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后找工作 卷到县城(图)

2022-07-05 08:30 作者: 深燃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就业
中国经济形势不妙,大学生毕业找工作难。(图片来源:Lucas Schifres)

【看中国2022年7月5日讯】第一批00后,终于正式进入职场了。不过,有些00后的职场,坐标在小县城。

2022年,各行各业都面临着考验,裁员、收缩、毁约的消息不时传出。刚刚嗅到象牙塔之外空气的00后们,首先感受到的是刺骨的凉意。没有工作经验、互联网大厂名额少、小企业渐渐不招人,站在十字路口,一些00后一时间不知道何去何从。

回到县城,既是当下的缓兵之计,也可能成为将来的人生方向。考公考编是县城的职业;;“天花板;;”,银行、国企也还不错,私企也有一些机会。

不过,真的回到县城之后,00后发现,小城市的变化和优势不可否认,但同时县城固有的人情社会特点、私企招聘的骗局、国企对学历的高要求都让他们再一次陷入迷茫,在县城考公考编和在大城市的区别,也只是;;“和一万个人竞争,还是和9999个人竞争;;”的区别。

回到县城,是无奈之举,还是更理想的选择?

00后回县城,吃喝不愁?

00年出生的如君,老家在江苏徐州下辖的县级市,上大学是在南京,学的是金融。2022年毕业,她拿到了两个方向完全不同的Offer,可以说是代表了两种人生。

一份来自杭州的一家证券公司。;;“薪资高到我懵圈。;;”如君解释,那家公司给应届生开出了试用期8000元以上的工资,而且还有丰厚的绩效和补贴,算下来毕业一年年薪能达到30万。如君也算了,租房成本每月大概2500元,即便再扣除其他的生活成本,这个待遇怎么看都不错。

另一份Offer是徐州县城的股份制银行柜员,税前年薪15万元上下。跟杭州的机会相比,收入虽然差了一半,但生活成本也在降低。;;“还有一点是,杭州那份工作对于业绩考核比较严格,我又是一个不太外向的人,每天要不停地拜访客户,如果遭到他们的拒绝,我可能会受不了。;;”

思量再三,如君觉得,杭州的机会虽然前景好、收入高,但有挑战;县城的机会和收入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生活成本低,适合自己。如君还是决定回到县城。

社交平台上,有不少00后应届生面临着和如君一样的职业选择,;;“在大城市卷,还是回到小县城躺;;”成了他们共同的难题。如君说,她身边的很多同学、朋友也都回到县城工作,;;“学历高的去徐州,学历低点的回县城;;”。

在不少人眼里,大学本科毕业回到县城工作,除了考公、考编、创业,似乎无路可走。走进国企、银行和体制内,就是县城的巅峰状态。其实,县城可选择的工作不止于此。

据2021年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的调研报告显示,目前县城、乡村的数字化从业者比例已经超过了一二线城市,许多新职业开始向四五六线城市下沉,包括云客服、数字微客、AI标注师等等。

今年毕业于广西桂林某高校的贝蕾也表示,拿桂林这样的旅游城市来说,市区和县城都有不少新媒体方面的工作,有互联网梦的年轻人,也不一定要挤破头去北上广。;;“相比之下,新媒体的工作在桂林这一带薪资水平仅次于销售。销售有很多月入过万的,新媒体给应届生的待遇可以稳定在6000元-8000元,其他的工作大体在3000元-4000元。;;”

回县城的一百个理由:行业收缩、大厂难进、;;“迂回战略;;”

熟悉的朋友圈子,慢节奏、小富即安的生活方式,让一些来自小城的年轻人自愿回到家乡。

广东罗定的楚楚计划着,拿到毕业证就回家。她在广州实习,借住在亲戚家,一年多的时间里,她越来越觉得自己在广州就是给房东打工的。;;“我的职业规划不是偏要在大城市,我想回小县城的原因是家在那里,不用愁吃住,压力也小。;;”回到最熟悉最舒适的地方,更让楚楚有归属感。

有主动回去的,也有被动回去的。多位应届生在跟记者交流的过程中提到,大城市的工作太难找,只好回家。

今年,贝蕾的大学取消了线下双选会,;;“老师给我们推荐的职位也都和旅游没什么关系。;;”原因很简单,机会在变少,一些北上广深的公司也因疫情没办法来到广西校招。秋招和春招都在线上展开,但效果肯定不如线下。;;“网上招聘,全国各地的学生都可以Battle,竞争更激烈。而且我觉得我更适合线下面试,可能我学校一般,但是能因为谈吐、反应而被欣赏。;;”贝蕾在线上投的企业,几乎没有回音。

一些行业在疫情下收缩,让不少应届生被迫离开大城市。目光所及的互联网大厂,陆陆续续传出锁HC的消息,不约而同提出;;“降本增效;;”。这也让本来稳稳拿到Offer的应届生,意外收到了毁约通知,网易、京东、有赞、理想、小鹏等企业都被曝出毁约应届生的操作。没人想得到,职场第一考,居然发生在还没进入职场的时候。

不仅是互联网,贝蕾所在的旅游行业更是艰难。;;“2018年我上大学时,旅游管理是个前途一片光明的专业。;;”贝蕾说,就业方向大多是大型旅游集团和酒店,比如北京环球影城、上海迪士尼、香格里拉、喜来登、亚特兰蒂斯。;;“现在,我看到身边有人已经回到家乡了。;;”贝蕾举例,一位学姐去年从三亚的亚特兰蒂斯被裁员回家备考公务员,;;“感觉是从一个很梦幻的地方,回到了现实。;;”

还在旅游业打拼的学生,处境也没那么好。她认识的学姐在某大型主题公园工作,月薪4000多元,闭园期间就只好休假,也没工资拿。贝蕾说,她也尝试在桂林投了几家旅游业的王牌企业和小的旅游文化公司,都没有成功。

机会不多,就意味着求职竞争更激烈。

如君在南京面试过一家股份制银行。;;“我面试的是柜员岗,以往一般都是本科生之间竞争。我去面试的时候,发现有一半都是研究生;;”,如君被这个场面吓到了,;;“我以为这些研究生起码也是报管培或者客户经理,没想到他们会卷到跟我这个普通本科生竞争一个柜员岗。;;”

今年找工作真的比往年更难吗?至少,今年毕业生的人数在增加。根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22年高校应届毕业生规模预计达1076万人,人数首次突破一千万,同比增加167万人。

贝蕾看得很开,她知道每年应届生找工作都很难,而且一年比一年难。;;“不同的地方在于,以前所说的找工作难,是很难找到心仪的工作,难在现实和心理预期的不匹配。但今年甚至很难找到能将就的工作。;;”

大城市找工作难是事实,但不少应届生并不想完全放弃。他们只是因为种种原因暂时回到县城,等疫情好一些,等机会多一些,等自己成熟一些,再回到一线城市试试。

;;“我现在还没办法撑起在北上广的一些工作。;;”贝蕾观察,在北上广深生活的不错的人,大多是学历比较高,从事技术性工作的。;;“像我们旅游专业属于服务业,要想在一线城市扎根,那只能是酒店、餐厅和物业。;;”她对互联网行业也非常感兴趣,短视频、新媒体在她眼里都是很有前途的技术型行业。;;“现在可能不是我去做这些工作最好的时间。我想自己学习一下,有一天回到大城市找新的工作机会也不是没有可能。;;”

同样计划着重返大城市的,还有被毁约的00后。在社交平台上,有应届生分享,到手的Offer被毁约了,秋招和春招都过去了,社招竞争太激烈,所以打算先回家乡县城找个工作干,缓兵之计,改日再战。

;;“先走一步看一步吧,我们只是小蚂蚁而已。;;”贝蕾说。

同样内卷、人情复杂,县城也没那么香

回县城就能躺平吗?跟记者交流的多名00后都提到,县城反倒更卷了。

先从县城的;;“铁饭碗;;”考公考编说起。在贝蕾参考的岗位中,今年总共报名人数有300多人,招录人数只有1人。2021年,同样的岗位报名人数有140人,最低进面分数为218.5分。据贝蕾说,总分300分,不考个220分估计根本没有机会。

如君也遇到了同样的困难。她家所在的徐州县城,正好在江苏、山东和河南的交界处,所以不仅是她要回县城,一些外地的应届生甚至想跨省来到她所在的县城。;;“我面试的时候发现一大半都是山东人。;;”如君说。

县城的;;“铁饭碗;;”没那么好抢,那私企呢?回到县城的年轻人们共同的发现是,在县城的民营企业,要么就是名声还算大的,要么就是鱼龙混杂的小作坊,断层很严重。

名声比较大的,一般都是县城当地多年的老厂老公司,大多是围绕当地物产、特色建立起来的。莫琪家所在的广东某县城,有几家茶具厂,以前还有电池厂,在父辈时代都是非常好的工作机会,;;“现在也没那么香了。;;”

贝蕾的县城老家盛产茶叶,也有几家不错的厂子。;;“不过,县城的这种民营企业,更会很严格地卡学历。;;”贝蕾表示,普通高校毕业的应届生,回到县城,都很难挑到好的厂子,还不如大城市的私企包容性强。

鱼龙混杂的小作坊,更是经常会给应届生上个;;“人生第一课;;”。有的罔顾法定劳动保障,不给员工按时缴纳五险一金;有的还;;“挂羊头卖狗肉;;”,实际工作和招聘说明不符;有的老板根本没有国家法定假期的概念,双休都是奢望;更有上来就让员工交押金的小公司,不签劳动合同,工资就是随口一说的事。

;;“我现在都怕了办公室文员这个岗位了。;;”贝蕾说,一些催收的公司会在人才网上打着;;“办公室文员;;”的名义招聘。她就遇到过一家,但找工作时对方说的是;;“跟客服差不多;;”。

00后冰冰学设计,毕业后本来决定先回到家乡江西的县城工作。;;“我这个专业回到县城几乎没有对口的工作,都是一些广告公司、打印店。;;”冰冰聊了一家打印店,工资前三个月2000元,三个月之后每个月加100元,3500元封顶。一年后才可以交社保,而且第一个月还要给店里1000元的押金。冰冰觉得,这个工资计算方式简直闻所未闻,;;“我以前打暑期工的奶茶店一个月也都有三千了。;;”

莫琪今年毕业,先在广州找了份工作,但她也只是;;“暂时不回县城;;”。最让她不习惯的是,县城像是个环环相扣的关系网络,如果不通过熟人介绍,不通过人情往来,很难开展工作。这对于县城里常见的销售岗位来说固然是件好事,但同时它一定程度上也让渴望公平和自我提升的年轻人,对县城望而却步。几位00后的感觉是,县城老家的硬件肉眼可见地变好了,但最难改变的恰恰是软性的习惯和人情。

;;“我身边回到县城的,有不少都是家底比较厚的。;;”在莫琪看来,回县城其实是件享福的事情,因为家境殷实的同学几乎没有赡养父母的经济压力,父母甚至给他们在家里的厂子找个闲职,或者开个小厂、小店,;;“这些人是有资格躺平的,我没有。;;”

在南京生活四年,如君习惯了大城市运营到深夜的公交车,;;“县城客流量没那么大,骑个电动车就可以跑遍整个城区,公交班次也少,这个对比还挺强烈的。;;”很多年轻人的纠结也在于,离开大城市就意味着要放弃丰富多彩的娱乐生活,如君也有同样的体会,;;“在南京最起码也能去游乐场和各种景点,在县城只有约饭了。;;”

为了再次回到一线城市而在县城蛰伏几年、为了不违抗父母的意愿不再走远、真的认可县城的发展,无论什么理由,县城的人才回流已经不是件新鲜事。;;“我还纳闷,高中的时候大家都一门心思要去北上广,现在毕了业都回家了。;;”莫琪说。

县城不像想象中陈旧,但也不代表一点竞争都没有。回到县城也如在大城市一样,需要不断筛选就业信息,不断确认自己的需求和技能专长,最后找到一条当下最好的路子。在这一点上,大城市和小县城无异。

;;“我想考上的那个岗位,刚入职月薪三四千左右,三到五年会调一次薪。;;”贝蕾知道这个月薪不算高,但她觉得值得。提起月入过万,她笑言,;;“5年不行,起码要8到10年。;;”她表示,能接受这个速度。;;“既然要回来,就要摆正心态,接受这种生活方式。;;”

应受访者要求,如君、贝蕾、莫琪、冰冰为化名。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博谈网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