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群体免疫 是群体受疫(图)

作者:赛柏蓝 一钵行者 连清川 发表:2022-12-30 07:18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上海一家医院
上海一家门诊(图片来源: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2年12月30日讯】本期节目,我们选读过去一周中引起舆论关注的三篇404文章。

一、买不到的布洛芬背后:禁令下,厂家一度不敢备货,现在临期药也被抢光

“新十条”出台后,人们的生活变得截然不同。随着国内部分地区居家隔离人数出现明显增加,同时叠加冬季呼吸道疾病高发等因素影响,布洛芬、对乙酰氨基酚等退烧、感冒类药品“一药难求”。

12月19日,微信公众号“赛柏蓝”发布文章《买不到的布洛芬背后:禁令下,厂家一度不敢备货,现在临期药也被抢光》

文中写道:

买不到的“布洛芬”们

药企、物流…链条究竟卡在了哪里

“现在不只布洛芬紧缺,四类药都缺,甚至跟四类药搭边的也缺,有退热功能治疗风湿骨病的药都被抢购一空,就因为和退热沾边。天津的一些儿童医院门口,黄牛们甚至把美林的价格炒到了2000-3000块钱一瓶。”

“我们也在努力加大生产,但药品出厂这根链条,衔接着各个环节,生产设备、包装设备、人工等,有些药企的销售人员已经感染了一半,发货根本没法进行。上设备需要时间,员工康复也需要时间。”一家生产四类药的企业人士说。

作为全球主要的布洛芬原料药生产国和出口国,我国占其全球产能的三分之一。目前,国内持有布洛芬批文的企业不在少数,根据国家药监局数据,仅国产药品批文就达到558个,药品剂型包括胶囊、颗粒、片剂等多种剂型。

生产布洛芬制剂的药企人士曾向媒体表示,目前布洛芬制剂的常见规格是0.3g和0.4g。以0.3g规格而言,1吨布洛芬原料药可以生产333.33万粒布洛芬制剂。

原料足、批文多,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天,为什么还是买不到?

一家有四类药生产的企业对赛柏蓝表示,“一直以来,各地严控四类药售卖,患者基本不会囤药,药企卖不出去货,很多四类药的企业、药店在这一过程中出现资金链断裂、倒闭。”

“尽管11月份已经有了明确的四类药松绑动向,但药企们基本都没有接到明确通知,而且并不是所有省份四类药都放开了,药企根据以往经验,仍然对存货、备货有疑虑。各地疫情爆发下,很多药企四类药的产能在没有饱和的状态下,甚至出现了停产。”

除此之外,疫情影响了生活的各个方面,其中还包括物流。

买到的药品为什么迟迟没有物流?北京顺义区某快递点的快递员对赛柏蓝表示,这段时间物流都很慢,不是不发,感染人多,压货严重,物流没法动,现在最主要的就是缺人。

二、有些“擅自接诊”发热病人的医生,现在还在坐牢

12月22日,微信公众号“一钵行者”发表文章《有些“擅自接诊”发热病人的医生,现在还在坐牢》

文中写道:

现如今,我们很多人都阳了,阳了之后,会发热,会想办法求着医生给开点药,我们也知道,现在医生数量严重不足,很多医院的医生都几乎是全天候工作。

但是,其实,现在他们全天候工作,已经算是幸运的,因为在一个月之前,如果他们接诊了奥密克戎患者,甚至只是给发热的人治疗,都有可能被吊销医师资格,甚至坐牢。

2021年10月27日,安徽六安两名医生,一名医生因为擅自接诊发热病人,一名医生因为未取得机构许可证接诊发热病人,两位医生都被判处1年3个月徒刑,全部吊销执照。

2022年8月7日,义乌市公安局宣布抓捕了两名接诊发热病人的医生。

2022年11月20日,安徽亳州谯城区发布通告,吕刚、刘运虎两名医生因为擅自接诊发热病人,被刑事拘留。

2022年10月,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青龙街道豪沟社区卫生室医生张某因为接诊发热病人被捕。

2020年4月28日,江西省新干县城上乡卫生院李某龙医生因为擅自接诊发热病人,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

2020年4月2日,安徽省六安市霍邱县吴医生因为擅自接诊发热病人,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2020年6月,北京市“华康百姓诊所”吴医生因为擅自接诊发热病人被捕,所在诊所被吊销执照。

2022年1月11日,河南周口市扶沟县某医院副院长郭某东医生因擅自接诊发热病人被立案侦查,并已于1月5日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2021年7月,杭州市萧山区某医生在接诊某病人后,该病人知道了原来发热病人必须到大医院去治疗,遂举报接诊者阮医生,该医生被捕,诊所被查封。

2020年1月,发生在四川南充某医院擅自接诊发热病人,负责人院长李医生和副院长王医生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

2020年3月,江西省新干县某医疗机构因在疫情期间违规接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被吊销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当事村医被吊销证书。

2021年12月,沈阳谱康医院擅自接收发热病人,致使疫情扩散,医院院长闫某旺医生被判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据悉,闫医生从事骨髓炎及骨伤科的治疗长达30余年,经验丰富,技术精湛。

作为医生,当病人处于痛苦之中时,掩面不看或者将病人像皮球一样踢走,那么,他是否会面临良心的审判?可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那些面对病人的痛苦冒险出手的医生,却要承受牢狱之灾。

三、关于这个冬天,我有无数无解的问题

12月26日,媒体人连清川在其微博上发表文章,对中共当局疫情政策一夜之间的转变发出质疑。

文中写道:

这个冬天是极其严酷的。在过去短短的不到一个月时间中,我们所听到的噩耗已经不绝于耳。

我们在新闻中所见的,不过是冰川上面的一个细细的尖角,而在冰川之下,不知道有多大的隐藏部分。

许多的防疫爱好者,便会用以上的数据、事实与局势,来论证清零与封控有多么地正确,而所谓的封控政策使多少的中国人幸免于难。

打住。以上惨剧的制造,并非因为清零与封控多么地英明,而是因为,当下的policy,是一个放任放弃与放纵的政策。它严格上来说,连个policy都不算,是摆烂。

……

到目前为止,依然没有一个权威与公开的数据,告知公众总体社会的感染率到达多少。

大家都可以通过各种方式自行统计,估算感染人数。

但问题是:为什么要自行估算?为什么不能够公开感染数据,并且宣布实行群体免疫政策。

群体免疫政策不是摆烂政策,它必须要有个明确的规划与指向。

如今的情景,显然是无计划、无管理之下的群体免疫,全国都在争先恐后地“达峰”。

似乎没有一个省市,包括中国的最高疫情指挥机构,卫健委和CDC,心中有明确的目标或图景。

群体免疫变成一个完全的盲人摸象的过程。

但真正的群体免疫显然不是这样无序的、不计代价的、争先恐后的达峰。

群体免疫所需要的准备、应急与储备,是极其细致与巨量的。群体免疫并不是让公众以赤手空拳的肉身去硬扛,而是必须在充足的药物、医疗与防御的基础上,避免过高的重症率、病死率作为前提。

公开宣称进行群体免疫政策,既是对公众的告知,也是使公众有充分清醒的认知,在依赖国家机构的基础上,同时进行充分的自卫准备。

公众无意识、无准备、无知识;曾经遍地都是,吆五喝六的大白一夜间消失,留下赤手空拳的公众,和疲于奔命的医院,这样的群体免疫,还是群体免疫吗?这是群体受疫吧。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中国数字时代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
干净世界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blank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