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小平在第三次被打倒後是怎樣復出的?(圖)

2019-05-07 00:30 作者: 葉永烈

手機版 简体 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鄧小平與葉劍英和李先念等人合影。(網絡圖片)
鄧小平與葉劍英和李先念等人合影。(網絡圖片)

在粉碎「四人幫」之後,鄧小平成了「爭議中心」。在剛剛粉碎「四人幫」之後,全國在慶賀「英明領袖」華國鋒主席「挽救了革命挽救了黨」的時候,依然喊出「繼續反擊右傾翻案風」的口號。

所謂「繼續反擊右傾翻案風」,也就是要繼續批判鄧小平。1976年10月26日,亦即在粉碎「四人幫」的第20天,華國鋒在聽取中央宣傳口的匯報時,就明確指出:凡是毛主席講過的、點過頭的,都不要批評;「天安門事件」要避開不說;要集中批「四人幫」,連帶批鄧;「四人幫」的路線是極右路線。

鄧小平在四人幫被抓後給華國鋒寫信 

1956年中共八屆一中全會產生的政治局六常委,即毛、劉、周、朱、陳、鄧,除了陳雲之外,鄧小平雖經兩回「打倒」,依然健在。

這樣,陳雲和鄧小平也就成了粉碎「四人幫」之後健在的兩位最資深的中共元老。相對而言,陳雲的處境比鄧小平好。因為在批判「右傾翻案風」時,並未涉及陳雲。在粉碎「四人幫」之後,陳雲仍是中共中央委員,仍是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在葉劍英、李先念等的支持下,陳雲重新參加了領導工作。

鄧小平能否出來重新參加領導工作呢?圍繞這個問題,在中共高層展開了一場尖銳的鬥爭。就在粉碎「四人幫」的第4天──1976年10月10日,鄧小平便給華國鋒寫了一封信:

最近這場反對野心家、陰謀家篡黨奪權的鬥爭,是在偉大領袖逝世後這樣一個關鍵時刻緊接著發生的。以國鋒為首的黨中央,戰勝了這批壞蛋,取得了偉大的勝利。這是社會主義道路戰勝資本主義道路的勝利,這是鞏固無產階級專政,防止資本主義復辟的勝利,這是毛澤東思想和毛主席革命路線的勝利。我同全國人民一樣,對這個偉大的勝利感到萬分的喜悅,情不自禁地高呼萬歲,萬萬歲!我用這封信表達我的內心的真誠的感情。

為了分析、總結粉碎「四人幫」5個多月來的工作和政治形勢並部署1977年的工作,中共中央於1977年3月10日至22日在北京舉行工作會議。這是粉碎「四人幫」後一次重要的中共中央會議。陳雲是中共中央委員,理所當然有資格出席這一會議。鄧小平那時由於被撤消一切職務,所以沒有資格出席會議。

這次會議充滿激烈的鬥爭。鬥爭的焦點之一,便是能否讓鄧小平重新參加領導工作。

華國鋒在會上說:

「要高高舉起和堅決維護毛主席的偉大旗幟,中央對於解決鄧小平的問題和平反天安門事件問題,是堅決地站在維護毛主席的偉大旗幟這個根本立足點上的,如果不這樣做,就會發生有損我們旗幟的問題,文化大革命是七分成績三分錯誤,如不這樣看,就會有損我們的旗幟。」

華國鋒所說的「天安門事件」,是指1976年清明節,首都百萬群眾為了紀念周恩來、反對「四人幫」而在天安門廣場遭到鎮壓的事件。鄧小平被「四人幫」誣指為天安門事件的後臺。為此,1976年4月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根據毛澤東的建議,通過《關於華國鋒同志任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國務院總理的決議》和《關於撤銷鄧小平黨內外一切職務的決議》。

葉劍英和王震等人支持鄧小平復出

華國鋒在會上說:

「現已查獲,有那麼一小撮反革命分子,他們的反革命策略是,先打著讓鄧小平同志出來工作的旗號,迫使中央表態,然後攻擊我們違背毛主席的遺志,從而煽動推翻黨中央,『保王洪文上臺』,為『四人幫』翻案。」

照華國鋒的意思,為鄧小平平反,似乎是「那麼一小撮反革命分子」的「反革命策略」。

其實,那是1977年1月上旬,北京的李冬民等十幾個青年,在長安街上刷出大標語,要求鄧小平出來工作,要求為天安門事件平反。當時的中共北京市委負責人吳德以反革命罪逮捕了李冬民等人。華國鋒竟以此假案為據,稱李冬民的目的是「抬鄧、反華、保王洪文」。此處的「反華」,指反華國鋒。

華國鋒又強調說:

「凡是毛主席作出的決議,都必須維護,凡是損害毛主席形象的言行,都必須制止。」

不言而喻,華國鋒拿出毛澤東這張王牌來壓人。

華國鋒的話,被歸納為「兩個凡是」:

「凡是毛主席作出的決策,我們都堅決維護,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們個始終不渝地遵循。」

汪東興為華國鋒幫腔說:

「現在,有人提出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搞錯了,要把鄧小平請出來,還要讓他當總理,說他如何如何能幹。鄧小平這個人我是熟悉的,講能力他是有一點,但錯誤更多。七五年,毛主席是想讓他當總理,可試了試,不行,他那兩把刷子比我們華主席差遠了,所以,最後毛主席才選定華國鋒同志作接班人……」

陳雲與鄧小平有著深厚的友誼。早在1952年以後,陳雲與鄧小平同在政務院共事,陳雲就說過:「小平同志是內外兼通、游刃有餘。」陳雲稱讚鄧小平對於經濟是無師自通。鄧小平也很讚賞陳雲。在鄧小平「三落」時,陳雲從來沒有跟隨大流去「批判」鄧小平,所以鄧小平說:「陳雲同志不落井下石,在關鍵的時刻能夠保持共產黨員的本色。」

1977年3月17日,陳雲在中央工作會議上作了書面發言,態度鮮明地支持鄧小平。

陳雲指出:

粉碎「四人幫」反革命集團,這是我們黨的一個偉大勝利,對中國革命具有偉大的歷史意義。

我對天安門事件的看法:(一)當時絕大多數群眾是為了悼念周總理。(二)尤其關心周恩來同志逝世後黨的接班人是誰。(三)至於混在群眾中的壞人是極少數。(四)需要查一查「四人幫」是否插手,是否有詭計。

因為天安門事件是群眾關心的事,而且當時在全國也有類似事件。

鄧小平同志與「天安門事件」是無關的。為了中國革命和中國共產黨的需要,聽說中央有些同志提出讓鄧小平同志重新參加黨中央的領導工作,是完全正確、完全必要的,我完全擁護。[《陳雲文選》第三卷,230頁,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

王震也在小組會上指出:

「鄧小平政治思想強,人才難得,這是毛主席講的,周總理傳達的。1975年,他主持中共中央和國務院工作,取得了巨大成績。他是同『四人幫』作鬥爭的先鋒。『四人幫』千方百計地、卑鄙地陷害他。『天安門事件』是廣大人民群眾反對『四人幫』的強大抗議運動,是我們民族的驕傲。誰不承認『天安門事件』的本質和主流,實際上就是替『四人幫』辯護。」

陳雲、王震的意見,在會上得到許多人的支持。

雖說在中共中央會議上,陳雲、王震的意見未獲通過,但是關於鄧小平復出問題,仍是當時中共內部鬥爭的一大焦點。

當時擔任中共中央副主席的葉劍英,也支持鄧小平復出。葉劍英多次找華國鋒談話,提出請鄧小平出來參加中共中央領導工作。

葉劍英對華國鋒說:

「小平同志是我們黨內難得的人才。現在,黨內、軍內絕大多數同志,全國的人民群眾都要求讓小平同志出來工作,我們應該順應民心,順應潮流。」

李先念也支持鄧小平。鄧小平於4月10日給華國鋒主席、葉劍英副主席及中共中央寫信,指出:

「我們必須世世代代地用準確的完整的毛澤東思想來指導我們全黨、全軍和全國人民,把黨和社會主義事業,把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事業,勝利地推向前進。」

華國鋒於5月3日同意以中共中央名義轉發了鄧小平的信,肯定了鄧小平的意見。

這時,華國鋒一方面表示:「要在適當的時機讓鄧小平出來工作。」「群眾在清明節到天安門去表示自己對周總理的悼念是合乎情理的。」但是,他派人找鄧小平談話,又明確提出要鄧小平出來之前寫個文件,寫明「『天安門事件』是反革命事件。」鄧小平拒絕了這一無理要求。鄧小平說:「我出不出來沒有關係,但『天安門事件』是革命行動。」

不久,葉劍英八十誕辰,邀鄧小平、王震等在他的住地相聚。

葉劍英生於清光緒二十三年三月二十七日,即公曆1897年4月28日。照理,葉劍英的八十大壽應在1977年4月28日,但是他卻習慣於在當年的黃曆三月二十七日過生日,亦即1977年5月14日。

鄧小平在見面時稱葉劍英為「老帥」,葉劍英則說:「你也是老帥嘛,你是我們老帥中的領班。」

1977年5月24日,鄧小平在與王震、鄧力群談話時,批判了華國鋒提出的「兩個凡是」:

前些日子,中央辦公廳兩位負責同志(引者註:指汪東興、李鑫,當時任中共中央辦公廳正、副主任。李鑫曾長期擔任康生的秘書)來看我,我對他們講,「兩個凡是」不行。

按照「兩個凡是」,就說不通為我平反的問題,也說不通肯定1976年廣大群眾在天安門廣場的活動「合乎情理」的問題。把毛澤東同志在這個問題上講的移到另外的問題上,在這個地點講的移到另外的地點,在這個時間講的移到另外的時間,在這個條件下講的移到另外的條件下,這樣做,不行嘛!毛澤東同志自己多次說過,他有些話講錯了。他說,一個人只要做工作,沒有不犯錯誤的。又說,馬恩列斯都犯過錯誤,如果不犯錯誤,為什麼他們的手稿常常改了又改呢?改了又改就是因為原來有些觀點不完全正確,不那麼完備、準確嘛。毛澤東同志說,他自己也犯過錯誤。一個人講的每句話都對,一個人絕對正確,沒有這回事情。

他說:一個人能夠「三七開」就很好了;我死了,如果後人能夠給我「三七開」的估計,我就很高興,很滿意了。這是個重要的理論問題,是個是否堅持歷史唯物主義的問題。徹底的唯物主義者,應該像毛澤東同志說的那樣對待這個問題。馬克思、恩格斯沒有說過「凡是」,列寧、斯大林沒有說過「凡是」,毛澤東自己也沒有說過「凡是」。[《鄧小平文選(1975~1982年)》,35頁。]

華國鋒退讓但反對為「天安門事件」平反

在當時,對中國政局最具影響力的是華國鋒和葉劍英。另外,當時李先念作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也有相當影響。由於葉劍英以及陳雲、李先念、王震等一大批老幹部支持鄧小平,華國鋒不得不退讓,而華國鋒的最初的方案是折衷的:同意鄧小平出來工作,但是不同意為「天安門事件」平反。

這樣,在1977年7月16日至21日召開的中共十屆三中全會上,終於作出決定,恢復鄧小平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常委、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共軍委副主席、國務院副總理、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長等職務。

這時,中共中央主席為華國鋒,副主席則為葉劍英、鄧小平。鄧小平成了中共的第三號人物。

這麼一來,鄧小平的職務遠遠高於陳雲──因為陳雲當時還只是保留著中共中央委員、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的職務。

雖然鄧小平恢復了工作,但是在華國鋒的影響下,這次會議仍然認定「天安門事件」是「反革命事件」。還認為1976年的「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是毛澤東決定的,因而是必要的。

會議居然還認為「四人幫」是一夥「極右派」,推行的是一條「極右的修正主義路線」。這樣,也就號召全黨批右而不批「左」。而「四人幫」實際上是一夥極左派,並非「極右派」。

緊接著,1977年8月12日至18日,中共第十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北京召開。陳雲的名字雖然出現在222名的主席團成員名單之中,但是仍只是中共中央委員。中共十一屆一中全會選舉產生的領導核心成員中,沒有陳云:

主席──華國鋒;

副主席──葉劍英、鄧小平、李先念、汪東興;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華國鋒、葉劍英、鄧小平、李先念、汪東興。

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以至候補委員的名單中,也沒有陳雲!

其實,那是由於陳雲從1962年以來稱病,在人們的印象中,他已年老多病,該是擔任榮譽性職務的時候了──雖說陳雲比鄧小平還小一歲!

1978年3月,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召開,陳雲繼續當選為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