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地方比大城市難混多了(圖)

2019-05-23 09:21 作者: 反褲衩陣地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深圳夜景
深圳夜景(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5月23日訊】我認識的一對辭職賣房去大理開民宿的朋友,最近上了某知名媒體的頭條,他們的美好生活方式被分發給了焦慮的北上廣中青年們舔屏。

視頻畫面裡隨便都是剔透溫暖的陽光、明淨無塵的藍天、棉花糖一樣的雲朵和波光粼粼的洱海。他們有一個漂亮的院子,精心種了玫瑰花牆和層次分明的花草,不認識的貓咪會隨時隨地跑來撒嬌賣萌,推門進來跟夫婦倆喝酒吃飯閒話家常的,是有名有姓的畫家、紅到發紫的建築師、各行各業的名人……總之,往來無白丁。

這一切幾乎就是每個人最嚮往的那種生活:舒適愜意、沒有壓力、有格調有美景有人情味兒,而且事業一點沒耽擱還原地起飛……無法更完美。

好幾個共同認識、平時看上去營營役役、連出來喝一杯都提不起興趣的中年人,不約而同地在不同場合提起這篇報導,羨慕之情溢於言表:「你說我們苦逼呵呵地非要留在北上廣,到底圖什麼?」

他們圖什麼我不知道,但是每次遇到這種談論我都微笑沉默,從不附和。

《卡薩布蘭卡》裡有句台詞說:「世上有那麼多的酒館,她卻偏偏走進了我的」。這句話改一改可以這麼說:「世上有那麼多的民宿,它卻偏偏報導了我的」——這可不是緣分、巧合、隨隨便便。因為認識,所以我才知道兩口子為這民宿付出了什麼:所有辛苦經營、迎來送往、全面調度自身資源、週全打點上下關係,才成就了這番被傳頌、被艷羨的美好生活。

而這過程中要求的任何一種能力,諸如社交、規劃、整合……我都不具備或者不擅長,也因此,我心甘情願留在北京,繼續做著不太需要這些能力的工作。

是啊,經過鏡頭篩選過的小城生活,是如此動人,而要實現看上去似乎還算容易,畢竟大城市和小地方的生活成本簡直不能同日而語。沮喪、鬱悶、失望的時候,便會覺得,如果「逃離」了,應該會舒服得多。

然而這條看上去容易的路,能成功的卻沒有幾個。

這麼多年裡時不時就會有朋友突然消失,逃離北上廣,再從朋友圈裡冒出來時,個個都換了身份,成了江南小鎮上做油紙傘的手工藝人、景德鎮燒藝術餐具的陶土匠人、拉薩追隨活佛的皈依者、沈迷傳統文化的漢服大使、網紅景點裡的民宿老闆、種咖啡豆的、開酒館的、戳羊毛氈的、做木工的……好像個個都風生水起,找到了人生真諦。

但一段時間過去,除了一兩位,他們中的絕大多數,真的就漸漸消失了。有的失敗一次,輾轉從一個小城到另一個小城,終於失聯;有的受不了,遷延幾年後回到大城市已經沒有當初的職位,漸漸沉到底部,換了社交圈;有的徹底轉換心態、接受現實,過上了跟本地人完全一樣的生活,變成了他們的父輩母輩。

觀察過很多人,發自內心覺得,很多時候不是自身不夠好,從審美到行動力,他們一概不缺,唯一沒有搞清楚的,大概只是:不管在哪裡,成功都是非常稀缺的事。

並且,小地方真的一點點都不比大城市好混啊!

首先要明白的第一件事,小地方並不是桃花源。不要居高臨下地以為可以隨隨便便碾壓看上去毫無進取心的當地人。

就像外國牛逼的網際網路公司進了中國,來一個黃一個。北上廣的精英人士回到小地方創業,也並沒有想像中的熱兵器碾壓冷兵器、一路平趟。實際上還常常幹不過一路摸爬滾打混出來的當地人——無他,小地方也有小地方的叢林法則,以及,截然不同的價值觀和做事方式。

小地方誠然人情緊密、充滿溫情,然而也因此,人情社會更加明顯,不依靠人際關係簡直寸步難行。不要小看這些你覺得毫無價值、落後無聊的東西,那可能是你參不透、又無法擺脫的隱形規則。

你以為自己又洋氣又先進,然而如果沒有看得見的利益,走到哪裡其實都沒人理你。

我有一個考上北大的中學同學,畢業之後在北京幹了幾年幹得不開心,雄心勃勃決定回老家幹一番大事業。以他的學歷,雖然沒有任何背景,當地也歡欣鼓舞地破格把他安排進了我省最為牛逼的酒業集團戰略部門。

這麼多年過去,我去年回老家碰到他,他還在那個部門,唯一的變化是從科員升了副科長,然而科長還嚴防死守生怕他奪權篡位,處處給他穿小鞋。我們見面約喝酒,他一口酒下去,又變成了當初那個桀驁不馴的尖子生:「丫一野雞大專生,什麼都不會,總是瞎逼逼!」

只是他還不明白,他工作那個單位,在全國都算牛逼,能進去的就算本人毫無學歷,背後也絕對有些關係——他也沒法兒辭職,上有老下有小,本地只有這個集團跟他專業勉強靠得上,走出去還有幾分身份。要是辭職,根本再沒有像樣的單位能夠跳槽,難道回家支個早點攤賣米粉?那當初苦哈哈考北大圖個啥?

因為地方小、機會少,凡是在小地方能混出來的,至少都是會搞關係的人尖子。對人際不擅長或者沒興趣的,呆在大城市還能走走專業路線,做點純技術、純幕後的工作;去了必須會做人的小地方,真沒那麼多選擇,高不成低不就,要想過得更好,受到之前社交圈的尊重,難度相當高。

當然,大部分逃離北上廣回到小地方的人,就是不想再上班、再996。然而,也沒有人是直接奔著當地中老年生活去的:買菜-做飯-吃飯-打牌-再做飯-再吃飯-再打牌(或者廣場舞)-睡覺。

基本上,所有逃離北上廣、投奔詩和遠方的人,其實都還抱著某種夙願、抱負、商業理想。

但是,在任何小地方,開民宿要讓民宿出名,開咖啡館要讓咖啡館出名,做手工要讓自己出名,講生活方式要讓自己的生活出名——這特麼可比上班難太多了!

覺得在大城市過得不理想,去了小地方就能成為傳奇民宿老闆、牛逼手工匠人、生活方式大師?

確實有,但那都是混出來的,被報導出來大眾才知道的。在小地方要做到那一步,可比在大城市立志掙月薪5萬難得多的多!抗壓能力、適應能力、公關能力、宣傳能力、策劃能力……樣樣都得高出普通人十條街!

誠然,小地方圓夢不易,大城市的辛苦和焦慮也無法逃避,怎麼選都好,都是個人體驗,只有你自己知道你想要什麼樣的生活。選了,就要有直面一切後果的無悔。

唯一需要問自己的,是為什麼要逃離?

「逃離」兩個字本身就包含著某種心有不甘。帶著不甘心去做任何事,只會倍加煎熬和無法靜心。

所以你看,選擇是一回事,逃離是另一回事。幸福不在你想逃去的方向,而在你的內心。

不要再埋怨外部環境阻礙你獲得幸福,幸福是一種內心體驗,它和北上廣、和任何古鎮都無關聯。

在小地方開咖啡館每天睡到自然醒種花劈柴歲月靜好是生活,在大城市掙萬把塊早九晚六得閑看演出吃大餐一年旅遊一倆次怎麼就不是生活了?大城市的生活辛苦平凡,小地方大部分人的生活一樣是辛苦平凡。

不管是哪裡的平凡生活,不都是這樣的嗎?

要在拮据、瑣碎、重複的日子裡一點點積攢力量,在機會來臨時也許牢牢抓住一舉翻身,也許從沒等到機會、或者錯過了,但仍然開心過活。

早已不是小孩,不該指望容易的人生。能把握現世裡每個片刻的幸福,才是真的活明白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