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紅極一時的」女強人」 如何淪為杭州第一女巨貪?


曾紅極一時,被稱為「女強人」的費健政,因貪污146萬元,6月22日被浙江省杭州市檢察院依法提起公訴,成為建國以來杭城的第一女巨貪。9月6日,杭州市中級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費健政犯貪污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其個人全部財產。

批發部:紅火一時

1993年1月,杭州之江牧工商公司對綜合批發部實行部門集體責任承包,三年為限,年僅32歲的費健政走馬上任,擔任了綜合批發部負責人的職位。別看她身單力薄,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然而,業務員出身的她走南闖北,精明、幹練,經營上有一套。上任後不久,她就逐漸打開了業務路子,把這個小小批發部搞得紅紅火火,令人刮目相看。

第一年,批發部被評為公司先進班組。第二年,批發部的經營更上一層樓。1995年4月,費健政被公司任命為綜合批發部經理,同年6月,因工作表現好,她被吸收為中共預備黨員,1996年6月按期轉正。三年承包期滿後,公司又與她續簽了承包合同,1999年1月再簽第三輪。批發部的經營從1993年以來,營業額直線上升,儘管承包經營金額的基數逐年提高,逐輪上升,但由於經營得當,這邊風景依然獨好。費健政因此大紅大紫,先進個人的稱號從公司到集團公司,又走向杭州市,直至被評為全國農林系統先進,此外,還有「優秀營銷員」、「優秀共產黨員」等光榮稱號。

可是,人們沒想到,眾多光環下的費健政大肆侵吞公款的犯罪活動也亦步亦趨。據檢察日報報導,2000年7月,根據群眾舉報,公司紀委調查發現費健政私設小金庫200餘萬元。同年8月4日,江干區檢察院接到舉報,反映費健政在杭州之江牧工商公司綜合批發部任職期間有嚴重經濟問題。該院組成了專案組進行初查,並於10月31日以涉嫌貪污犯罪對費健政立案偵查,11月13日依法將費健政逮捕。

偵查進展並不順利。費健政並非省油的燈,拿不出紮實的證據,她並不認賬,即使有憑有據,也時供時翻。但困難嚇不倒檢察官。專案組認真研究對策,步步為營,發揚螞蟻啃骨頭的精神,硬是啃下了這起重大毀賬貪污案,光案卷就達厚厚的20多本。

小金庫:貓膩多多

利用小金庫私分公款是費健政貪污的一大特點。在1993年走馬上任時,費健政就看上了小金庫,盡力把小金庫的功能「發揚光大」。她認為,承包合同關於綜合批發部「在完成承包任務的情況下,上交公司要二八分成」的規定自己太吃虧。為此,費健政把小金庫牢牢控制在手裡,使小金庫裡源源不斷地流進截留下來的錢,隨心所欲地為自己服務。據查證,小金庫的來源主要是業務單位的「回扣」,有實物回扣、現金回扣、匯票、支票回扣等,並形成了以費健政為中心的組織化、系統化的非法活動網路,即倉庫保管員賣貨(實物回扣)開假出庫單,開票員做紅字批發憑證,內勤套取現金沖賬,業務員收回現金直接交給內勤入庫,匯票、支票亦由內勤套現入庫。

小金庫的來源解決以後,費健政緊緊地掌握著小金庫的處分權:入庫,由內勤記賬,她簽字;出庫,由她領出並簽字。小金庫賬本,平時由內勤保管,年底交給她處理。費健政這樣做的結果是,小金庫成了她的私人金庫,但也正是小金庫,最終把她推入了犯罪的深淵。

據查證,小金庫的錢主要用途有:一是私分,1993年至1995年,共私分公款30多萬元,費健政得11萬元。1996年至2000年上半年,共截留私分公款269萬元,費健政得120多萬元。二是搞「福利」,費健政給沒有「獎」到住房的7名職工,每人發放3萬元作為住房補貼,每個職工每年享受一次旅遊等。三是「獎」房子,用小金庫的15萬元為自己「獎」了一套住房;給一名姓李的職工出資13.5萬買了住房作為獎勵;給在批發部工作的小叔10萬元買房作獎勵。費健政稱:「我們三人為公司創造這麼多利潤,這是我們應得的。」四是做「人情」,聘用臨時工用去3.7萬餘元連個收條都沒有;私設小金庫沒有向公司領導匯報,費健政給頂頭上司送些錢,幾年累計有3萬元左右。

貪婪心:萬惡之源

費健政有個溫馨的家,經濟收入也不錯。她自己每月正常收入至少四五千,年終還有豐厚的獎金,可以說不缺錢用。據查,她貪污的100多萬元都以自己的名義存入了該市10多家銀行,到2000年,她把一部分錢轉為兒子的戶頭,但這筆巨款基本沒有花掉。

那費健政何以走上貪污犯罪道路,成為百萬巨貪的呢?費健政坦言:是貪婪之心害的。檢察官在偵查中發現,費健政承包批發部超額完成指標後,公司要給予她5%的獎勵。為了不繳個人所得稅,費健政叫職工代簽其名,領取獎金,這樣她就把個人獎金與職工的獎金連在了一起,「化大為小」,目的是為了不繳稅。

在業務往來時,費健政請客戶吃飯的費用,都由公司財務開支。有些無據開支的費用,如「加班費」、「手機費」、「電話費」、「送客戶禮品」和一些不能通過正常財務開支的費用,費健政便通過開虛假運輸發票的形式到公司財務報銷,共達四五十萬元之多。

催化劑:心理失衡

如果說,貪心是費健政走上犯罪道路的重要原因,那麼心理上的失衡便是促使費健政走向質變的催化劑。對此,費健政有一段精彩的表白:「1995年底第一輪承包結束後,集團公司領導在職工代表大會說要獎勵住房。那時我真的很激動,也打了住房報告。但送到公司後,公司領導說:情況屬實,但住房是獎中層幹部的,你不是中層幹部,是沒有的。當時我心理嚴重失衡,不服氣。明明是我做出來的利潤,卻沒有享受的權利,而且第二輪承包指標又翻了一番,我非常失望」。「後來我想,反正小金庫有錢,本來打算也是買住房用的,現在買也一樣,所以在1996年7月,我就給自己獎了15萬元買房子。」

後來,「業務越做越大,返利也越來越多」,而費健政的思想卻越來越偏激。有家業務單位每年邀請她出國旅遊,1997年是「新馬泰」,1998年「港澳泰」,1999年去了德國、義大利、瑞士。同去的人都是個體老闆,同樣與這家業務單位做著糖果、餅乾等生意,幾年下來,都成了幾百萬的老闆。相比之下,費健政感到自己太吃虧,給集體多,自己所得的太少。每旅遊一次,這種感覺就加深一次。於是,金錢的慾望與心理不平衡互相交織,更促使她見錢眼開,能撈則撈,多多益善。

心理上的不平衡,也使費健政更加驕揚跋扈,老虎屁股摸不得。費健政認為這些年為公司創造了不少利潤,公司已有不少職工下崗,惟有自己承包的批發部依然紅火。因此,處處表現出「惟我獨尊」的驕氣和霸氣。1998年,公司領導提出在原有承包指標基礎上增加一萬元,費健政大吵大鬧,就是不同意,要不就不承包。2000年上半年公司發現費健政在運輸發票上有虛假問題,決定派公司一名副經理去加強管理,費健政聽到這個消息後稱要辭職,自己去開公司。這年6月,她開起了健政貿易公司,把批發部的原有業務都攬了過去,結果使年年超指標的批發部走上了虧損道路。

啟示錄:監督乏力

主觀上的貪婪,使費健政在犯罪的路上越走越遠;然而,領導和主管部門缺乏有效教育與管理,也給費健政貪污巨款創造了可乘之機。主管部門及有關領導對費健政,看業務能力、經濟效益和利潤收入的多,而在教育、管理方面有所放鬆,尤其是在費健政成為「名人」之後,更是管理不嚴,監督不力。該批發部1993年實行集體責任承包,先後簽訂過三個承包合同,但不改變批發部非獨立法人全民所有制的性質,對外以公司名義經營,沒有財務權,財務權歸公司所有,即承包後的批發部依然是公司的一部分。

據此,主管部門應對批發部實行有效管理與監督。但遺憾的是,主管部門在這方面做得很不夠。費健政擔任批發部負責人和經理期間,主管部門沒有很好地查過財務賬。主管部門的財務做賬也不嚴格,讓費健政鑽了空子。此外,按規定批發部簽訂的合同應統一上交公司管理,費健政從來不上交,主管部門也不催要,以致主要合同被費健政銷毀,給偵查工作帶來了相當大的難度。費健政在任職期間有不少反常現象,但主管部門和有關領導對此沒有引起足夠重視,沒有抓住時機,及時教育,致使費健政更加無所顧忌,在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今日點評

微言

小金庫大問題

被稱為「女強人」、頭頂多道光環的費健政,如今又多了一個稱謂:「杭城第一女巨貪」。費健政走上犯罪道路,固然可以從主觀、客觀等多方面分析其原因,比如主觀上的貪婪,心理失衡;客觀上有關領導和主管部門缺乏有效教育與管理,監督不力等等。但是,有一點是不容忽視的,那就是費健政是通過自己私設的小金庫一點點「做大」的。由此可見,加強財務監督、徹底取消小金庫是多麼重要。


摘自《大洋網》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