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望的痛苦中,有我們製造了這種回歸障礙的每一個人的責任!

2001-12-29 03:00 作者: 陳小雅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收到王若望先生去世的消息,心裏極為難過。這難過的成分是很複雜的。我與王若望先生並不認識,從無文字交往,更無黨派意見之瓜葛,所以,並無親情、友情、特殊的同志之情誼可言。按照常理,一個人活到80多歲,也算高壽,何況身患絕征,早一日安息,或許也是他們早一刻解除痛苦、歸於寧靜、圓滿人生,同時還自由與正常生活與家人的願望。所以,他去世的消息,使我這個已在這類磨難之中度過8、9年的人,並未感到震驚。然而,我認為,他去世前的精神是痛苦的。這痛苦是不應完全由他個人承擔,而在一個人道的社會,應該由旁人幫助克服的。這就是,他是懷著思念故土、盼望「葉落歸根」的中華民族古老感情,在這種正當、合理、自然感情不能實現的情況下,離開這個世界的。他的痛苦中,有我們製造了這種回歸障礙的每一個人的責任!
  王若望先生的政治經歷和中國政府不允許他歸國的原由,是舉世皆知的。我無疑是為王若望先生寧死也沒有放棄自己的權利而感到欽佩的;同時,我也為這一「堅守」與他內心感情的分裂而惶惑!有沒有可能有一條既保持這種權利和個人人格尊嚴、又不妨害其感情歸屬的途徑存在?有沒有可能想出一個既滿足個人的心理需求、又有益於民族團結和增進中華民族的凝聚力;既樹立執政黨銳意進取的新形象、又化解歷史的矛盾,使整個中華民族在新的、更加複雜的歷史時代裡輕裝前進,在世界的形象更加光彩的「兩全之法」呢?我想這種辦法是有的。它不在別處,就存在於中華民族的古老美德中,存在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存在於世界華人的向心力之中,存在於執政黨「依法治國」和「以德治國」的意願之中!

  我認為,王若望先生的去世,對於中國政府和海外民運來說,都是一個契機。它給了人們一個新的思考角度,給了大家一個調整關係的契機。利用得不好,只能增加仇恨,離散人心,對任何人無益;利用得好,則可能解決一些各自的難題,使一切更符合人性、更光榮和偉大。在這個事件中,我認為,一個政府應該比一個個人站得更高、更自信、更理性、更胸懷寬廣、更懂得自己的長遠利益和事情的綜合效益所在。當然,這是需要政治智慧和政治藝術的。但在中華民族的利益和人道主義的名義面前,我們無權以智慧不夠和藝術水平太低而搪塞自己的責任。

  故此,我

  ◆建議在中華民族新年到來之際,在海內、外推動一個關懷70歲以上 老人心願運動。

  ◆建議海外同胞對各個歷史時期出國、至今因政治原因不能歸國的70 歲以上老人的健康狀況、心理要求、國籍狀態和願意接受的條件作 一調查,並將調查材料公布和報告中華人民共和國駐外使館、原戶 口所在地的人民代表、僑聯、老齡委、「五四三辦公室」和全國人 民代表大會有關機構;並由獨立報刊或網站展開對這一思路的徵求 意見活動。

  ◆建議中國的立法機構對過去所有這類立法進行一次清理;法律研究 者關注並討論適合現狀的修訂辦法;依照現行憲法和執政黨「以德 治國」的原則,以及中華民族長遠利益,制訂有關法律。政府的辦 事機構,在受理這類老人申請歸國的問題上,應排除政治見解因 素;與普通中國人或外籍中國人一視同仁地對待這些老人;不要提 出常理、常情和禮貌之外的帶歧視性的、為其個人人格尊嚴不能接 受的要求。相信他們如果願意歸國,也不會以「特殊公民」的身份 做人處世。

  ◆建議中國駐美國大使館以一種符合中華民族傳統的禮節,對王若望 先生的追悼活動予以適當關注。

  「村上的人死了,開個追悼會,用這樣的方法,寄託我們的哀思,使整個民族團結起來!」王若望先生的去世,將使他褪去整個歷史附著在他身上的不和諧色彩,像他的姓氏一樣,最終歸於一個上帝構造的、模糊、龐大,經久不散的民族整體……

  讓我們為他靈魂的早日安息盡微薄之力吧!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