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要去养老院的时候(图)


老人
当我要去养老院的时候。(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我要去养老院了。当生活开始不再能完全自理,而儿女又工作忙碌还要照顾孙子,无暇顾及我时,这似乎成了我唯一的出路。

01

是时候准备搬家了,搬到养老院去。

养老院条件挺不错:干净的单人房间,配有简单实用的电器,各种娱乐设施齐全,饭菜还算可口,服务也很周到,环境也很优美。

只是价格不菲,我的退休金无以支撑。

但我有自己的住房,将它卖掉,有了几百万,钱就不是问题了。

我养老花不了,不久的将来剩下的就作为遗产,留给儿子。

儿子也很理解:你的财产应该您享用,不要考虑我们。

剩下的,就是我要考虑做去养老院的准备了。

02

俗话说,破家值万贯。指的是东西多。

过日子,针头线脑什么也少不了。箱子、柜子、抽屉都装满了各种日常用品;四季的衣服,床上用品,堆积如山;我曾对红木感兴趣,桌子、椅子、柜子,全套的红木家俱;

我喜欢收藏,邮票集了一大堆;还有许多珍藏的小件物品——和田玉、核桃,黄金、白银等小把件、挂件,还有二条小黄鱼;特别是书,整个一面墙的书柜,装的满满的;茅台酒、五粮液,洋酒,也存了几十瓶;家用电器,锅碗瓢盆,柴米油盐、各种调料,再把个厨房也塞的满满的;还有积攒的几十本像册……看着满满的一屋子东西,我发愁了。

养老院只有一间屋子,一个柜子,一张桌子,一张床,一个沙发,一个冰箱、一个洗衣机,一台电视机,一个电磁炉,一个微波炉。根本没有地方来存放我这些平生积攒的财富,我顿觉,我的这些所谓财富都是多余的,它们不属于我。

我只不过是看一看、玩一玩,用一用,它们实际上只属于这个世界,轮番降临的生命,都只是看客。

故宫是谁的?皇帝认为是朕的,但是今天,它是大众的,是社会的。

我忽然明白了,为什么比尔.盖茨要把自己身后的财产全部捐献;为什么马未都宣布要把他博物馆的全部藏品全部捐献……

那是因为他们明白:原来这一切原本就不是他们的,他们也不过是看一看,玩一玩,用一用,生带不来,死带不去,与其沽名钓誉,不如积善行德。

03

我这一屋子东西,真想捐献,但是拿不出手。如何处理现在成了个难题,子孙能接受的也寥寥无几。

我能想像,当儿孙面对我的这些宝贝时会是怎样的情景:衣服被褥全部扔掉;几十本我觉的珍贵的照片会全部毁;书被当废品卖掉;收集的藏品不感兴趣会处理掉;红木家俱不实用,会贱价卖掉……就像红楼的结尾,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真干净。

我面对着如山的服装只拣了几件受穿的;厨房用品,只留了一套锅碗瓢盆;书,挑了几本还值得看的;带上身份证、老年证、医疗卡、户口本,当然还有银行卡,够了。这就是我的全部家当!

我走了,我告别了邻居,我在门口跪下拜了三拜,我把这个家还给这个世界。

活一辈子终于明白:我们真正需要的东西不多,不要被多余的束缚住了快乐!

争名夺利挺荒唐,

焦虑算计天天忙。

等到最后才明白,

人生不过一张床。

是啊!人生苦短,很快到站,百年之后,你睡你的,我睡我的。

我们来时,没带来什么;我们去时,不带走什么;我们有时,暂时拥有;我们失去,只是归还。

这个世界,我们来过一回,何不过得开开心心;这个生命,我们拥有一次,何不活得快快乐乐!

责任编辑:方察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