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眾生相 新生的360行之四:女娃們落進火坑 


和五十年前拉丁美洲不同,大陸的「拉美化」很少甚至沒有像阿根庭電影中的少女被姦污失望而歸,而是麻木,適應甚至同流合污。
  
大陸各大城市市容管理極嚴格,作為對外宣傳及統戰之櫥窗,旅遊者走馬觀花,往往不得要領,而在郊區景觀則大不相同。蘆山真面目往往掩蓋光天化日與陰暗角落之間。上世紀八十年代由廣州興起的髮廊業,由南而北閃電般迅速遍於全國大城,但是男人反而無處去理髮。因為髮廊之意不在酒而在乎山水之間。於是失業工人在城郊各處搞起剃頭理髮的游擊隊,價極廉不管吹洗,手工理髮一次不到十元,幾分鐘完活。失業人多,競爭激烈,尤其郊區,人行道上,成班成排,偶一路過,緊盯著男人的頭髮,稍長即有人拉生意。弄得到處是剪下的黑黑的寸長頭髮渣,掃不乾淨,沾附於草根瓦片之間。
  
而在人行道側,馬路兩旁搭起的排排簡易房屋中的間間髮廊,意並不在剪髮,而在巫山雲水之間,每當青壯年闊氣男士路過必逢兩三少女笑臉迎訝,一項服務名叫按摩,十幾分鐘,三、五十元。舊北京理髮業剃頭棚,有一種手藝,名為「放睡」,當年文革中大字報就揭發出當年北京市長彭真,每睡前必令作為國家職工的護士無償「放睡」,然後酣然睡去。這是一種師徒相傳的專門手藝。
  
而今這種少女專司的按摩,似乎與此無關,並無師傳,而接受按摩男士也正不在乎按摩,而意在山水之間。上世紀九十年代,公安局接到左鄰右舍舉報,不斷取締抄沒,電視臺作錄像新聞,這些變相的巫山神女們,尚知羞恥 ,個個握住臉。但越抄越多。蓋有其深層社會原因。上世紀末,公安忙於頭等大事消滅法輪功。驚察怕下崗,所長怕丟官,人人自危。無煙工業得以放任,乾脆脫去變相外衣。應召女郎有持「大哥大」,招呼尋花問柳者。即使在京都首善之區,馬路兩旁,處處火坑,張著血盆大口。臥車忽停路旁,時髦少女,招手上車,已很長見。夜晚中型旅館之外夜鶯徘徊,更為多有。這並不包括高級飯店普遍存在的高級妓女,那是嫖金數千元的擋次。國外有紅燈區,如今大陸已不分區,到處都是。外省旅店,土娼更其猖獗,已有專司此業,食女人肉者,給公安局罰款大創其收入,外快源源不斷而來。大解警察之窮。(1997地方報刊報導)。連林彪親信之一,前軍隊總後勤部長丘會作出獄不久也被警察抓住,大名上了報紙,此公在以淫軍中少女出名,如今落魄,沒有公家女可用,淪落到「三等下處」,尋花問柳。
  
上世紀五十年代,大陸曾拍記錄電影,《煙花女兒翻身記》作取締八大胡同等所有賣淫業的見證,文革前偶見不似良家婦女者也處於地下狀態。文革中紅衛兵連私生活不檢者也一律剃光頭或陰陽頭,妓女更是絕跡。鄧小平時代楊振寧曾驚嘆大陸始見紅燈業,不想至江澤民時代發展如此疾迅。鄧記星星之火,江朝業已燎原。也許與元首本人性開放有關,上行下效,官商勾結,到處設高級「紅樓」,比照中南海瀛臺,由官而民,如今已到處流行,見怪不怪。比開放的唐朝要先進得多,成了」司空見慣尋常事「,但已不會「斷卻蘇州刺史腸」了,詩人刺史劉禹錫若生在當世,詩情蕩完,也會在官場紅燈酒綠中腐化成一堆臭肉。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