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锤!中共操控的世界名科学家被曝光(图)

2021-09-12 17:49 作者: 成容
手机版 正体 1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武汉病毒研究所
2021年2月3日,世界卫生组织专家达萨克( Peter Daszak)在到达武汉病毒研究所。(图片来源: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9月12日讯】(看中国记者成容编译报导)据英国媒体《每日电讯报》的一项调查显示,在《柳叶刀》上撰文否定Covid-19冠状病毒可能来自武汉一家实验室的所有科学家中,除一人外,其他科学家都与中国研究人员、同事或资助者有关。

这本有影响力的杂志,在去年3月7日发表了一封来自27位科学家的信,他们在信中表示,“强烈谴责围绕Covid-19的阴谋论”。这封信有效地关闭了关于冠状病毒是否被人工操纵或从武汉的一个实验室泄露的科学辩论。

试图调查其中联系的研究人员被石沉大海,并被打成阴谋论者,这些研究人员在9月10日再次发声,称这是“极端的掩饰”。

尽管当时宣称没有利益冲突,但后来发现这封信是由英国动物学家达萨克(Peter Daszak)策划的,他是美国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的主席,该联盟资助了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而武汉病毒研究所被怀疑发生了泄密事件。

调查掀开了世界科学家的中国

然而,《每日电讯报》披露,信中所列的27名科学家中,有26名通过与武汉密切相关的研究人员和资助者,与中国的实验室有联系。

虽然达萨克最终声明,他参与了生态健康联盟,但他没有提到其他五个签署人也为该组织工作。

另外三个签名者来自英国的惠康基金会(Wellcome Trust),该基金会过去曾资助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工作。

法拉尔(Jeremy Farrar)爵士是英国政府的“紧急情况下的科学顾问小组”(SAGE)的成员,也是该信托基金的主任,他在信上签字,还发表了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合着的论文,他称高福是他的“老朋友”。

牛津大学毕业的高福,曾是惠康基金会的研究助理,达萨克以前曾声称,高福支持他成为国家科学院院士的提名。

高福还与被称为“蝙蝠女”的科学家石正丽有密切联系,石正丽在武汉领导蝙蝠冠状病毒的研究,其团队于2013年在云南的一个山洞里发现了一种病毒,这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接近Sars-Cov-2的病毒,即造成Covid-19疾病的病毒。

另一位签署人,俄亥俄州立大学的赛义夫(Linda Saif)教授,在2017年5月与石正丽和高福一起,在武汉举行的研讨会上发言,该研讨会部分由武汉病毒研究所主办。会上讨论的话题包括中国实验室的安全水平。赛义夫的演讲涉及到动物冠状病毒。

同样,另外两个签署人,也在全球病毒组项目(Global Virome Project)的领导团队中,达萨克是该项目的财务主管。高福帮助启动了该项目,生态健康联盟是其合作伙伴。

全球病毒组项目的目标,是检测和识别至少99%的潜在人畜共患病毒对人类健康和食品安全的威胁。它接管了“预测”(Predict)项目,该项目在动物和人类中发现了超过1000种独特的病毒。

然而,后来发现“预测”项目,部分资助了武汉研究人员对蝙蝠冠状病毒进行的有争议的功能增益研究,这些蝙蝠冠状病毒被人工改造,以观察它们是否能感染人类。这些资金是通过生态健康联盟提供的。

与武汉团队有联系的其他签名者包括苏巴劳(Kanta Subbarao)教授,她于2016年在武汉的一次会议上发言,该会议部分由武汉病毒研究所组织,她的发言是关于新出现的疾病,当时她是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的新发呼吸道病毒科主任。

澳大利亚科廷科技大学(Curti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的麦肯锡(John Mackenzie)博士也在信中签署了自己的名字,但没有提到他仍然被列为武汉病毒研究所新发传染病中心科学咨询委员会的委员。

其他五个签名者,都与巴里奇(Ralph Baric)教授一起发表过论文,巴里奇与石正丽和武汉病毒研究所合作,研究对冠状病毒进行基因操作,看是否能让它们感染人类。

最重要的是,尽管达萨克最初要求巴里奇加入该签名小组,但他却没有被列入签名名单。最近,达萨克和巴里奇之间的电子邮件在《柳叶刀》的信中被曝光,显示这两人决定模糊他们的关系,以防看起来像“追逐私利”。

达萨克告诉巴里奇,他将以一种“不把它与我们的合作联系起来的方式分发这封信,以便我们最大限度地发出独立的声音”。

在2月8日根据信息自由要求发布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达萨克透露,他是在被中国的“合作者”要求“表示支持”后,写的这封发表在《柳叶刀》上的信。

“极端的掩盖”

伦敦大学圣乔治分校肿瘤学教授达尔格利什(Angus Dalgleish)和挪威科学家索伦森(Birger Sorensen),努力使显示该病毒与武汉研究之间存在联系的论文得以发表,他们说,存在着“极端的掩盖”行为。

他们在评论发现如此多的签名者与中国有关时说:“这篇文章第一次毫无疑义地表明,我们的整个病毒研究领域,都受到了政治上的污染。我们身上的伤痕就是证据。”

在27个签名者中,只有波士顿大学的科利(Ronald Corley)教授,似乎与中国的资助者或研究人员没有联系。

虽然今年6月《柳叶刀》的信中增加了一个附录,指出了达萨克与武汉的联系,但当时其他人没有透露任何利益冲突。

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的分子生物学家埃布赖特(Richard Ebright)教授,曾为揭开Covid-19大流行背后的真相而奋斗,他说:“在6月的增刊中,《柳叶刀》邀请这封信的27名作者,重新评估他们的利益冲突。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只有达萨克这样做了。该信的其他26位签名者中,没有任何一位报告有利益冲突,甚至那些明显有重大未披露冲突的人,如生态健康联盟的雇员和‘预测’的合同者也没有。

“对科学出版物中的欺诈性声明的标准补救措施是撤稿。目前还不清楚,为什么没有追究撤稿的责任。”

一些签名者改变了立场

一些在信上签名的人后来改变了他们的立场,西奈山伊坎医学院(Icahn School of Medicine at Mount Sinai)的帕莱斯(Peter Palese)教授现在呼吁进行全面调查。

科罗拉多州立大学(Colorado State University)的卡里舍(Charles Calisher)博士告诉《每日电讯报》,该信从未打算暗示Covid-19可能没有天然来源,而是说没有足够的数据。

签署人爱荷华大学(University of Iowa)的帕尔曼(Stanley Perlman)教授告诉《每日电讯报》:“作为(溯源)过程的一部分,很难排除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所以这仍然需要考虑。”

罗兹曼(Bernard Roizman)教授走得最远,他在5月告诉《华尔街日报》,他现在相信病毒是由一位“马虎”的科学家意外释放的。

达萨克因其科学上的公正性,而于6月从联合国调查该大流行病起源的Covid委员会中被除名。然而,他仍然是世界卫生组织Covid调查小组的成员。

本月早些时候,他与世卫组织团队在《自然》杂志上共同撰写了一篇文章,声称实验室泄漏理论仍然没有什么证据,并警告说,要想弄清大流行病的起源可能很快就会太晚。

达尔格利什教授补充说:“由于这种拖延,现在要弄清大流行病发生的原因可能已经太晚了,但我认为有足够的证据存在。或许,如果他们不做这项(功能增益)研究,Covid-19大流行病可能永远不会发生。”

《柳叶刀》和惠康基金会拒绝对这封信作进一步评论。截至《每日电讯报》发稿时,生态健康联盟也无人回应。

《柳叶刀》公开信签名的研究人员与中共的关系网

达萨克(Peter Daszak)--美国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的主席,该联盟资助了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全球病毒组项目的财务主管,生态健康是其合作伙伴。与石正丽一起发表过作品。

卡雷什(William Karesh)博士--生态健康组织负责健康和政策的执行副总裁。

科威尔(Rita Colwell)教授--生态健康联盟的主任。

休斯(James Hughes)博士--生态健康的主任。

菲尔德(Hume Field)博士--生态健康的科学和政策顾问。

卢布罗特(Juan Lubroth)博士—生态健康的科学和政策顾问。

法拉尔(Jeremy Farrar)爵士--资助武汉研究的惠康基金会(Wellcome Trust)主任。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博士的朋友。

戈尔丁(Josie Golding)博士--惠康基金会的流行病负责人。

特纳(Mike Turner)--惠康基金的主要科学投资负责人。

卡罗尔(Dennis Carrol)博士--全球病毒组项目(Global Virome Project)领导团队的一员。

马泽(Jonna Mazet)博士--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Davis),是全球病毒组项目领导小组的成员。与石正丽和达萨克一起发表了关于蝙蝠冠状病毒的论文。

赛义夫(Linda Saif)教授--俄亥俄州立大学。2017年5月,在武汉与石正丽和高福一起,在武汉病毒研究所举办的研讨会上发言,该研讨会部分由武汉病毒研究所主办。

苏巴劳(Kanta Subbarao)教授--2016年在武汉举行的会议上发言,该会议部分由武汉病毒研究所主办,内容是关于新出现的疾病,当时她是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新发呼吸道病毒科的负责人。

麦肯锡(John Mackenzie)博士--澳大利亚科廷科技大学。武汉病毒研究所新发传染病中心科学咨询委员会委员。

库斯奇(Gerald Keusch)教授--波士顿大学。与达萨克、卡罗尔和马泽在“预测”(Predict)项目10周年庆典上合影。惠康信托基金的多个委员会的成员。

麦道夫(Larry Madoff)--即将离任的《ProMed》杂志编辑,该杂志得到了惠康基金会的支持。在2018年12月,由生态健康联盟资助的“单一健康大会”(One Health Conference)上发言,与马泽在同一项目上发言。

潘烈文(Leo Poon)教授--香港大学。在法拉尔爵士和石正丽的论文中被引用。

林世杰(Sai Kit Lam)--与香港中文大学发表论文。

德罗斯坦(Christian Drosten)--2017年《公共科学图书馆:病原体》(PLOS Pathogens)论文的编辑,其中达萨克和石正丽报告了中国云南省的蝙蝠中存在大量冠状病毒。那篇论文还显示,这些病毒的嵌合版本(人工改造)可以感染人类细胞。

卡里舍(Charles Calisher)博士--科罗拉多州立大学。2006年与生态健康的菲尔德一起,发表了关于蝙蝠传播冠状病毒的可能性的论文。

帕尔曼(Stanley Perlman)教授--爱荷华大学。与巴里奇(Ralph Baric)教授合作发表论文,他与石正丽和武汉病毒研究所合作研究对冠状病毒进行基因操作,看它们是否会感染人类。

恩胡安尼斯(Luis Enjuanes)教授--马德里国家生物技术中心(National Biotechnology Center,Madrid)。与巴里奇一起发表论文。

戈尔巴伦亚(Alexander Gorbalenya)教授--莱顿大学(Leiden University)。与巴里奇一起发表过论文。

哈格曼斯(Bart Haagmans)博士--鹿特丹伊拉斯谟医学中心(Erasmus Medical Center)。与巴里奇一起发表文章。

帕莱斯(Peter Palese)教授-西奈山伊坎医学院。与巴里奇一起发表过论文。

罗伊兹曼(Bernard Roizman)教授--芝加哥大学。与法拉尔爵士一起发表关于禽类的论文,与石正丽一起发表关于蝙蝠和冠状病毒的论文。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