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身蝙蝠男显形 一亿美元打赌甩锅东南亚(图)

2021-11-30 03:06 作者: 瑜正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世卫组织 达萨克
2021年2月达萨克带领世卫团队在中国调查病毒起源  (图片来源: Hector Retamal/AFP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11月29日讯】本月初,世界顶尖新发传染病专家之一王林发教授被发现在科学界传播不真实的误导性信息,涉嫌掩盖中共武汉病毒学研究所从事的危害人类的秘密研究。而新冠病毒(SARS-CoV-2)去年开始从武汉传播到世界之时,王林发教授2020年1月正好在中国武汉,访问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的合作者蝙蝠女石正丽。另据中国环球时报报导,10月16日王林发教授的“天津论坛2021”发表视频演讲时称,新冠病毒绝不可能人造,“实验室泄漏论”非常不可能;但王林发没有透露他自己是石正丽的合作者。

海外华人王林发教授出生于中国上海,目前是杜克-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新发传染病项目主任,2016年是中国华东师范大学的特聘教授,在蝙蝠来源的新发传染病领域有25年研究经验,人称蝙蝠男。笔者述评王林发教授、石正丽研究员和巴里克教授作为合作者的达萨克2018计划书中的一项重要内容,计划书被曝光后科学家们的严重质疑,以及王林发教授如何掩饰发生在武汉的嵌合病毒实验。

达萨克2018计划书-设计新冠病毒的蓝图

9月下旬,由世界各地科学家组成的新冠溯源调查小组Drastic,披露了一项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于2018年3月向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申请科研经费的计划书。前川普政府成员证实此计划书是真实的。

计划书显示,在2018年3月,生态健康联盟的彼得・达萨克(Peter Daszak)、中国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的石正丽、杜克-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的新发传染病项目主任王林发(Linfa Wang)和北卡罗来纳大学的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教授,准备利用功能增益实验将“人类特异性切割位点”(human-specific cleavage sites)人工插入冠状病毒中,以提高它们感染人类细胞的能力。

多年来,科学家们已知道,在棘突蛋白上添加一种特殊类型的“切割位点”可增强病毒传播能力。尽管自然界中许多病毒有这样的位点,但SARS冠状病毒及其任何同类中并没有。去年初新冠病毒大流行病刚发生时,科学家们困惑于新冠病毒具有人类特异性切割位点。《自然》(Nature)的一项研究指出,新冠病毒“在所有被测试物种中表现出对人类(h)ACE2的最高结合。”新冠病毒对人类的结合特征,与过去爆发的疫情极为不同,使新冠病毒在全球迅速传播。

达萨克计划书被公开之前,倾向于认为新冠病毒自然形成的23位科学家在《细胞》杂志的一篇论文中称,没有证据表明武汉病毒研究所在冠状病毒上人工插入了切割位点。

天平倾斜于实验室起源说

达萨克、石正丽、王林发、巴里克的2018年计划书,尽管未获DARPA批准,相当于提出了新冠病毒的设计蓝图。一年多后出现的新冠病毒具有达萨克计划书中描述的确切特征。故,此计划书被公开后,在科学界引起震动。一些原先对病毒起源于实验室一说持保留意见的科学家,改变了看法。

达萨克计划书被公开后,即将出版的《病毒:寻找Covid-19起源》一书的合著者、MIT博德研究所(Broad Institute)的加拿大籍分子生物学家阿丽娜・陈(Alina Chan)说,“这已经跨越了某种门槛,”陈一直认为应彻查新冠病毒(SARS-CoV-2)从实验室出现的可能性,她对两种可能理论-即实验室起源论和自然起源论均持开放态度。对陈来说,达萨克计划书所描述的切割位点插入蝙蝠冠状病毒——表明人们之前推测但没有证据的事可能已经发生。

“让我们看看整体状况:武汉出现了一种新型SARS冠状病毒,其中有一个新的切割位点。我们现在有证据表明,在2018年初,他们已经计划在实验室中将新的切割位点插入到新型SARS相关病毒中,”陈说,“这对我来说绝对是天平倾斜了,而且我认为其他科学家们也会这样想。”

罗格斯大学的分子生物学家理查德・埃布赖特(Richard Ebright)同意SARS-CoV-2可能起源于实验室。“与此相关的是,大流行病毒SARS Cov-2是整个SARS相关冠状病毒属中唯一一种在刺突蛋白的两个亚基S1、S2连接处包含功能齐全的切割位点的病毒,”Ebright说,“这是2018年初的一项计划书,明确提议在实验室生成的嵌合冠状病毒的那一位置上设计该序列。”

德国马克斯普朗克动物行为研究所所长马丁・维克尔斯基(Martin Wikelski)追踪蝙蝠和其他动物的工作,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达萨克计划书引用。维克尔斯基也表示,达萨克计划书让他对这种流行病可能源于实验室持更开放的态度。“计划书中的信息肯定会改变我对SARS-CoV-2可能起源的看法,”维克斯基说,“事实上,一个可能的传播链现在在逻辑上是一致的——在我阅读此计划书之前,它不是这样。”

美国拦截者网站采访的其他科学家也指出,有公开证据表明,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已经参与了达萨克计划书中描述的一些基因工程工作。

2018年11月,石正丽在上海交通大学生命科学技术学院以《蝙蝠冠状病毒及其跨种感染研究》为题作演讲,展示其团队使蝙蝠病毒跨种感染人的研究。当时交大网站对此报导,但在2020年初报导被删除了。

《科学》杂志抗辩论坛上阿丽娜・陈质询王林发教授

在达萨克计划书公开一周后,《科学》杂志的乔恩・科恩(Jon Cohen)主持一个关于大流行起源的抗辩论坛。在“抗辩”期间,博德研究所(Broad Institute)的分子生物学家阿丽娜・陈(Alina Chan)对王林发(Linfa Wang)进行了质询。

阿丽娜・陈问王林发教授,是谁提议对嵌合病毒进行2018年国防部研究提案中讨论的切割位点插入?王教授先回答说不知道是谁提议的。被问及“是石正丽吗?”王的回答是:“不是,”然后他解释说,在生态健康联盟的研究中,每个人分工不同。武汉病毒研究所负责实地采集样品工作,病毒研究发生在北卡罗来纳大学(UNC)。王说:“我们每个人都有一部分,对吧?”“武汉研究所是实地研究,我负责蝙蝠免疫学,北卡罗来纳大学做病毒学研究,所以这很明显,对吧?是的。”陈随后询问了谁有能力进行嵌合病毒研究。王教授一愣,应了一声:“UNC,对吧?”

埃布赖特教授在回复阿丽娜・陈的推文中表示,王林发先回答称不知道,后来说北卡罗来纳大学,两个答复中至少有一个是不真实的。另一位印度研究者则表示,王林发和石正丽的策略可能是把责任推在巴里克身上。

在今年2月达萨克带领的世卫专家组在中国调查后,3月底世卫和中国联合代表团得出结论称,武汉实验室泄漏的理论“非常不可能”。5月中旬,18位顶尖科学家在《科学》杂志联署质疑世卫和中国联合调查的结论,呼吁对新冠病毒的所有可能起源进行独立调查。巴里克是18位签名的科学家之一。

蝙蝠男王林发被发现为蝙蝠女石正丽说谎

但11月初据信息自由法案披露的文件,揭示王林发关于他的合作者石正丽在武汉病毒研究所未从事嵌合病毒工作一说是虚假的。在2017年夏天发给NIH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达萨克解释说:“UNC(北卡罗来纳大学)对嵌合工作没有监督,所有这些工作都将在武汉病毒学研究所进行。”

达萨克致美国国产卫生研究院的答复还显示石正丽从事的嵌合病毒实验不受巴里克教授的监督。由此,福奇、达萨克等经常为武汉实验室打包票称病毒来源与武汉实验室无关,也是不合理的。

达萨克解释说:”UNC对嵌合工作没有监督,所有这些工作都将在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
达萨克致NIH电邮解释说:“UNC对嵌合工作没有监督,所有这些工作都将在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 (图片来源: 屏幕截图) 

这并非是第一次为石正丽说谎。去年初达萨克、王林发、巴里克三人曾合谋为中共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掩盖。去年初达萨克在著名的医学杂志《柳叶刀》上组织了一封来自27位科学家的信,“强烈谴责暗示COVID-19非自然起源的阴谋论”,并宣布要与中共科学家站在一起。其中的26位科学家今年被证明隐瞒了利益相关。

达萨克组织收集这封信的签名,要求和他的合作者巴里克和王林发与此信件保持距离。根据一年后公共卫生调查研究小组发现的电邮,达扎克在2020年2月写信给巴里克说:“我昨晚和王林发谈了我们发起的声明。他认为,你、我和他不应该签署这份声明,这样它离我们有一定距离,才不会适得其反。我同意他的观点。”“然后,我们将以一种不会将其与我们的合作联系起来的方式发布,这样我们可最大限度发布独立的声音。”我也认为这是一个好的决定,”巴里克回答说,“否则,它看起来是自私的,我们就会失去影响力。”

是否功能增益研究

针对达萨克和NIH以达萨克并不知道所研究的病毒是否危险为由,称不算美国政府禁令限制的功能增益研究。纽约医学院发育生物学实验室主任、细胞生物学教授斯图尔特・纽曼(Stuart Newman)表示,如这些病毒不被了解是危险的,并不排除它们可能变得危险。"此说真的很不诚实,"纽曼谈到达萨克和NIH这个论点时说,"声称自然起源的人说,它始于一种蝙蝠病毒,这种病毒进化成与人类相容。如果你用这种逻辑,那么这病毒可能是一种威胁,因为它可以实现这种转变。”纽曼长期以来批评功能增益研究,他说,该计划书证实了他最为担心的事。"这不像是稍微越过了这条线,"纽曼说,"这是竭力在做明知会导致(病毒)大流行的一切。”

讨论

笔者前不久提到,2020年以来西方政府、情报界、世卫、学术界、媒体、高科技公司纷纷掩盖中共病毒的起源。中共对世界的全方位收买、统战,是西方在病毒起源问题为中共掩盖的原因所在。

王林发、达萨克、石正丽均与中共军方学者有过合作,比如2018年王林发团队、达萨克团队、石正丽团队曾与中国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童贻刚团队、华南农业大学马静云团队确定2016-2017年造成广东仔发生仔猪急性致死性腹泻的病原为一种蝙蝠来源的新型冠状病毒,研究成果于2018年4月发表于《自然》(Nature)。

2020年初达萨克在医学杂志《柳叶刀》刊登公开信无条件为武汉实验室掩盖时,当时蝙蝠男王林发和巴里克两人隐身在后面,未说明他们是此公开信的联合发起人。今年9月底,王林发在《科学》杂志抗辩论坛答问中,隐瞒了中共武汉病毒学研究所从事嵌合病毒实验的事实,并甩锅给巴里克。11月初据信息自由法案披露的文件,揭示王林发关于其合作者石正丽未从事嵌合病毒实验一说是虚假的。至此,蝙蝠男露出形迹。这样王林发10月份在“天津论坛2021”对中国民众的忽悠也得到了解释。

王林发教授10月16日在“天津论坛2021”视频演讲称新冠病毒绝不可能人造,援引的依据是科学家在老挝北部的蝙蝠上发现了新冠病毒的近亲,近似度高达96.8%。“天津论坛2021”上,王林发推测新冠病毒起源于东南亚,称“若有1亿美元来溯源,我会投99%到这一地区!”,甩锅给东南亚。但王林发没有公布的是,正是其合作者武汉病毒学研究所进行了老挝蝙蝠病毒的采集和实验。

如按前述纽曼教授的意见,达萨克及其合作者们,竭力做了使病毒爆发的一切,那么可能已经涉嫌卷入中共反人类犯罪。在此背景下,蝙蝠男王林发教授作为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的合作者,参与掩盖中共病毒来源,并不奇怪。

王林发教授2020年1月正好在武汉实验室访问则令人好奇。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