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反国民教育大联盟”在添马公园、立法会广场及附近街头组织集会
添马公园聚集大量市民,参与反国民教育集会

【看中国记者陈柏霖综合报导】9月1日傍晚5时半,“民间反国民教育大联盟”在添马公园、立法会广场及附近街头组织集会,举行公民教育开学典礼,反对特区政府强制推行国民教育科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及国民教育家长关注组等多个团体均参与,现场并设有20多个游戏摊位,以提高香港市民反对强制推行国民教育的关注。

>

与此同时,驻扎在政府总部外的“学民思潮”示威者目前已绝食超过48小时,他们将绝食至今晚凌晨十二点。8月31日,示威领导人之一黄之峰对抵达现场的香港特首梁振英表示,在香港大部分教师反对推行国民教育科的情况下,政府仍然强行推广,是不尊重教师的表现。梁振英表示,国民教育推广有三年期限,并不急于一时,而且称政府已设立委员会就推广国民教育听取民众意见,并邀请示威者参加。

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于7月24日至25日,以电话抽样方式访问532名香港居民,就国民教育科的立场进行民调,结果显示,52%的受访者认为应搁置推行德育及国民教育课程,支持如期推行的只有12%,另外三成受访者没有意见。在受访者中,学生和行政及专业人员明显支持搁置课程,受访学生中有八成赞成搁置,没有学生赞成如期推行。

公民教育与国民教育的最大区别

就公民教育与国民教育二者之间的区别,自由撰稿人林贡钦表示,公民教育培养的是国家的主人,负责监督政府官员的施政。国民教育培养的是国家的顺民,只能服从政府官员的统治。公民教育是国家竞争力的基础,而国民教育旨在提高国民的忠诚度,附和国家的利益和意志;哪一种教育对国家更有利,高下立判。

国民教育难脱政治任务嫌疑

香港自由撰稿人黄伟国表示,由亲北京团体制作的一份《中国模式国情专题教学手册》,内容肯定中共的“民主集中制”,指中共是“进步、无私与团结的执政集团”,这份预计用作国民教育教材的《手册》,与港人主流对中共的认知南辕北辙。香港传统左派阵营一直对“人心尚未归”耿耿于怀。香港大学近年来就作过多次有关港人身份认同问题的民调,在在显示港人视自己为“香港人”多过“中国人”,此结果令中央十分不满。

对此,网友表达了他们的看法。孟光(香港)直言:国民教育“显然是”中央交托给梁振英政府的“政治任务”,只“碍于”一国两制港人治港的“伟大承诺”下,才“坚拒承认”罢了。面对这个满嘴“谎言歪理”的政府,面对这个“毫不尊重”民意的政府,香港市民迫于无奈走上“绝不妥协”、“持续抗争”的道路。

网友毛聊(中国广州):“国民(citizen)”与“公民(national)”两词在英文的语境里是两回事。而作者明显地在玩弄中文词语,故而搬弄出“国民的公民意识”这种非驴非马的荒谬名词。这些写给大陆人看还可能骗得了一些无知同胞,但在香港人的认知里肯定是不能得逞的。

看中国编辑注:本文所用图片皆来自香港独立媒体网.


9月1日香港民间反对国民教育大联盟在政府总部发起活动

“民间反国民教育大联盟”在添马公园、立法会广场及附近街头组织集会
香港著名专栏作家、传媒人,区议员白韵琹到达政总,指反对国民教育。

“民间反国民教育大联盟”在添马公园、立法会广场及附近街头组织集会
何俊仁、李慧琼、刘江华到政总。李慧琼指希望探望绝食学生

“民间反国民教育大联盟”在添马公园、立法会广场及附近街头组织集会
在政总的学民思潮成员,在看添马公园的直播。跟公园的市民,一起做出交叉手势,反对洗脑教育。

“民间反国民教育大联盟”在添马公园、立法会广场及附近街头组织集会
除了添马公园,立法会停车场也坐满市民

绝食学生
一个巨型反洗脑吹气学民公仔,放在绝食同学旁边,陪同他们

“民间反国民教育大联盟”在添马公园、立法会广场及附近街头组织集会
黄之峰在台上发言。

“民间反国民教育大联盟”在添马公园、立法会广场及附近街头组织集会
欧锦棠接着黄之峰站台发言。

“民间反国民教育大联盟”在添马公园、立法会广场及附近街头组织集会
八十后社大讨论—摄于政府总部。

“民间反国民教育大联盟”在添马公园、立法会广场及附近街头组织集会
八十后社会大学的公民阅读会。反洗脑—摄于政府总部。

“民间反国民教育大联盟”在添马公园、立法会广场及附近街头组织集会
行为艺术者在以行为艺术以呼唤良知反洗脑

“民间反国民教育大联盟”在添马公园、立法会广场及附近街头组织集会
要公民教育,不要国民教育!

“民间反国民教育大联盟”在添马公园、立法会广场及附近街头组织集会
大话精梁振英今日都有出席嘉年华!反洗脑—摄于政府总部。

“民间反国民教育大联盟”在添马公园、立法会广场及附近街头组织集会
反国民教育嘉年华,教协准备的红色教材解毒展板。—摄于政府总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