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匹诺曹(图)

2021-12-01 09:24 作者: 宋国诚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谎言
中共的谎言(图片来源: Adobe stock)

【看中国2021年12月1日讯】匹诺曹(Pinocchio)是一部意大利儿童小说“木偶奇遇记”的主角,由于梦想从木偶变成人类,所以老爱说谎,每说一次谎,鼻子就会变长,以致变成了一个长鼻子小孩,最后遭到他的敌人(狐狸和猫)绑在一棵树上,处决了!

就是不赚你的人民币

彭帅事件发生之后,中共担心国际抵制北京冬奥的雪球越滚越大,急急忙忙忙“交办”官媒《环球时报》里一个被媒体称为“胡叼盘”的人,发布彭帅与友人聚餐、出席Fila Kids青少年网球赛活动等等视频,以证明彭帅“一切安好”;然而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做法,在受到国际社会“不予采信”之后,中共再紧急联系国际奥委员会(IOC)主席巴赫(Thomas Bach),出面拍摄一张巴赫与彭帅视讯的照片,并宣称彭帅表明希望在家休息、不想受到打搅;然而,即使这个保驾护航的巴赫以主席之尊亲自出马、郑重澄清,国际社会依然表示疑点重重、无法释疑;最近一位自称彭帅友人的男子丁力,在Twitter贴出据称是彭帅本人发给“国际女子网球协会”(WTA)主席西蒙(Steve Simon)的电邮截图,除了代替彭帅再度表示一切安好之外,并指责赛门刻意忽视彭帅电邮中“不存在性侵”的关键说法。这位叫“丁力”的男子发文的目的,很显然是代替彭帅表示彭帅并没有遭受张高丽的性侵。

尽管这场“彭帅在哪里?”事件有如“罗生门”一般的诡异神秘,但可以确定的是:彭帅至今没有自己当面出来说话!所有的出面都是“代为出面”,所有的说话都是“代为说话”。中共不如此欲盖弥彰则已,越是如此越描越黑,反而遭致国际社会要求中共拿出“可验证证据”(verifiable evidence),证明彭帅的安危与下落,并要求对彭帅指控遭受中国高官性侵一事,进行“公正和透明的调查”(fair and transparent investigation)。中共如今才知,国际社会并不是中共旗下豢养的粉红兵团,而是如WTA主席西蒙这种道德悍将:就是不赚你的人民币!

习近平宣称要建立一个与中国的综合国力和国际地位相匹配的国际话语权,宣称要在国际话语竞争中建构“中国话语体系”之际,为何中共至今释放出来所有的“彭帅话语”-一种“代位发言”的模式,在国际社会却无人采信,甚至被视为为骗局和笑柄?换言之,中国话语的真实性与可信度,为何受到国际社会的质疑、挑战和否定?理由很简单,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就是一个“国际匹诺曹”,一个中国古老传说中“放羊的孩子”。

中国“国际话语权”的失败

话语的真实性(authenticity)和可信度(credibility),也就是传播过程的新闻报导与评论叙事所具有的公信力,必须具备两个基本条件,一是“当事人原则”(principle of in-person),也就是所有关于个人有利或不利的消息,在真假莫辨之时,只有依赖当事人亲自说明或回应,才确认其最终的真实性。如果无法满足“当事人原则”,就必须再具备“可核实原则”(principle of verification),也就是通过独立的、自由的资讯来源(free and independent sources)-不受审查(uncensored)和事后追究(responsibility-tracing)的消息或声明-进行可追溯性的查证,或通过授权第三方、法定经纪人、律师等等进行核实与确认。

然而,中国的所有“彭帅话语”,无一满足上述要件。其不受国际社会的采信,不仅证明中国争夺“国际话语权”的战役遭到严重挫败,也说明中共在国际社会毫无可信度可言。甚至纵使有一天彭帅真的出现了,国际社会也会认定这是出自中共的胁迫。换言之,即使彭帅出面说话了,也会被认为是被迫出场和非自主发声。

实际上,真实性的存在除了事实的存在之外,还必须“被相信”,在此情况下,无论真假,无论真情还是假意,中共未来已经无法在客观上提出彭帅事件的真相。

彭帅事件:中国的“后真相政治”

我不禁想问,如果中共对泄漏疫情真相的恐惧胜于新冠病毒的致命性传播,坚持党的威信胜于千万人的性命,中共会允许在绝对自由的状态下,让彭帅对全世界发声吗?或者说,在中国生活了35年并对中共体制有着亲身体验的彭帅,即使在不受审查和监视情况下,敢在中国国内向世界说明自己真实的遭遇吗?对于前者,辱华与毁党,何其大逆不道,岂能让彭帅这个“打球的小女子”如此“妄议中央”!有损曾是习大大身边宠将、高居政治常委的副总理同志!对于后者,想必彭帅打死也不敢说出真相,因为这将使自己锒铛入狱或终身软禁,乃至家人从此人间永隔,最后让自己走向“社会性死亡”。

彭帅事件的结果是,不是没有真相,而是真相只能石沉大海。在全面封锁消息之下,中共在国内的统治威信也丝毫无损。换言之,大话多于真相,雄辩胜于事实,这是当今中国在宣传与外交上的特性,也就是所谓“后真相政治”(post-truth politics)状况,一种制造真相、弄假成真的政治习性,一个以网络审查、言论封锁、电子监控、思想改造和良心监狱所组成的“围墙体制”。

中国陷入“塔西陀陷阱”

连习近平本人都警惕中共党人要避免陷入“塔西陀陷阱”(Tacitus Trap),一个来自古罗马历史学家塔西佗的警语,意指当统治者公信力丧失之后,他的言论与行为,无论真假好坏,都不再被人们所信任。2014年3月,习近平在河南省兰考县视察时说道:“当公权力失去公信力时,无论发表什么言论,无论做什么,社会都会给以负面评价”。换言之,一旦陷入“塔西陀陷阱”,就难以翻身,一如那“放羊的孩子”,有一天真的“狼来了”,人们也不会相信。然而,习近平的警惕,不就是今日中共在国际社会的处境?令人不解的是,习近平既然如此言者谆谆,何以他的党内下属却听者藐藐?然而只要稍微想想就知道,何以那个总是在午夜狂吠,总是激怒国际社会、被人称为“胡叼盘”的《环球时报》总编辑,却依然执掌中国对外宣传牛耳,并在仕途上屹立不摇、稳坐泰山?

中国话语──匹诺曹的鼻子

人们曾经深信中国,最早是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Edgar Snow),在经历一场延安朝圣之后写下了《红星照耀中国》(Red Star Over China),对中共根据地“纯洁的无产阶级革命”给予高歌颂扬,以及美国作家赛珍珠(Pearl S.Buck)的小说《大地》(the Good Earth)对中国农村的深情描述,赢得了西方社会对中国的同情;从费正清(John Fairbank)对中国历史与革命的崇高评价,再到傅高义(Ezra Vogel)对邓小平这一“改革总舵主”的歌功颂德,乃至到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提出“中美战略伙伴关系”,认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将通过市场经济的引入带来民主体制的转型。但时至今日,这一切的“中国崇拜症候群”已经走出了历史。今日,除了一些独裁流氓国家,一些向中国讨钱度日或向中国贷款盖铁路、建港口的贫小国家之外,谁还会相信中国?谁还会相信中国不会在南海称霸?谁会相信中国在不断增产核子弹头之后,不会对世界进行核恐怖威吓?

也许中共真的自信,只要中央号令一出,14亿人呼天响应,于是就把这种自上而下、单向灌输的宣传模式,照搬到国际社会,拿洗脑国内人民的套数来洗脑国际社会。中共也许认为,关于“彭帅在哪里”?所有的“证据”-电邮、视屏、照片、人证(友人)都已齐全,为何国际社会还是不相信?殊不知,国际社会早已先入为主,认定中共的所有话语就像是“匹诺曹的鼻子”-说谎成性。这种源自政权本质的习性若不改变,又如何在国际社会争取所谓“中国话语权”?如何建立与自身地位相适应的“中国话语体系”?

(本文为《上报》独家授权《看中国》,请勿任意转载、抄袭。原文链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上报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