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打手司马南敲诈勒索(组图)

2021-12-09 07:10 作者: 吴侃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
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图片来源:Wang HE/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12月7日讯】司马南跳出来咬联想,在中国大陆出现挺司马南和维护联想的两派。司马南之所以敢对联想这么指责,一方面把自己打扮成爱国主义,再利用这些年仇富心理给人灌输的妒忌恨,煽动起一波围观,另一方面是联想本身有说不清道不明的一些问题,致使维护联想一方的说法,也是以顾全大局、爱国主义这些假道义,显得非常乏力。

真正跳出来挺司马南,把司马南推到道德制高点上的,是司马南那伙假扮的。这让正常人会觉得奇怪:司马南这种小丑、垃圾怎们能变成正义的了。

在挺联想的一方中还混杂自称司马南的粉丝的。这些无论真心挺联想还是有别的想法,品味绝对好不了,因为能被司马南吸引,做司马南的粉丝,不论从人品还是从水准上,都肯定非常差劲,所以其认知非常低贱。这一类挺联想也没有什么能拿上台面的。

司马南一方用低级红、高级黑来摸黑对手,假扮支持联想,说因为自己支持联想说司马南的不是,被多少万人留言诋毁,用来显示司马南代表大多数民意;还有自揭被支持联想一方用300元人民币收买去骂司马南,既然站出来揭发对手,却说不出谁给他300元,因害怕被别人认出,还戴着口罩直播,这类事情想让公安去找这些造谣者,公安还嫌麻烦,又定不了什么大罪。这种卑劣手段留有司马南和方舟子的痕迹。

双方都在用爱国主义这块牌,这不免让人看成是狗子打架。这种现象是中国大陆特有。司马南最擅长的是打狗子架,靠痞、癞、就跟街上一个脏兮兮的无赖非要抓住一个小姐不放,说小姐在勾引他,小姐无论是良家女子还是妓女,都看不上癞蛤蟆般的司马南,司马南仗着我是无赖,我怕谁的习气,旁观者厌恶司马南太脏而不愿意管。此时吃亏被羞辱的只能是小姐,不得以只能给钱打发无赖走。

这也是司马南之类的目的,司马南一生是在做害人生意,擅长使用无赖手法敲诈勒索,这也是当年郭正谊、何祚庥选中和力荐司马南的原因。

看看到今天,司马南攻击联想的几个问题,除了明显造谣部分可以用以往财报数据澄清,在实质问题上,联想方没有正面回应司马南的观点,除了用爱国主义回答,还有就是胡锡进的和稀泥,再就是煽情版,称司马南质疑联想:“干的是亲者痛仇者快的事”那么谁是亲者?谁是仇者?谁又是司马南和联想共同的亲者?!还有声称“联想业务受影响,联想品牌价值降低”、“中科院作为联想的大股东,直接受损”、“很多企业家的奋斗精神遭受打击”、“联想的外国竞争对手受益”、“为美国政府打压联想提供更多材料”。

这些不敢正面回答司马南的质疑,也是为什么司马南这类在中国大陆有市场,并能屡屡得手的原因,也是司马南敢跳出来攻击联想,使得联想成为话题。

细数司马南列出的罪状

司马南
司马南(图片来源:王南/美国之音)

看看司马南所说联想“罪状”之一,联想在股份制过程中“国有资产流失”;这是他列出所有罪状中唯一能让支持联想的人们不能公开说的话题,

针对联想这个个案,具体国有资产流失多少,如何界定流失,这个需要专业审计机构计算,由人大审议,还需要对公开拍卖机制进行监督,以及法院判定。但即使执行这些步骤,也是漏洞百出,因为这个社会腐败到根子上的时候,处处都是蛇,条条蛇咬人。

国有资产流失是中国大陆一个普遍现象,而且到了已不算新闻,到了没有人有兴趣去说的地步,也就是中共把国有资产流失做成了一个不只是特权阶层,从党委、政府到公检法、人大,所有权力部门都参与,利益集团获利的一种方式,在官僚体制中没有人想去推翻或改变的既成事实,因为几乎是全体官员参加的,而国有资产的流失方式也是多种多样,国有资产流失根子在公有制。一个小小科长贪腐上亿算不算国有资产流失,他的利益哪来,相关企业为什么给他,他用手上权力换来的。当然,贪腐上亿那对普通老百姓来说是天文数字的贪腐,对赖小明来说就是一点点,这些是官方今天让说的,因为是党媒报导了,但还有很多被官方讳莫如深的事,如2007年,《财经》网报导有人以37.3亿元人民币收购资产达738亿的国营电力企业山东鲁能集团91.6%的股权,而鲁能集团实际价值不是738亿,而是1100亿甚至更多。

海外媒体揭露这笔收购是曾庆红的儿子曾伟所为,据报导真实情况是曾伟和另一个人将一个价值7千多万人民币的煤矿,让跟他们有关联的评估公司进行虚假评估,评估到7.5亿人民币,由鲁能出资7.5亿收购,曾伟再用这些钱经过几次这样的操作,使自己资产就达到了30多亿,再以鲁能出资的这30多亿人民币收购鲁能集团91.6%的股权。这笔交易的所有参与者都应坐牢,而实际情况不是这个样,曾伟逍遥法外。

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报导曾伟和妻子蒋梅,在2007年~2008年,移民澳大利亚后,花费3240万澳币买下位于悉尼Point Piper区的豪宅Craig-y-Mor,该笔交易是澳大利亚房地产交易史上第三昂贵的豪宅交易。[01]这笔交易当时没有引起媒体注意,是曾伟化巨资买下豪宅后,要拆除豪宅再建时,被市政当局阻止,才使得事件被媒体报导。而曾庆红家族侵吞国有资产何止这一笔,针对这一事件,司马南至今没敢公开吭一声,因为那是他的主子,他的爱国心此时被他自己叼走扔掉了。

再看看提倡闷声发大财的江泽民,江泽民儿子江绵恒控制着中国电信业,是网通公司董事长,业务涵盖电信、半导体、工程建设等领域。司马南敢说这不是国有资产流失吗,国有资产流失有很多种方式,已经不是防不胜防,而是无防可防。

江泽民孙子的故事

以前,中国免税店运营被国有的中国免税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垄断,外资企业无法参与。1999年江泽民向国际竞标者开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的免税店运营。而被选中在浦东机场开设免税店的三家外资企业中,有一家却是1999年成立的日上免税行。你不觉得这个对外开放免税店是专门为日上免税行打造的,而日上免税行的老板确是一个叫江世干的,江泽民汉奸生父叫江世俊,从名字看是不是很近,都是江家“世”字辈。当然,这还没完。

当时被选中在浦东机场开设免税店的另外两家外资是已有一定知名度的免税店World Duty Free和东权免税店(Orient King Power)。但是很奇怪,没过多久中国媒体开始炒作World Duty Free在伦敦希思罗机场的店歧视中国旅客。之后很快,World Duty Free于2001年撤出了浦东机场,浦东机场的香水和化妆品免税销售由日上免税行接手。

虽然,2000年,中国政府批准将上海以外的所有免税店业务控制权从地方政府移交给国有的中国免税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外资企业不能在华成立免税店合资企业或直接拥有免税店业务。但2005年,日上免税行战胜了一同竞标的中国免税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和东权免税店,获得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开设免税店的10年许可。2009年,日上免税行在浦东机场的合同再延长10年。[02]

中国官媒《第一财经日报》2009年的一则报导称,尽管限制外资拥有国内免税店,国务院特批了日上免税行在华运营免税店。[02]

日上免税行的业务发展得很好。2012年营收为10.8亿美元。[02]

别看日上免税行只拿到中国两个地方机场的免税店业务,出国的人知道,北京和上海是进出中国大陆最繁忙的两个机场,是进出国主要关口,也就是日上免税行实际拿走中国免税店业务的大头。

2010年,毕业才几个月的江泽民孙子江志成就成立博裕投资顾问有限公司,私募基金规模达10亿美元。2011年初,在博裕资本成立没有多久,出资约8,000万美元收购被银行估值在16亿美元左右的日上免税行40%股份。根据日上免税行向中国当局提交的2012销售数据,银行家们认为该公司的估值应该在16亿美元左右。[02]那就是说江泽民的孙子用了一折的价给买走了,这是否是江世干用这种贱卖方式将财产转回给江泽民家。这算不算国有资产流失。

这对江家来说只是一个小业务,很快博裕资本就加入阿里巴巴IPO上市、蚂蚁金服等都有股份。2012年对阿里巴巴投资的4亿美元,两年时间就赚取了逾20亿美元,获利5倍以上。而蚂蚁金福直接就是吞噬国有银行业务,面对这些司马南同样显示出其有选择的爱国,因为这些都是他的主子。

为了批联想而颠倒黑白

司马南所列联想的第二条“罪状”,是联想二十七位高管中外籍人士占了十四位,因此或有用户及网络讯息安全隐患;

这是典型中共的反华势力的思维,用最坏的想法去看待对方,时刻保持阶级警惕。

从事实上讲,对中国民众信息安全威胁最大的是中国政府和在中国政府领导下的企业应用。举个简单例子来对比中国与欧盟对个人信息保护差异。中国大陆虽然最近也推出《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信息保护法》(简称《个人信息保护法》),里面也罗列一堆词汇“合法、正当、必要、诚信、目的明确合理、最小必要、公开透明、准确完整和安全保障。”但都是空洞的说辞,在法庭上一个都用不上,没有一条能兑现,最后是窃取用户信息而用户不得而知,还是合法的。因为真正要窃取用户信息的是中国政府。

在中国用户装一个app应用,首先要填确认企业提出的声明,这种告知用户的作法,一直以来是为了用一堆模棱两可的词语来迷惑大众用户,掩盖胡作非为,甚至违法窃取用户利益和信息,当用户填不同意,应用就自动退出。

这种必须同意企业所作所为的作法,在欧美是行不通,欧盟《数据保护通用规定》GDPR确是保护个人的权限,这些权限都是详细规定的,当直接向数据主体【注:个人用户】收集个人数据时,数据控制者【注:企业或服务商】应当告知数据主体【注:个人用户】的信息主要包括:控制者及法定代表人、数据保护官(DPO)的身份、联系方式;个人数据的种类;处理个人数据的目的和法律依据;是否向第三者或第三国转移个人数据以及接收者的具体情况数据的。也就是欧盟法律不是要用户对企业发出的要求简单地进行确认,而是检查企业的信息,将企业或服务商保护数据官员的信息公开出来,晒在民众面前;用户有权知道自己个人数据是否被处理,有权访问企业收集的自己个人数据和了解控制者【注:企业或服务商】处理数据的目的;当数据主体【注:用户】不使用数据控制者【注:企业,或服务商】的服务,要求数据控制者【注:企业,或服务商】立即删除与其相关的个人数据。

欧盟《数据保护通用规定》GDPR另一个亮点是对违规处罚方面,一般性违规且拒不改正的,处罚一千万欧元或上一财年全球总营业额2%;情节严重且拒不改正,处罚二千万欧元或上一财年全球总营业额4%。也就是违法代价太大,这就是为什么当这条法律在要实施时,腾讯急忙下架了在欧洲的QQ应用,它怕被重罚。但腾讯在中国大陆却能畅通无助,我行我素。

从这就能看出,司马南之流在颠倒黑白,中国大陆几乎找不到一款干净的app,甚至金融app非法窃取手机内信息去贩卖都时有发生;而且中国企业及其应用已经将窃取用户信息的触角伸到全世界,这在世界上是公认。

司马南所列联想的第三条“罪状”,是联想高管分红占公司利润三成之多;不只是中国大陆的粉红、五毛呼应,国外左媒也跟着喊,说“分红占公司利润三成之多”是道德问题,这是什么道德问题,联想高管分红占公司利润多少,这是由企业内部规章决定,是由董事会、监事会及股东、管理层决定。这不仅显示司马南之流骨子里那种打土豪、仇富的妒忌心理,也显示出司马南的无知和假,因为在维基百科上列出司马南是高级经济师,这条足以说明司马南不仅是个大草包,还是个假货,看看司马南的简历,虽然被刻意简化、掩盖,但还是有多处造假。骗子在骗人时,也做一些事让人相信,司马南跟方舟子的打假就是骗子的手段,而且作为一个社会,真要打假,体现社会公正,就应该查一下那些给司马南冠了教授、美术家很名头的那些人是什么动机和目的。把他们揪出来,这些人不仅和骗子是一伙的,用国有单位的名誉在替骗子化妆,也是在侵占国有资产。

司马南所列联想的第四条“罪状”,是联想资不抵债,欠了经销商1,000多个亿;看看最近几年联想财报数据,没有出现资不抵债,这说明司马南造谣和胡扯到了忘形的地步,至于欠了经销商1,000多个亿,那是因为上下游企业之间定的一种赊账方式,是这类企业经营模式造成的。同样是个人电脑的国外企业,戴尔、惠普也存在赊欠了经销商款,而且戴尔、惠普资产负债率都不低。

司马南所列联想的第五条“罪状”,是联想研发占比不到3%,却妄想科创板上市;

科创板能不能上市,不光是联想自己申请,还有保荐机构和监管金融机构的确认,这根本不是罪名,中国股市打着科创名义忽悠多少次了,这次北京证券交易所是又一个科创题材,之前上海证券交易所也打出“68”开头的股票,不也说是科创吗,蚂蚁金服不也是想以科技创新名义在上交所上市,而且当时还要在香港同时上市。这算不上罪名,是无知的骗子装渊博,为了凑数,没话找话。

司马南所列联想的第六条“罪状”,联想产品国内卖价较国外更贵,也没有什么核心技术,只是组装。这个问题并不是联想一家,也不是今天才出现的,以前就谈论过,而且很多产品都是这样。这个问题根子是政府,这个差价多半是被政府以税收名义拿走。

看看司马南所列联想的几条“罪状”,是不是造谣加胡扯的东拼西凑。司马南用了搞运动时惯用的夸大其词,歪曲、扭曲,煽动不知情者的情绪,用水军制造流量,制造出癞蛤蟆一叫,地拉蛄跟着凑热闹,给人造成社会声势和激愤了的假象。

那么,为什么对于关键的“国有资产流失”,联想的支持者不正面回应呢?这就是其短处,当然这个短处不是联想独有的,是中国大陆特有的。孔子有句话:“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国家无道的时候,那些还跟着富贵的,都是通过可耻手段,因为是靠无道得到的富贵。

对于良知未泯的人,中共就会编织罪名,栽赃陷害他,何况类似这样有把柄在中共手上的,这也是为什么中共给足一切让人犯罪的机会,一方面让人都堕落,跟它同流合污,上一条贼船,那样人们对其邪恶也就默不作声了,都闷声发大财去。另一方面,成为中共要挟的手段。

司马南也逃不出这个圈圈,武汉有一处烂尾楼至今无法处理,银行在等地价涨到能弥补亏空时找人接盘,当年是司马南等人把钱卷走,剩下烂尾楼。因为迫害法轮功,司马南成了红人,四处招摇撞骗,那时债权方也不干碰他。

有的人说坏人是傻子。错了,傻子不干坏事,坏人是看懂中共的手段,利用这些手段来害人,就像司马南之类,是蠢。所以,即使中共没有动联想,看懂中共套路的司马南,因为饿狠了,也要以各种问题,要挟敲诈。

联想也可以让司马南晒一晒自己收入,他儿子在美国留学的钱怎么来的,他在美国买的房子钱怎么来的,怎么换成外汇,通过什么方式汇出中国的。不要以为司马南之类的干净,一生在做害人事情的司马南绝对干净不了。

[01]:《维基百科.曾伟》

[02]:路透社《特别报导:私募股权基金行业的太子党》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专栏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