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軍警特色情娛樂場所的「硬後臺」


兩年前,一名台商在北京一家共軍經營的某星級飯店附近酒廊喝酒,酒後與其他客人發生口角,結果被打死,家屬多方陳情,卻沒有下文。這家臨近「皇城」的飯店因為有軍方撐腰,以致歷經多次大規模掃黃,仍屹立不搖。許多尋芳客都知道,多花點錢,在這家飯店開房間絕對不用擔心警方臨檢。

北京東北角有一間附設於五星級飯店的卡拉OK,最早有臺灣幫會參股,據說背景直達北京市一級公安首長,店裡陪唱小姐每晚上班先繳五十到一百元人民幣的入場費,每位每次陪唱價碼最低五百元,比北京的一般行情高出一倍。

九六年前後,有位區級警局一把手的兒子酒後在店裡鬧場,被酒店保安打了。這名男子立刻打電話把警察叫來,把保安扣了。不過,酒店隨後透過關係把武警叫來,又把警察給扣了。最後,這名男子被關,他的老子被撤職,可見這家卡拉OK背景之厚。

與臺灣少數低階警員擄妓勒索的個人行為相比,中共軍警特經營特種行業,卻是「半合法」的,其收入除了維持單位運作外,也是中共情治系統蒐集情報的一條管道。以負責蒐集臺灣情報的總參情報部為例,除了正式編製內的「密干」外,還有列入人事檔案但在正式編製外的「商干」,他們利用情治系統的特權經商,把部分所得資助情報活動。

還有一種人是「靠挂」,利用與情治人員的私人關係,對外說自己隸屬於某情治單位,藉此避免黑白兩道的騷擾。

上海有一間台商開的卡拉OK,這名台商曾經擔任過南部某市議員,連任失敗後到上海開店。他能言善道,又特別喜歡與記者打交道,許多臺灣來的政商名人到了上海,幾乎都會到他店裡坐一坐。這名臺灣老闆私下曾表示,他的店是總政某某部在「罩」,某某部要他的店作對臺的「窗口」,真假如何,不得而知,但十幾年來幾次大規模掃黃,從來沒掃到他。

朱鎔基九八年接任總理後,先提升軍方和政法系統的待遇,然後再整頓經商活動,雖然有些收效,但並沒有真正切斷軍警特「制度化」經營特種行業。前述幾家軍方經營的飯店,總經理過去有軍職,現在則暫時解去軍職。但按中共人事規章,軍轉民、民轉軍,完全沒有問題,所謂軍警特與企業「脫鉤」,根本是一句空話。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