江畔起愁云。
向天呼子期,你我千金义,历尽天涯无足语,此曲终兮不复弹!

说罢伯牙于衣夹间取出解手刀,割断琴弦,双手举琴,向祭石台上,用力一摔,摔得玉轸抛残,金徽零乱。

钟公大惊,问道:“先生为何摔碎此琴?”

伯牙道:

摔碎瑶琴凤尾寒,子期不在对谁弹!
春风满面皆朋友,欲觅知音难上难。

钟公道:“原来如此,可叹!可怜!”

伯牙道:“老伯高居,端的在上集贤村,还是下集贤村?”

钟公道:“荒居在上集贤村第八家就是。先生如今又问他怎的?”

伯牙道:“下官伤感在心,不敢随老伯登堂了。随身带得有黄金十镒,一半代令郎甘旨之奉,一半买几亩祭田,为令郎春秋扫墓之费。待下官回本朝时,上表告归林下。那时却到上集贤村,迎接老伯与老伯母,同到寒家,以尽天年。吾即子期,子期即吾也。老伯勿以下官为外人相嫌。”说罢,命小僮取出黄金,亲手递与钟公,哭拜于地。

钟公答拜,盘桓半晌而别。

后人有诗赞云:

势利交怀势利心,斯文谁复念知音!
千古高义俞伯牙,摔琴只为谢知音!

俞伯牙摔琴谢知音,钟子期死不忘践前约。两人的君子之交,故事流传千古。

 

注:“此琴乃伏羲氏所琢,见五星之精,飞坠梧桐,凤皇来仪。凤乃百鸟之王,非竹实不食,非悟桐不栖,非醴泉不饮。伏羲以知梧桐乃树中之良材,夺造化之精气,堪为雅乐,令人伐之。其树高三丈三尺,按三十三天之数,截为三段,分天、地、人三才。取上一段叩之,其声太清,以其过轻而废之;取下一段叩之,其声太浊,以其过重而废之;取中一段叩之,其声清浊相济,轻重相兼。送长流水中,浸七十二日,按七十二候之数。取起阴干,选良时吉日,用高手匠人刘子奇制成乐器。此乃瑶池之乐,故名瑶琴。长三尺六寸一分,按周天三百六十一度;前阔八寸,按八节;后阔四寸,按四时;厚二寸,按两仪。有金童头,玉女腰,仙人背,龙池,凤沼,玉轸,金徽。那徽有十二,按十二月;又有一中徽,按闰月。先是五条弦在上,外按五行:金、木、水、火、土;内按五音:宫、商、角、征、羽。尧舜时操五弦琴,歌‘南风’诗,天下大治。后因周文王被囚于羑里,吊子伯邑考,添弦一根,清幽哀怨,谓之文弦。后武王伐纣,前歌后舞,添弦一根,激烈发扬,谓之武弦。先是宫、商、角、征、羽五弦,后加二弦,称为文武七弦琴。此琴有六忌,七不弹,八绝。何为六忌?一忌大寒,二忌大暑,三忌大风,四忌大雨,五忌迅雷,六忌大雪。何为七不弹?闻丧者不弹,奏乐不弹,事冗不弹,不净身不弹,衣冠不整不弹,不焚香不弹,不遇知音者不弹。何为八绝?总言之,清奇幽雅,悲壮悠长。此琴抚到尽美尽善之处,啸虎闻而不吼,哀猿听而不啼。乃雅乐之好处也。”

来源:看中国专栏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