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奶油蛋糕砸在江澤民的臉上…


有些事,在西方人眼裡稀鬆平常,但看在中國人的眼裡,卻是感慨萬千。

9月5日,瑞典國王古斯塔夫與王后席薇雅赴瑞典南部瓦堡附近的鳥類生態保護區參觀,所到之處,當然引起大批民眾圍觀。正當國王伉儷做親民狀頻頻招手微笑時,人群中突然竄出一名黑衣少年,此人身手矯健地衝過國王的貼身侍衛,將手中的一盒草莓奶油蛋糕迎面砸上國王陛下的面龐,令這位老兄滿臉開花。國王侍衛們自然上前護駕,若干人將這名大膽狂徒擒下,這時,一臉奶油的國王在眾媒體和驚詫莫名的群眾圍觀下,面帶微笑,完全若無其事地走過來對這名「行刺」少年說:「你好嗎?」

好了,你可以批評說,這是政客慣有的作秀伎倆,這是不折不扣的虛偽。可是說心裏話,我還是真的很羨慕瑞典的人民,能有這樣一位作秀且虛偽的國王。因為如果反過來想一想,有一天,江澤民正御駕親臨某地,突然有奶油蛋糕飛到臉上……,我的天吶,我真是連想都不敢想,江澤民會狂怒到什麼程度,也不敢想像呈送蛋糕者會如何死無葬身之地。就算江澤民不是一個好例子,讓我們來看看很會面對媒體的朱鎔基吧!1994年我曾經手協助過山西省長治市的一家人權受到嚴重侵犯的家庭:一名申姓中學教師無辜被公安局刑訊逼供致死,其家人百般上告無效。正巧此時朱鎔基到山西巡視,申家老少打聽到朱的車隊會從長治附近經過,於是連夜埋伏在山上,準備擋駕喊冤。第二天上午,車隊果然經過,60多歲的申母與10幾歲的申老師的女兒,雙雙衝上公路,跪在道中攔住車隊。請注意,這裡沒有任何攻擊行動。知道朱鎔基一行人馬的反應嗎?--幾個彪形大漢衝過來,舉起婦孺二人,擲入路旁深溝,車隊揚長而去。我們可以推理,如果這婦孺二人向朱鎔基投擲什麼,哪怕是冤情陳訴書,恐怕他們以後就再沒有機會在我家裡哭訴這一切了。

同樣是國家領袖,面對類似的事情,卻有如此不同的反應,我想這並不僅僅是個人的問題。在西方,任何一個政治家,如果面對民眾抗議大發雷霆,一定會受到媒體修理,下次選舉也會飽嘗苦果。而在中國,不要說是中央首長,就是一名小小的鎮長,其威權也不容侵犯分毫。這裡,實際上仍是制度問題。我也不認為古斯塔夫的涵養多麼登峰造極,但是他知道在民主政治中,他的行為會受到制度的約束。而中國的官員,私下裡也許溫文儒雅,但官場哲學告訴他,在公眾面前必須鐵面威嚴。在文化與制度之間也是互補的關係,有時,長期實行的制度會培養出官員應有的氣度。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