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民追究江澤民的「金童玉女」


12月7日,北京下了一場雪,並不是罕見的太大的雪,但是上演了「百年不遇」的大塞車,北京市成了一個巨大的停車場,從市區到飛機場38公里要走七個半小時,平均每小時五公里,差不多是平正常走路的速度。市民下班回家比平時遲了兩三個小時,有的甚至凌晨才回到家,自然怨聲載道。網上對北京市的領導人大肆抨擊,因為他們應變無方。甚至聯繫到有什麼能力舉辦奧運?網民的攻擊矛頭之所以指向市領導人是因為他們沒有應變的能力,連最起碼的派交通警察去疏導交通都沒有。北京市民之所以怒氣衝天,也是把氣出到現任市委書記賈慶林的頭上。江澤民派他來收拾陳希同,打爛了陳希同的班子,刮走了陳希同的小金庫,這之前在福建還牽上了遠華集團的八百億大案,有「金」的地方就有他,但是連一個交通也管不好。

這位「金童」還禍不單行。12月8日,北京市委宣傳部轄下的千龍網披露北京市的一間大學,8名大學生,每人50元「合資」包了一個娼妓帶回學
校裡。這位娼妓因為迎戰8壯士太過疲勞,離開時暈倒才東窗事發。

這件醜事在網上披露後立刻有四百名網友參與評論,固然有驚嘆為「壯舉」者,但更多的是譴責。千龍網保證了事件的絕對真實,卻是挖了主子賈慶林的牆腳。天子腳下發生這種醜聞,什麼追究江澤民的「金童玉女」「掃黃」、「三講」、「三個代表」等,都見鬼去了。

更不幸的是批判這宗事件的網民又扯到教育制度上去。而堂堂教育部長就是江澤民為了「玉」成好事而從上海拉到北京來的陳至立「女」士。而眾所周知,這幾年來教育狀況越來越糟,今年三月六日江西一所小學因為學生「勤工儉學」製造爆竹爆炸,死了四十多到六十多人。這種把學校變工廠,學生變相當童工的現象並不鮮見,但是教育部門居然無人負責。

教育部門除了血腥新聞和色情新聞外,也還有其他醜聞。今年8月24日,上海交通大學的網站出現一批進行關說的高官和被關說的新生名單,引起軒然大波。交大當局最後都認帳了,但是還有一番詭辯。交大是江澤民的母校,這事又發生在上海幫的基地,交大的雙重領導,一個是陳至立為首的教育部,一個是黃菊為首的上海市委,都是江澤民的親信,這件事自然也就不了了之了。

江澤民的這些金童玉女和其他親信的貪污腐敗瀆職一律免問,現在江澤民還使出混身解數要在十六大給他們安排好的職務,對老百姓來說可說是大災大難。怎麼辦?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