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奶油蛋糕砸在江泽民的脸上…


有些事,在西方人眼里稀松平常,但看在中国人的眼里,却是感慨万千。

9月5日,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与王后席薇雅赴瑞典南部瓦堡附近的鸟类生态保护区参观,所到之处,当然引起大批民众围观。正当国王伉俪做亲民状频频招手微笑时,人群中突然窜出一名黑衣少年,此人身手矫健地冲过国王的贴身侍卫,将手中的一盒草莓奶油蛋糕迎面砸上国王陛下的面庞,令这位老兄满脸开花。国王侍卫们自然上前护驾,若干人将这名大胆狂徒擒下,这时,一脸奶油的国王在众媒体和惊诧莫名的群众围观下,面带微笑,完全若无其事地走过来对这名“行刺”少年说:“你好吗?”

好了,你可以批评说,这是政客惯有的作秀伎俩,这是不折不扣的虚伪。可是说心里话,我还是真的很羡慕瑞典的人民,能有这样一位作秀且虚伪的国王。因为如果反过来想一想,有一天,江泽民正御驾亲临某地,突然有奶油蛋糕飞到脸上……,我的天呐,我真是连想都不敢想,江泽民会狂怒到什么程度,也不敢想像呈送蛋糕者会如何死无葬身之地。就算江泽民不是一个好例子,让我们来看看很会面对媒体的朱熔基吧!1994年我曾经手协助过山西省长治市的一家人权受到严重侵犯的家庭:一名申姓中学教师无辜被公安局刑讯逼供致死,其家人百般上告无效。正巧此时朱熔基到山西巡视,申家老少打听到朱的车队会从长治附近经过,于是连夜埋伏在山上,准备挡驾喊冤。第二天上午,车队果然经过,60多岁的申母与10几岁的申老师的女儿,双双冲上公路,跪在道中拦住车队。请注意,这里没有任何攻击行动。知道朱熔基一行人马的反应吗?--几个彪形大汉冲过来,举起妇孺二人,掷入路旁深沟,车队扬长而去。我们可以推理,如果这妇孺二人向朱熔基投掷什么,哪怕是冤情陈诉书,恐怕他们以后就再没有机会在我家里哭诉这一切了。

同样是国家领袖,面对类似的事情,却有如此不同的反应,我想这并不仅仅是个人的问题。在西方,任何一个政治家,如果面对民众抗议大发雷霆,一定会受到媒体修理,下次选举也会饱尝苦果。而在中国,不要说是中央首长,就是一名小小的镇长,其威权也不容侵犯分毫。这里,实际上仍是制度问题。我也不认为古斯塔夫的涵养多么登峰造极,但是他知道在民主政治中,他的行为会受到制度的约束。而中国的官员,私下里也许温文儒雅,但官场哲学告诉他,在公众面前必须铁面威严。在文化与制度之间也是互补的关系,有时,长期实行的制度会培养出官员应有的气度。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