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得廣廈千萬間 大庇天下髒官盡歡顏


都說木頭疙瘩太實在,都知老實憨漢該受欺,可縣城北邊山坡上泥頭村的村民居然還是把老實疙瘩木頭選成了村委會主任。

木頭怎麼說也是個沉默於嘴點子在心的人,跟老主任跑腿好幾年,村委會裡的貓膩楞是沒外瀉點滴。老主任發了財進城給當老總的花花公子掌舵,於是推薦木頭接班,這樣的安排木頭心領神會,交接時木頭是閉著雙眼接過了帳本--村口邊的小學校,老師正在給孩子們上語文課,孩子們讀書的聲音依稀傳過來:「睜隻眼,閉隻眼……」

但這些年村委會的虧空不是閉眼就可以混過去的,於是木頭琢磨開了來錢的道:賣地。縣城裡富起來的人逐漸多了,狹小的縣城裡已經沒什麼空地,想住得寬敞點的,就只好在縣城邊發展了。泥頭村依山傍水,座北朝南,想到這裡蓋房子的不在少數。賣地可沒那麼容易,這年頭佔農田蓋住房限制很多,還得去幾個衙門辦手續。

木頭跑了城管辦,跑了規劃局,跑了土地局,簡直跑得兩眼一抹黑,一個手續沒辦下來,衙門里門難進,臉難看,話難聽。有一天木頭跑得筋疲力盡,回村路過學校,只聽得裡面的孩子正在讀書:「君王枉把平陳樂,換得雷塘數畝田。」氣得木頭揀了個石子兒就砸向學校教室的窗子。

俗話說功夫不負有心人,到底讓木頭跑出了訣竅:原來以前都是瞎跑,只要讓那些衙門裡的頭兒得了好處,賣地要多方便就有多方便。這竅門兒得來真是巧,是木頭在規劃局長辦公室裡聽局長打電話悟出來的,局長把畢恭畢敬的木頭扔在沙發上不管,對著電話罵道:「別理XXX那臭小子,整一個無能!當了七、八年局級幹部,還住那個破房子。我家裡保姆住的房子都比他家強,要是有地皮,我還準備給老爹再蓋個四層別墅呢……」

木頭心領神會,趕忙邀請局長把尊翁安置到本村,地隨便挑,錢嘛,可以先欠著,蓋兩棟賣一棟,保管還賺。局長冷靜思考了兩天,派專人請木頭到縣城裡最豪華的酒樓吃了一頓,出席做陪的有:土地局長、城管辦主任、鄉鎮企業管理局局長……再過兩天,鄉鎮企業局關於同意在泥頭村劃撥地皮建鄉鎮企業的紅頭文件就下來了,接著土地局、城管局各自的批復也聯袂而至,各位局長的家人都來踏看了地皮,建鄉鎮企業車間佔的農田很快就變成了各種住房的建築工地,其中最氣派的當然是以局長們親戚骨肉的名義的買的地皮蓋的別墅。

等到公路局長兄弟家的別墅地皮落實,公路局的修路大軍也在木頭的指點下開到了村口,學校教室屋頂早就在漏雨了,被木頭砸破的窗玻璃還沒補上,破口裡傳來孩子們朗朗的讀書聲,分外刺耳:「賣盡江山猶恨少,只得東南半壁……」

再兩年,泥頭村就變得跟縣城裡一樣熱鬧,公路邊是一排排的宅院,宅院裡有漂亮的樓房,樓房遮住了背後破舊的農民住的房子,「賣地」經濟把木頭的村委會盤得賊活,只有村口的學校教室變成了危房。別墅裡的人們進進出出,老聽見孩子們在教室裡,跟著老師唸書的聲音:

安得廣廈千萬間 大庇天下髒官盡歡顏……」

附件:浙江仙居縣領導幹部大建豪華別墅激起公憤

浙江省革命老區仙居縣大批幹部建造豪華別墅,為首的竟是承擔著土地監理和監督幹部重要責任的原縣土管局長和現縣檢察院副檢察長,原縣紀委常委、監察局長。這一現像在當地群眾中激起公憤。

兩個局長佔了七處地

  浙江省仙居縣領導幹部帶頭亂佔土地建私房,當地群眾早有反映。今年10月31日,記者專程到仙居縣暗訪,果不其然。在這個經濟不發達的縣城,大部分建築物是在七八十年代建造的舊房,但是在一些比較好的地段,卻有成片新建的別墅群。有的已經建成,有的正在裝修。這些別墅造型時尚、用料講究,有的圍牆內有假山、水池、盆景,很多別墅設計得十分豪華。裝修工人告訴記者,這種三四層樓的裝修,起碼要二三十萬元。

  據縣土地整治清理領導小組成員介紹,原縣土管局長吳汝偉帶頭違紀佔地的事實目前已經基本查清。這位土管局長在幾年內違紀「購買」和佔用的土地竟多達5處。據調查,吳汝偉用自己和兄弟、妹妹、母親等人的名義共「購」地5處。這些地原來分別屬於仙居南方食品廠、仙居酒廠、農機公司、白塔鎮中宅村等。他分別在其中兩塊地上建造樓房,一幢給家人居住,另一幢連購地錢都沒有付,卻已連地帶房轉手賣給這個縣白塔鎮副鎮長。吳汝偉還把另一塊上好地皮也直接轉手賣掉。僅這兩項吳汝偉就至少獲利30萬元。

  當天晚上,記者在當地幹部的指引下,來到位於仙居縣城關鎮南門村的當時任縣紀委常委、監察局長項風華建造的豪華別墅旁。這是一幢佔地面積近1畝、高達4層的別墅,高高的院牆內,裝點著繁密的花木和園林盆景。南門村部分幹部群眾告訴記者,這幢別墅採用了防爆破設計,兩層磚牆,中間灌注水泥,總造價至少在70萬元以上。正在這時,記者看到附近有人在用強手電筒筒光照別墅的窗子。村民告訴記者,縣裡幹部造別墅引起當地群眾強烈不滿,他們在用這種方式發泄自己的不滿情緒。

  沒有本事搞地皮造別墅的幹部被嘲笑為「無能」

  據浙江省紀委、省監察廳、省國土資源廳和臺州市有關部門組成的聯合調查組查明,自1988年以來,仙居縣城已建、在建的豪宅共有222幢,其中縣處以上領導幹部5人共建豪宅2000多平方米。一位原城關鎮領導說,在仙居縣,沒有本事搞地皮造別墅的幹部反而被嘲笑為「無能」。

  記者在採訪中瞭解到,這些領導幹部佔地建房的形式多種多樣,有的是用兄弟、父母的名義,以大大低於市場價格買下;有的是先佔地建房再付土地佔用費;有的乾脆被當作村幹部和縣裡幹部的交易品轉讓,在村財務上根本沒有登記。

  原城關鎮南門村的一個村幹部違反計畫生育超生,受到上級相關部門領導的庇護,未給予處罰。這個村幹部竟然把村裡土地拿來給領導作為回報。

  不少幹部佔地建房後,還把佔來的地變成了個人的生財之道。有的轉手倒賣土地,有的建房出租,有的把房子匆匆建成後,連房帶地一塊賣,從中牟取暴利。

  記者在暗訪中親眼看到,就在仙居縣城,還有不少群眾居住在年久失修的房子中,有的群眾還由於拆遷問題沒有完全解決而流離失所。談到「幹部豪宅」現象,很多早年參加革命的老同志紛紛表示憤慨。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