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高志活要求到香港取回“国殇之柱” 已启动一个程序(组图)

2021-11-13 08:32 作者: 黄清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国殇之柱
创作“国殇之柱”的丹麦雕塑家高志活(图片由Jens Galschiot提供)

【看中国2021年11月12日讯】(看中国记者黄清采访/编译报导)“国殇之柱”原创作者、丹麦雕塑家高志活(Jens Galschiot)日前发出公开信,表示将会去香港取回“国殇之柱”,但要求港府确保他和他的团队不会被控违反香港国安法而遭逮捕。

香港大学上月发律师信,要求支联会在10月13日前移走“国殇之柱”,否则会被视为放弃,惟拖延逾月,“国殇之柱”仍竖立在港大黄克竞大楼。高志活发公开信称,由于拆卸“国殇之柱”工序复杂,他和团队须亲身来港处理;而为免雕塑在拆卸期间受到破坏,希望港大全力协助,包括提供技术支援、封路等。

高志活:目前有关“国殇之柱”的进展

高志活11月12日接受《看中国》专访,简要介绍了目前有关“国殇之柱”的进展:我现在已经等了将近1个月,等待香港大学关于移动雕塑的回复,但我什么都没有收到。因此,我向香港大学和香港当局发出公开信,以澄清有关“国殇之柱”的情况。

“我得悉《香港国安法》能起诉外国公民,而我曾两度被拒入境香港,故要求港府保证他和团队、以及在港协助处理国殇之柱的人员,不会因此而被控违反国安法。我已透过在港法律代表去信香港大学及政府,若得到全面配合,便会将国殇之柱移回丹麦。我自己支付全部费用。”
 
我在公开信中写道,我想取回我创作的1989年6月4日天安门广场大屠杀的纪念碑。但为了能够做到这一点,我必须为我和我的员工以及我在香港工作的人提供安全保障、不被逮捕。

同时,香港当局需要愿意共同努力,将雕塑带出香港。否则是不可能的。

高志活对《看中国》透露:针对香港移除这座纪念碑,我已经启动了一个程序,在这个程序中,成千上万的副本开始传遍全球,以保持对1989年6月4日天安门广场大屠杀的记忆。

国殇之柱是高志活为“六四”8周年制作的雕塑,1998年在港大学生会全民投票通过下,在校园永久摆放。港大10月7日去信支联会,要求移走校园内纪念“六四”、被外界指涉嫌违反《香港国安法》的国殇之柱,但10月13日下午5时的限期届满后,校方仍未派员移走。

“国殇之柱”共有5座,其中一座用来纪念“六四”事件,高约7公尺。“国殇之柱”上刻有多个身躯扭曲面容痛苦的人像,象征遭到血腥镇压的死难者,基座以红字刻上“六四屠杀”和“老人岂能够杀光年轻人”等字样。

1998年,港大学生会为悼念“六四”事件死难者,在校内竖立了“国殇之柱”,而此前“国殇之柱”为前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支联会)持有。但支联会已经解散,至今没回应港大方面的要求。

国殇之柱
高志活已经复制成千上万的副本开始传遍全球以保持对1989年6月4日天安门广场大屠杀的记忆(图片由Jens Galschiot提供)

不可接受中共企图在丹麦进行言论审查

高志活对《看中国》透露: 我已向丹麦外交部请求外交大臣跟北京政府沟通此事,我愿意自费去香港运回我的雕塑,但是必须保证我的团队和我能安全回到丹麦,我曾于2008、2009年应邀前往香港参加纪念六四的活动,但是遭拒绝入境,但是我2012年入境香港成功,因此我怀有希望这次也能安全入港,并安全回丹麦。 我得到丹麦许多国会议员的支持,他们都在促成此事能顺利成行。

去年2020年2月1日,我在丹麦议会前树立起了一个八米高的“国殇之柱”,其主题是 50 具交织在一起的人体,标志着对香港抗议者的支持以及他们在那里争取言论自由和民主的斗争。

中共大使试图让哥本哈根市移除在议会---克里斯蒂安堡门前的这个艺术品,受到丹麦各界的谴责。

雕刻家高志活表示:“不可接受”中共企图在丹麦进行言论审查。

国殇之柱
丹麦雕塑家高志活创作的“国殇之柱”的(图片由Jens Galschiot提供)

致香港大学及香港当局的公开信

来自 Jens Galschiøt,1989 年天安门广场大屠杀纪念碑背后的艺术家

我在香港的法定代表人自 2021年10月12日起,试图就拆除1989 年天安门广场大屠杀纪念碑一事联系香港大学。我们还致函该大学的法定代表人 Mayer Brown,并尝试以获得有关删除的说明和协作。

“国殇之柱”也被称为六四纪念碑,已经在香港大学展出了24年。

在撰写本文时,我们尚未收到对我们问询的答复。因此,我通过媒体发送这封公开信,以就我们如何解决纪念碑周围的情况达成协议,我是纪念碑的合法所有者。

我可以从香港大学的新闻声明中了解到:“香港大学发言人没有直接回应,但说香港自由新闻,他们仍在寻求法律建议,并与相关方合作处理此事。合法合理的方式。”

我很高兴听到这个消息,因为我也有兴趣解决这个问题并开始移动雕塑。

但是,有一些问题我们必须首先澄清并达成一致:

全力配合:香港大学必须与我本人达成全面合作才能移除雕塑,否则将无法进行。我需要大学提供技术援助、排除障碍、许可和其它咨询支持。我去香港搬回雕像是必要的:雕塑非常难以移动,需要相当的专业知识才能将它从大学的区域搬走,而不会对昂贵的雕塑造成重大且无法修复的损坏。因此,此举需要我亲自与我的员工团队来港,他们与香港本地公司和在香港的帮手合作,可以承担这项工作。然后,雕塑可以从香港运到丹麦。

免于起诉:我从媒体上了解到,香港新国安法的出台,意味着逮捕从事批评中国活动的外国人有了法律依据。 1989年天安门广场大屠杀纪念碑的拆除将导致可能被视为批评中国的活动。因此,我必须得到保证,我和我的员工不会因拆除和移动纪念碑而受到起诉。
我建议在香港和丹麦的负责当局之间达成这样的协议。我在此声明,我曾两次被地方当局拒绝进入香港。

香港当局也必须保证,我在香港工作此项目的当地人和公司不会因为帮助外国艺术家拆除纪念碑而受到起诉。

在我们弄清上述问题之前,很难推进计划和程序。如果一收到港大与香港当局合作的积极讯息,我就会开始筹划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纪念碑的具体搬迁程序。

我已将这封信寄给我在香港的法定代表,并要求该代表将这封信寄给香港当局和香港大学的管理层和负责当局。

我相信,保存任何国家的历史都很重要,因此我很难过,我的纪念碑,作为纪念1989 年中国天安门广场事件的纪念碑,不再受欢迎。当然,我更希望这座纪念碑留在香港大学,因为它已经在那儿存在了24年。

不过,我会与大学和香港当局通力合作,将雕塑移走并寄往丹麦。

怀着良好的建设性合作的希望

Jens Galschiøt

公开信原文链结: https://galschiot.com/en/work/pillar-of-shame/2021-pillar-of-shame-in-hongkong/12-nov.-open-letter-to-the-university-of-hong-kong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