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醒--黛玉後傳(二十九)(圖)

第二十九回 氣昂昂良玉救弱女 情深深紫娟訴衷腸

2019-07-10 15:00 作者: 黃靚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櫳翠庵妙玉扶乩,清孫溫繪《紅樓夢》第九十五回插圖。(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聲明:此文與《紅樓夢》沒有關係,只是借用其中幾個人物及個別情節而已。

放眼當今文壇,有不少反映古代宮庭鬥爭的作品。電影、電視也熱衷拍此類內容:女人工於心計,男人善用權術,或者打打殺殺,充滿暴力……當然,這樣的內容可以寫。也不乏優秀值得一看的作品。但大千世界,精彩紛呈,中華五千年的歷史長河中,不僅只有殺伐爭鬥,陰謀,權術。更有千千萬萬善良、真誠、本分的普通人,他們互相關愛,相互扶持。本書是寫「善」的威德:「愛」的力量。這就是寫此書的目的。本書概括起來,就是一句話:一群善良人的故事。

關於「林黛玉」,開篇第一回,就寫林黛玉死而復生,正如鳳凰涅槃,浴火重生,胞胎換骨,因此此書中將塑造一個嶄新的「林黛玉」,相信讀者會喜歡。

第二十九 氣昂昂良玉救弱女 情深深紫娟訴衷腸

這天晚上良玉和紫娟睡在床上說閒話。紫娟說:「如今我大哥一家單獨過日子,不知銀子夠不夠用。眼看幾個侄子要陸續辦婚事,這又要不少銀子。他們本來就兩手空空,一點家底子也沒有。只靠皇上賞賜和兩個侄兒的俸祿過日子,不知能不能撐得下來。」良玉說:「我也常想這事,想給他們些銀子,又怕他們拒絕。得想個法子,讓他們接受才好。」沉默了一會,良玉說:「有了!你明晚有空嗎?咱倆一起到將軍府去一趟。」紫娟說:「你想到了送錢的由頭了?要送多少?我這裡有七萬兩,我用不著,你給他們。」良玉說:「你的就自己留著吧,我給就行了。」紫娟說:「不行,這是我的心意,我一定要給。」良玉說:「你如果執意要給的話,我也沒辦法,你有多少?」「七萬。」良玉說:「那好,我再加十三萬,湊個整數,給他們二十萬。」

第二日,吃過晚飯,兩人來到將軍府,一片昏黑,只有一間房子射出燈光,良玉小聲說:「真節省,連路燈也捨不得用。」兩人悄悄走到房門口,只見大嫂在燈下縫衣服,大哥在鋸木頭。一抬頭,看見他倆,大哥大嫂滿臉是笑。忙讓他們坐,又泡茶又端點心。良玉說:「這一陣子也沒來看你們,抱歉!」大嫂說:「你是個大忙人,朝廷的事,家裡的事樣樣要管。大嫂不怪你。」紫娟問:「秉仁秉義到哪裡去了?」大嫂說:「從昨晚開始就上學去了,說是『學無止境』。」良玉說:「本想一輩子都吃大嫂做的飯,可是,如今分成兩家,我也不能硬留你,只好忍痛割愛,這一陣子沒吃你做的飯,我如今都瘦了。」大嫂仔細地端詳良玉,說:「真的瘦了。你倆以後每晚就到大嫂這裡吃晚飯。」紫娟說:「太麻煩!」大嫂說:「要不,我送去。」良玉說:「這就更麻煩了,以後我倆常來就是了。」

大嫂問:「今晚怎麼想起到這裡來?」良玉說:「來送聘禮。」大哥大嫂一愣:「給誰送聘禮?」良玉說:「紫娟嫁給我快兩年了,本來咱們是一家子,也沒想到這事,如今你們另立門戶,你們是紫娟的娘家人,當然應該補上聘禮了。」大嫂說:「門外是三個大門,門內是一個大院,本來就是一家子。」良玉說:「以後你家的開銷就大了。如今皇上疼惜秉仁,為了讓他安心靜養,一年內不准任何人來打擾。一年後,不知會有多少達官貴人來拜訪,這禮尚往來,可是要花很多銀子的。還有,這五個孩子,要接連辦婚事,又是一筆大開銷。這些聘禮也只能解你一時之急。」說著拿出一張銀票,送到大嫂跟前,大嫂瞄了一眼,嚇了一跳:「這麼多!二十萬?」良玉笑笑說:「不算多,你們把唯一的妹妹給了我,我占為己有,她可是無價之寶,這二十萬還不夠買她一個小指頭的。」大嫂也笑著說:「我們又不是賣姑娘。」良玉也開玩笑:「真要賣,我可買不起這個寶貝。」良玉兩眼帶著愛意望著紫娟。

大嫂看到眼裡,心中湧起一股甜蜜,笑著說:「你們倆也不知上輩子結的什麼緣?這輩子竟愛成這樣!我這妹妹真是有福氣,找個這麼好的郎君。」良玉說:「是我有福氣,找到了一個這麼賢淑的妻子。你以前不是說,哪個男人若找你妹為妻,將是世上最有福氣的男人。」大嫂說:「這話你如今還記得?」良玉說:「永遠記得,你那幾句話提醒了我,點撥了我,我以後偷偷地觀察她,看她是否真的那麼好,一看,比你說的還好。」大嫂說:「好啊!你原來早就偷看我妹妹,早就打我妹妹的主意了。你剛進山,少有笑容,還以為你是個冷面冷心的剛強男子漢,原來是個假正經。」正說笑著,聽到外面一陣歡聲笑由遠及近。良玉說:「他們放學了,我們該回去了!」大嫂說:「見見他們吧。」良玉說:「見了他們說起話來,准是一個通宵,我明天還要早起呢,以後再見他們吧。」兩人轉身走了。

這日,一位朋友從蘇州到京城辦事,良玉在一家酒樓宴請老友,多年不見,邊吃邊聊,不覺已到二更。二人依依道別。良玉和冬子騎馬走在路上,此時街上很多店門已關。街上行人寥寥,主僕二人正行間,忽見一個巷子裡衝出一位女子,披頭散髮,狠命奔跑,後面三個男人使勁追趕。良玉大喝一聲:「站住!」三人頭也不回,嘴裡說:「少管閒事。」良玉雙腿一夾,馬兒揚蹄飛跑。良玉從馬上飛下來,黑色斗篷迎風揚起,如一隻展翅的雄鷹撲到地面,飛旋一周,三人應聲倒地,半晌爬不起來。良玉說:「都起來!說,為什麼追那女子?」三人乖乖地站起,互相望望,都不說話,良玉說:「冬子,把他們綁起來,明早送到官府。」三人一起跪下,連說:「大人饒命!」其中一人說:「那女子是我們的鄰居,她哥哥也是我們的朋友。三年前他得了肺癆病,家財用盡,也沒治好,我們弟兄三人借給他一千兩銀子,拖了二年也沒還,如今我們家老母臥病在床,無錢醫治。一看他家也確實拿不出銀子。他妹子尚有姿色,我們三人就商量--」

良玉說:「逼良家女子為娼,雖沒既成事實,已構成罪業。到了官府,先打一百大板,然後坐牢二年。我念你們還算老實,姑且饒了你們,把你們的名字報來。」三人報了姓名。「家住何處?」三人也如實報出。良玉問:「都是真話?」三人說:「無一字謊言。」一人說:「我是老三,現在王尚書家當差。」良玉從袋子裡摸出些銀兩,又問冬子身上是否帶錢,二人湊了二百兩,交給他們,說:「今晚暫給你們二百兩,速去為你們老母治病,餘下的八百兩,我明日派人送到貴府,不許再打那姑娘的主意,以後要好好做人,按真誠,善良,寬容做人,記住沒有?哪六個字,背誦一遍。」三人齊答:「真誠,善良,寬容!」三人接過銀子,叩頭如搗蒜。一人說:「今晚幸虧遇到大人相救,否則將鑄成大錯。小人斗膽,敢問大人高姓大名。」冬子說:「狀元!」三人說:「難怪覺得面善,像在哪裡見過似的。前一陣子,狀元二次遊街,我們都瞻仰過的。」

第二天冬子果真送來八百兩銀子,後來又帶大伯為那姑娘的哥哥治病,一年後,病癒,此是後話,暫且不表。且說,事畢,良玉與冬子主僕二人匆匆回家。二人進了院門,夜己深。寂然無聲,只有甬道兩邊掛著幾盞零星的燈,人們均已入睡。良玉翻身下馬,把韁繩遞給冬子,自己向內院走去。走進二門,只見一間房內射出燈光,紙窗上映出個美人的剪影。良玉看出那是紫娟的身影,忙輕輕地走到門口,只見門兒半掩,紫娟正坐在一張桌前專心撥打算盤,旁邊一摞帳本。對面一張桌上秉禮也在打算盤。良玉側身悄悄地進了屋,秉禮一抬頭望見,正要打招呼,良玉連忙擺手。良玉站在燈影裡默默地注視著紫娟。只見潔白如玉的手指熟練撥弄著算珠,紅色圓潤的珠子在玉指下流動,半低著頭,長長的睫毛如花蕊般覆在芙蓉花瓣似的面龐上。一雙金色耳環輕輕搖動,金光閃爍,良玉看癡了。

半晌,良玉掏出金錶一看,天已三更,良玉輕咳一聲,紫娟一抬頭,看見了良玉,溫柔一笑,說:「你何時到的?李伯說這一季度的帳,要儘快算出來,我--」沒說完,良玉走到桌前,不由分說,把紫娟拉起來:「不要命了,快回去睡覺!」轉頭對秉智說:「你把帳本收拾一下,也快回去,不能再熬了。」拉著紫娟出了房門。一陣清風吹來,紫娟打了個寒噤。良玉忙把她拉入懷中,用斗篷給她蓋上。良玉身上的溫熱,使紫娟無限溫暖;身上飄出的淡淡酒香,使紫娟陶醉。紫娟也許真的累了,臉兒俯在他的肩頭上,閉上了雙眼。紫娟嘴中喃喃:「就這樣站著,站到海枯石爛,站到天荒地老。」聲音細小如蚊,但在良玉耳中卻如空中霹靂,震得心靈顫動,震得全身酥麻,他更緊地抱住妻子。斗篷下裹住兩個身軀,斗篷上是兩個優美的頭顱。夜色中,真如一尊雕像,如此聖潔,如此肅穆美好。

(待續)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