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之子江绵恒比吴征更可恨!


这几天,网上流传着一封《敦促中共中央政治局七名常委公布家庭财产》的公开信。笔者粗看后,觉得类似的公开信近年来已经颇多,如要求为“六四”平反、李鹏下台、江泽民退休等等,大都只是发发牢骚而已,不会有任何效果。但读到最后,发现这封公开信还是有点新意的,那就是公开信末尾的建议:“中外新闻记者若有机会采访到七名常委本人或国务院发言人时,应直接向他们提出,有中国人要求在媒体上公布他们的家庭财产,并当面询问他们个人对这一意见的看法。”

显然,政治局七名常委遇到记者当面提问的可能性是很大的。虽然中国国内的记者吃了豹子胆也不敢去问这个公布家庭财产的问题,但海外或港台的记者问到这个问题是可能的。既然中共已有了《领导干部家庭财产报告制度》,把让他们公布财产的合理要求当面提出来,这七名政治局常委该如何回答才好?我想,这是个点到了共产党“死穴”的突破口。

为此,我估计可能会出现以下三种后果。

第一种可能性:这七名政治局常委将串通一气,死不公布财产。若记者问起来,就说公布家庭财产的问题需要通过组织讨论才能决定,在组织未作出决定以前,个人不能表态。但这种回答漏洞太大。因为仅仅公布这七个人的家庭财产,无论如何也就只涉及这七个人的私事。中共的政治局常委每个星期都要开一次碰头会,不能就这件私事老是组织讨论个没完。第一次若有记者这么问还可以这么搪塞,但若以后还有记者继续追问下去,回答如果还是“需要通过组织讨论才能决定”,那就说不通了,这是其一。其二,记者还可以通过一个限时性的提问,“如果说需要通过组织讨论才能决定,那么估计什么时候会有结果”,这就会给这七个人下不了台。

不过,问题在于,每个记者能问到这个公布财产问题的机会是有限的,不能期待海外或港台的记者就这个纯属中国内政的问题死缠烂打。这样,客观情况就给这七名政治局常委找到了敷衍这个问题的机会。这个让中国领导人公布财产的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可能也就不了了之了。

我个人认为,这第一种可能性最大,尽管我们都不希望发生。

第二种可能性:只要有记者提出了公布财产问题,并导致了这七名常委之一的尴尬局面,那么,依现在中国互联网的传播效果,必然导致中国举国上下小道消息满天飞。所以,这七名政治局常委为了稳定局势,而不得不敷衍了事地公布一下家庭财产,也是完全有可能的。但绝不可能象这封公开信所要求的这么全面,包括“他们本人、配偶以及成年子女的海内外的各种大额现金、存款、有价证券、房产、汽车、债权债务等”。公布的估计只是一堆并不可信、但老百姓也抓不到任何把柄的数字。数字公布的以后几天内,可能议论比较多,但中国的全部媒体都不会做任何评论。犹如 “六四”过去的时间久了以后,大家说了也白说,自然也就不说了,因为议论没有效果。事实上,现在几乎每个中国老百姓都知道李鹏一家最贪,但老百姓一方面拿不到证据,另一方面拿到证据也奈何不得。所以,这七名政治局常委即便虚情假意地公布了财产,也不大可能有任何力量来质疑公布材料的真实性。

比起前面的第一种可能性来,这种第二种可能性要小得多。不过,不管公布的财产是否有虚假之处,毕竟公布比不公布要强。细分析一下,人们对虚假数据的质疑多半也只会集中在李鹏家族和江泽民的儿子身上。实事求是地说,其他几位常委有违纪行为的可能性并不大。

第三种可能性:记者提出了公布财产问题以后,结果不仅导致了这七名常委的尴尬,同时更激怒了中国网民。网民会把这七名常委的某位子女揪出来,象在网上揭露“吴征杨澜”一样,恶斗一番,最终把公布财产这一问题从经济事件转变为政治事件。

从揪出来的斗争对象来分析,李鹏家族虽然贪得最厉害,但他们一家都把持着电力公司系统,根基很深,普通的网民不容易得到证据。本人估计,倒是江泽民的公子江绵恒很有可能成为公众发难的对象。

这是因为,第一,江公子江绵恒的行为本身有其硬伤:在中国社会,揽权和敛财通常不能一齐来,要权稳了再去敛财,或者只捞财不问权。切不可一手揽权,一手敛财,江公子正是犯了这个大忌。他既搞到了中科院副院长这个副部级宝座,又兼任数家公司的董事,权财两得,这种行为已经引发了众怒。第二,目前的种种迹象表明,江泽民已经陷入了权力的低谷,“让资本家入党”已经使反对他的声音公开化,前几天,李鹏在法制日上的讲话中的一句话“违反宪法序言,就是在最重要的问题上违反了宪法”,显然是针对江泽民“让资本家入党”来的。所以,如果此时此刻有网民来推到江公子江绵恒,会有不少中共权力顶层的人士也乐见其成,这是最为重要的协助力量。第三,我认为也是也是最重要的,江绵恒是有一些把柄可能被网民逮住。例如,江绵恒担任中科院副院长,是因为他的业务能力吗?这样一个学术单位的行政职务,必须要有学术成就来支撑。网民可以把现有的中科院院长、副院长的所有学术论文、学术获奖情况都在网上公开,把江绵恒的科研成果与其他院长、副院长一类比,就可以判断出他当上副院长是凭自己的业绩还是凭他老子的地位上来的,若是后者,就是权力腐败+学术腐败。再例如,江绵恒又兼任几家公司的董事,拿没拿股份?凭什么拿的股份?他是投资了吗?投了多少钱?哪里来的?他是因为技术入股的吗?那么他的专业知识是否与公司运作有关?为公司解决了什么问题,才获得了董事头衔?如果既不是投资入股,也不是技术入股,就是利用老子的权力入的股而成了董事,这就是以权谋私。这些问题都是可以通过网民在网上查证,来给江公子江绵恒致命一击。第四,从中国目前的网络封锁情况来看,只要不与政治内容有关,把江公子江绵恒的问题单纯作为经济问题端出来,估计在国内网站也可以讨论。这样,打击的气氛就可以哄抬起来,把江公子江绵恒的问题形成“吴征杨澜事件”后的另一热点话题。(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