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之子江綿恆比吳征更可恨!


這幾天,網上流傳著一封《敦促中共中央政治局七名常委公布家庭財產》的公開信。筆者粗看後,覺得類似的公開信近年來已經頗多,如要求為「六四」平反、李鵬下臺、江澤民退休等等,大都只是發發牢騷而已,不會有任何效果。但讀到最後,發現這封公開信還是有點新意的,那就是公開信末尾的建議:「中外新聞記者若有機會採訪到七名常委本人或國務院發言人時,應直接向他們提出,有中國人要求在媒體上公布他們的家庭財產,並當面詢問他們個人對這一意見的看法。」

顯然,政治局七名常委遇到記者當面提問的可能性是很大的。雖然中國國內的記者吃了豹子膽也不敢去問這個公布家庭財產的問題,但海外或港臺的記者問到這個問題是可能的。既然中共已有了《領導幹部家庭財產報告制度》,把讓他們公布財產的合理要求當面提出來,這七名政治局常委該如何回答才好?我想,這是個點到了共產黨「死穴」的突破口。

為此,我估計可能會出現以下三種後果。

第一種可能性:這七名政治局常委將串通一氣,死不公布財產。若記者問起來,就說公布家庭財產的問題需要通過組織討論才能決定,在組織未作出決定以前,個人不能表態。但這種回答漏洞太大。因為僅僅公布這七個人的家庭財產,無論如何也就只涉及這七個人的私事。中共的政治局常委每個星期都要開一次碰頭會,不能就這件私事老是組織討論個沒完。第一次若有記者這麼問還可以這麼搪塞,但若以後還有記者繼續追問下去,回答如果還是「需要通過組織討論才能決定」,那就說不通了,這是其一。其二,記者還可以通過一個限時性的提問,「如果說需要通過組織討論才能決定,那麼估計什麼時候會有結果」,這就會給這七個人下不了臺。

不過,問題在於,每個記者能問到這個公布財產問題的機會是有限的,不能期待海外或港臺的記者就這個純屬中國內政的問題死纏爛打。這樣,客觀情況就給這七名政治局常委找到了敷衍這個問題的機會。這個讓中國領導人公布財產的問題,隨著時間的推移,可能也就不了了之了。

我個人認為,這第一種可能性最大,儘管我們都不希望發生。

第二種可能性:只要有記者提出了公布財產問題,並導致了這七名常委之一的尷尬局面,那麼,依現在中國網際網路的傳播效果,必然導致中國舉國上下小道消息滿天飛。所以,這七名政治局常委為了穩定局勢,而不得不敷衍了事地公布一下家庭財產,也是完全有可能的。但絕不可能像這封公開信所要求的這麼全面,包括「他們本人、配偶以及成年子女的海內外的各種大額現金、存款、有價證券、房產、汽車、債權債務等」。公布的估計只是一堆並不可信、但老百姓也抓不到任何把柄的數字。數字公布的以後幾天內,可能議論比較多,但中國的全部媒體都不會做任何評論。猶如 「六四」過去的時間久了以後,大家說了也白說,自然也就不說了,因為議論沒有效果。事實上,現在幾乎每個中國老百姓都知道李鵬一家最貪,但老百姓一方面拿不到證據,另一方面拿到證據也奈何不得。所以,這七名政治局常委即便虛情假意地公布了財產,也不大可能有任何力量來質疑公布材料的真實性。

比起前面的第一種可能性來,這種第二種可能性要小得多。不過,不管公布的財產是否有虛假之處,畢竟公布比不公布要強。細分析一下,人們對虛假數據的質疑多半也只會集中在李鵬家族和江澤民的兒子身上。實事求是地說,其他幾位常委有違紀行為的可能性並不大。

第三種可能性:記者提出了公布財產問題以後,結果不僅導致了這七名常委的尷尬,同時更激怒了中國網民。網民會把這七名常委的某位子女揪出來,像在網上揭露「吳征楊瀾」一樣,惡鬥一番,最終把公布財產這一問題從經濟事件轉變為政治事件。

從揪出來的鬥爭對象來分析,李鵬家族雖然貪得最厲害,但他們一家都把持著電力公司系統,根基很深,普通的網民不容易得到證據。本人估計,倒是江澤民的公子江綿恆很有可能成為公眾發難的對象。

這是因為,第一,江公子江綿恆的行為本身有其硬傷:在中國社會,攬權和斂財通常不能一齊來,要權穩了再去斂財,或者只撈財不問權。切不可一手攬權,一手斂財,江公子正是犯了這個大忌。他既搞到了中科院副院長這個副部級寳座,又兼任數家公司的董事,權財兩得,這種行為已經引發了眾怒。第二,目前的種種跡象表明,江澤民已經陷入了權力的低谷,「讓資本家入黨」已經使反對他的聲音公開化,前幾天,李鵬在法制日上的講話中的一句話「違反憲法序言,就是在最重要的問題上違反了憲法」,顯然是針對江澤民「讓資本家入黨」來的。所以,如果此時此刻有網民來推到江公子江綿恆,會有不少中共權力頂層的人士也樂見其成,這是最為重要的協助力量。第三,我認為也是也是最重要的,江綿恆是有一些把柄可能被網民逮住。例如,江綿恆擔任中科院副院長,是因為他的業務能力嗎?這樣一個學術單位的行政職務,必須要有學術成就來支撐。網民可以把現有的中科院院長、副院長的所有學術論文、學術獲獎情況都在網上公開,把江綿恆的科研成果與其他院長、副院長一類比,就可以判斷出他當上副院長是憑自己的業績還是憑他老子的地位上來的,若是後者,就是權力腐敗+學術腐敗。再例如,江綿恆又兼任幾家公司的董事,拿沒拿股份?憑什麼拿的股份?他是投資了嗎?投了多少錢?哪裡來的?他是因為技術入股的嗎?那麼他的專業知識是否與公司運作有關?為公司解決了什麼問題,才獲得了董事頭銜?如果既不是投資入股,也不是技術入股,就是利用老子的權力入的股而成了董事,這就是以權謀私。這些問題都是可以通過網民在網上查證,來給江公子江綿恆致命一擊。第四,從中國目前的網路封鎖情況來看,只要不與政治內容有關,把江公子江綿恆的問題單純作為經濟問題端出來,估計在國內網站也可以討論。這樣,打擊的氣氛就可以哄抬起來,把江公子江綿恆的問題形成「吳征楊瀾事件」後的另一熱點話題。(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