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省公務員減招逾萬 北京要過緊日子?內情這般不堪(圖)

2019-03-21 01:34 作者: 林中宇

手機版 简体 7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耗費龐大國庫開支的中共兩會一幕。
耗費龐大國庫開支的中共兩會一幕。(圖片來源:Andrea Verdelli/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3月21日訊】(看中國記者林中宇綜合報導)貿易戰引發中國經濟危局。中共高層不斷放風要過「緊日子」。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日前表示,面對國內經濟放緩壓力,會壓縮政府開支,為減稅降費提供更大空間,而地方政府也要分擔責任。最新數字顯示,山西、湖南等7個省份精簡編製,招考公務員人數合計少了接近1萬5千人。不過,外界質疑,一邊是機構改革失敗,另一方面公款養黨及退休高官巨量開支,讓當局「過緊日子」一說成為笑話。

中共高層再提過緊日子 七省公務員減招一萬五千人

綜合媒體報導,中共總理李克強在最近在兩會期間再次提及會壓縮政府開支,要過緊日子。事實上,1月9日,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時就曾指出,當前中國經濟下行壓力加大,政府收入吃緊,要把一般支出壓下來,要樹立過「緊日子」的思想。

中共財政部部長劉昆在2018年底的全國財政工作會議上,也已經提出政府要樹立「過緊日子的思想」,壓縮一般性支出,嚴控三公經費。

中共高層自認經濟不行,要求「過緊日子」,顯示形勢不是一般的不妙,中國經濟寒冬已到。

去年引爆的美中貿易戰,至今仍在持續。形勢確實對中共而言不容樂觀,中共官媒也承認「經濟問題嚴重」:地方債務高企、P2P爆雷頻發、房市走入寒冬,股市、匯市下挫,「國進民退」爭議爆起,民營經濟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失業人數激增……。

在這一背景下,中國公務員招考規模下降。據自由亞洲電臺3月19日報導,以山西、湖南、貴州等省份最明顯,招錄人數比去年少了一半或接近一半,連同山東、江西、湖北、福建,7省合計少招了接近1萬5千人。

報導引述大陸時事評論員金仲兵預期,下一輪改革會從黨政、行政合併入手,因為「在某些地方,市長和市委書記是有分工的,但是到了實際例子往往會出現很多重複管理。如能避免此情況,將節省大量行政人員和開支,在各部門之間也有重複管理的例子。」

中共人社部2016年公布過公務員人數,達到716萬,有學者推算,如果加上所有由納稅人供養的國企和事業單位人員,總公職人員人數超過7000萬,官民比例達到歷史上最高值。目前中共各級政府每年還在新招公務員。

中共機構改革被質疑越改越膨脹 僅為「換官」

中共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於去年3月印發,方案涉及將國務院正部級機構減少8個,副部級機構減少7個,國務院設置26個部門。

根據方案,新組建或重新組建的部門有11個:包括:自然資源部、生態環境部、農業農村部、文化和旅遊部、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退役軍人事務部、應急管理部、科學技術部、司法部、水利部、審計署。

不再保留的部門是:監察部、國土資源部、環境保護部、農業部、文化部、國家衛計委。

自由亞洲電臺援引大陸獨立學者蕭先生認為,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除了換掉一批主要負責人,沒有其他意義。

蕭先生表示,「在目前這個體制下,精簡也好,改革也好,都沒有什麼實際意義。只不過是把辦公室換一下,換幾個人當官。幹部提拔、調動等等,都沒有受到制約及監督」。

蕭先生說,中國的公務員隊伍十分龐大,在一些基層縣裡面,十多個人就要養活一個公務員:「改來改去,改到現在機構越來越多,人也越改越多,官員越改越多。吃財政飯的人太多了。國務院、中央部委、人大、政協五大家,太多人了。基層一個縣有處級幹部兩百多人,有一百多個局,十幾個人養一個吃財政飯的人」。

事實上,中共建政後就一直有在體制內進行機構改革,但無改機構臃腫、「政令不出中南海」等體制病。1949年中共建政至今69年,先後進行了12次機構改革,所謂的改革開放40年就搞了8次。其中以1998年朱鎔基任總理那次力度最大,朱公開宣稱要炒掉一半機關工作人員,最終不但引發上訪潮,機關人員也是越改越膨脹。

中共黨政雙線造就「萬稅之國」

中共政權是「萬稅之國」,百姓歷來承擔舉世無雙的巨量官員。而且,中共官員黨政雙線,兩套馬車。

《看中國》去年年初發表的〈【共產黨真相】捅破中共存活百年天大的秘密〉一文曾援引數據說明:

2012年中國(未包括中央官員)地方政府供養的公職人員(包街道,村委),以2000縣市為計約6000萬人。

以一個人口300萬的某市為例,其GDP為46億美元,中共市委書記1人,副書記4人,常委11人,市長1人,副市長9人,市長助理3人,人大主任1人,副主任7人,政協主席1人,副主席8人,還有20名處長級秘書長,還有計生辦、維穩辦、精神文明辦、城管,更有許多成年甚至未成年的掛名「官員」在領乾薪。

而紐約人口1800萬,GDP為26000億美元,市長1人,副市長1人,議長1人。東京人口1300萬,GDP為11000億美元,市長1人,副市長1人,議長1人,副議長1人。

據此,中國每百萬美元GDP要養10.8官員,美國1.56人,日本0.95人,德國1.33人,英國2.8人。是日本的十倍,美國的七倍,德國的八倍,英國的四倍。

各國行政費用佔GDP比例的比較:中國為25.6%,印度為6.3%,美國為3.4%,日本為2.8%。中印兩國人口相近,行政費用卻相差四倍。

以上有關中共官僚系統的數據還是保守統計,實際上中共所屬的所謂機關、企事業單位,還有歷年退休官員,待遇都很驚人,形成龐大的開支,全部壓在老百姓身上。

另據香港《爭鳴》2016年4月號文章的數據對比,2012年世界各國政府行政費用佔財政總收入:德國2.7%,埃及3.1%,印度6.3%,加拿大7.1%,俄國7.6%,中國30%。中國將近埃及的十倍、印度的五倍!

退休高官待遇成龐大國庫開支

在民主國家,民選的總統及各級官員離職後就什麼都不是了。但是在中國大陸,那些退休高官則仍享受著種種特權。

據香港《動向》報導,中共2014年退休高官年開支逾675億元。2004年,僅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員長、國家副主席、中顧委副主任一級的離休高幹,公費開支高達3.26億元,平均每人2,725萬元。其它級別逐級配置,形成龐大國庫開支。

《動向》雜誌2014年1月號披露,2012年全年,中共退休黨政軍高官61萬,其薪酬、福利、待遇總開支7250餘億元(人民幣,下同),相當於同年GDP的1.3%,佔同年財政收入6.2%。這些有關資料是在2013年12月的一次國務院常務會議提交的。

據陸媒報導,2016年11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審議通過了規範所謂「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有關待遇等文件。但這一文件規定並未降低退休高官的相關標準,只是規定不能「超標準」、「超規格」而已。原本驚人的高標準、高規格安排並無根本上改變。

「公款養黨」最令人震驚 但神秘支出從來不為人知

中國納稅人供養的還不止在職及退休行政官員,還有本來應由中共自己養活的黨委這一系列的官員。

因網上言論被開除的貴州大學楊紹政教授,其直接觸動當局的是因他公開在海外發文批中共「公款養黨」。

自由亞洲電臺2018年8月17日報導,楊紹政在文章中批評,中共佔用稅款和國資收益,每年供養所有政黨專職黨務人員和一些非政黨社團工作人員總數約2000萬,給社會帶來的耗損估值約20萬億元人民幣。如果情況不改變,社會終究會崩潰。

楊紹政說:「全體國民的稅款和國資收益每年供養所有政黨專職黨務人員和一些非政黨社團工作人員,分布在政府、軍隊、社團、公有企業、事業單位、專職黨務機關的每一個細胞,總數約2000萬,給社會帶來的耗損估值約20萬億元人民幣。」並質問:「這麼龐大的資源,真的可以忽略不計?」

「中國大陸全民公款養黨和社團一年給全社會造成的財富耗損為20萬億人民幣,人均負擔1.5萬元,而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幾乎不養這群人,人均負擔為零。」

「假如有兩個經濟體,同樣的13.5億人口規模和同等的初始人均收入。一個社會全民公款供養的政權人員比另一個社會多4000萬。即使兩個社會生產效率相同,供養更多政權人員的社會將會越來越窮。只要不變革,更多供養政權人員的社會終究會崩潰。」

大陸獨立經濟學者鞏勝利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也表示,像中國這樣黨政都靠國家財政來養的國家,全世界大概只有3個半,就是中國,朝鮮,古巴,加上半個越南。那你這個國家運營的費用就非常高。中國的黨耗費的經費從來沒有見過陽光。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