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耀邦的後人在深圳打工


胡耀邦的後人在深圳打工(轉) 有的領導人的後人卻在......

本報記者徐華

  他有一個大人物的舅舅胡耀邦,但卻從未打著他的招牌沾過他的光。如今,當了一輩子農民的他安心在深圳當報販,終於靠自己的汗水在深圳建起了一個家---

  深圳的報亭可謂比比皆是,但寳安南路西湖賓館門前的賣報亭卻讓人印象深刻,因為這裡有一位身材瘦小、長相酷似胡耀邦的老人。望著他那長長的眉毛、堅挺的鼻子和寬寬的額頭,時常有人在買他的報紙時同他開玩笑說:「你怎麼長得這麼像胡耀邦,不會是他的什麼親戚吧?」每當這時,老人都會溫和地一笑:「不是的,不是的。」其實,他就是胡耀邦的親外甥曾德盛。

  舅舅的招牌不能打

  曾德盛的母親胡菊花是胡耀邦的同胞姐姐。由於胡耀邦13歲就離家走上革命道路,家中的其他兄弟姐妹又去世得比較早,所以這姐弟倆的感情一直非常好,弟弟經常給生活比較困難的姐姐家寄錢補貼家用。到了晚年,胡耀邦還多次將姐姐胡菊花接到北京家中小住。1972年,胡菊花因病去世,胡耀邦聞訊後十分悲傷,馬上寄來一些錢及一封親筆信,對其家人進行安慰。

  在曾德盛的印象裡,舅舅胡耀邦對家人和親戚雖然都很溫和親切,但對大家的要求卻很高,每次見面都要語重心長地叮囑親戚們千萬不要打著他的招牌向各級組織提要求要待遇,要像普通百姓一樣通過自己的勞動來改善自己的生活。

  多年來,曾德盛牢記舅舅的教導,從來不打舅舅這塊招牌,踏踏實實地在瀏陽老家務農,靠種幾畝地養活一家6口。儘管起早貪晚地終年操勞,到頭來還是家境貧寒。有一年過年,全家人竟連頓肉菜也沒能吃上。

  改革開放後,隨著農村經濟的逐步好轉,曾德盛一家人的生活也有了一些改善。可由於老家貧困山區底子太薄,群眾的生活水平難以得到大的提高。儘管一家人省吃儉用,可還是免不了要欠債度日,惟一的兒子曾維信也只讀到高中一年級就輟學下田幹活了。直到1994年,曾維信在同鄉的指引下來深圳打工賺錢時,他們一家還欠著親友近2000元的債。

  始終有顆平常心

  曾德盛今年已經71歲,幾年前從湖南瀏陽老家來深與兒子一起當起了報販。談起剛來深圳的那段日子,老人笑著說:「那時我們一家4口住在一個10平米的小屋裡,每天早起晚歸在報攤上忙碌。家裡除了兩張床、幾把椅子和一張桌子外,惟一值錢的就是那臺破電視了。」

  作為剛從湖南農村出來求生存的一家老少4口,要想在深圳生存下來,面臨的壓力和所付出的辛苦可想而知。面對艱難處境,曾德盛鼓勵兒子說:「我們就是中國眾多普通農民中的一員,在農田裡摸爬滾打了一輩子,我們還怕什麼辛苦呢?既然來了,我們就要憑自己的力量,再苦也要撐下去。」一家人齊心合力終日勞作,終於將報攤的生意搞得日益紅火起來,吃住的費用逐漸有了著落。

  面對他們一家人貧困的生活,一位老鄉對他們有些不解:「憑你們那特殊的身份去找找有關領導,不知要少走多少彎路,何必這樣憑力氣自我奮鬥呢?」曾德盛聽後嚴肅地說:「我原來就是一個普通的農民,來深圳後就是一個普通的打工者,我有什麼特殊的身份呢?再說,這一輩子我都沒有打過舅舅的招牌為自己撈什麼好處,現在老了就更不能那麼做了。」他自己不打舅舅的招牌,也不允許子女來打舅舅的招牌,並經常要求兒子:「要老老實實做人,要靠自己的勞動改變自己的生活,不要為貪一時便宜而使親人在九泉之下蒙羞。」

  在深圳多了個「弟弟」

  多年來,曾德盛以一個普通農民的樸實及謙和影響著家人和周圍的熟人。他從不在人前提起自己的舅舅是胡耀邦,也不允許兒子以此為由向人顯示。

  一個偶然的機會,深圳某公司總經理吳炯聲知道了曾德盛在深圳的生活情況後,內心很不平靜。他給公司幾位員工下達了任務:「盡快找到曾德盛,我們不能看著這麼好的老人無人幫助。」

  經過八方努力費了諸多周折,曾德盛老人終於被找到了。吳炯聲和有關部門商量後決定:無償援助給老人一個可以遮風擋雨的標準賣報亭。面對這從未有過的「特殊待遇」,曾德盛百般推辭,說什麼也不好意思收下。吳炯聲誠懇地對老人說:「耀邦同志一生兩袖清風嚴於律己,你作為他的親屬也能像他那樣嚴於律己甘於清貧,我們更加敬重你。現在你既然來到了深圳,我們怎麼能看著你70來歲的人為生存苦苦奮鬥視而不見呢?」在吳炯聲的盛情邀請下,曾德盛告別了筍崗路上的簡陋報攤,來到了西湖賓館附近的新報亭。

  作為一個大集團企業的老總,吳炯聲的閑暇時間十分有限,可只要一有時間,他就要去看看曾德盛和他的報亭,與他聊聊天談談地,兩個人的友誼日益深厚起來。吳炯聲稱老人為「大哥」,老人稱吳炯聲為「小弟」。每到年節,吳炯聲擔心曾德盛捨不得花錢買東西,於是就掏腰包買來各類高檔食物送到他家。見他家裡遇到什麼大的開銷,吳炯聲也悄悄地給老人送上點兒錢以作貼補。

  深圳就是我的家

  在深圳這塊熱土上奮鬥的幾年,是曾德盛和兒子曾維信最辛苦也是最快樂的幾年。因為在這幾年裡,他們通過自己的辛勤汗水,不但還清了以往欠下的外債,今年春節,他們還攢足了交納首期的4萬多元錢,買了一套兩房一廳的商品房。

  在西湖賓館報亭,曾德盛高興地告訴記者:「深圳不但城市好,人也好。我作為一個從湖南農村來深打工的農民,至今還沒有碰到一個欺負我們的人,來買報的人對我們都很友善。我很喜歡這裡,現在房子也有了,等賣不動報的時候,就安心地在這座城市養老度餘生了。」

文章來源: 深圳特區報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