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平波:質疑吳征的危險,打趙薇不會有任何風險!


半個多月以前,我曾寫了題為《從趙薇事件看中國人的「愛國比賽」》一文,大意是中國人真要抗日愛國的話,完完全全可以找到更加合情合理的途徑來表達自己的愛國情懷:如就日本侵華的民間索賠問題、釣魚島主權問題等發表看法,尤其是日本政府沒有向中國就二戰期間的侵略行為道歉,但卻向韓國道了歉--廣大中國網友應當對此提出更多的質疑,何必偏偏去與一個小姑娘趙薇過不去呢?

豈知,這篇文章一登上論壇,就引來了無數跟罵:有人罵我是趙薇這個婊子養的私生子,大概我也姓趙。但馬上又有人糾正,罵我是趙薇的堂哥,替這個婊子拉皮條的--從年齡來看,這大概更合乎邏輯一些,所以這個罵帖後面又連跟了幾個叫好的。我反省一下自己,大概我這篇文章也有不妥之處:在文章裡把趙薇穿「日本軍旗裝」看成是「雞毛蒜皮的小事」也是不妥的,趙薇還是應當向公眾道歉,而我的那篇文章裡沒有提到這一點。

現在,趙薇已經道歉了,先是書面道歉,接下來是電視道歉。原以為這件事也就平息了,可中國人偏不:可怕的還不是幾天前趙薇挨了一個「瘋子」的打,而是挨打以後中國輿論的反映。「這婊子該挨揍」成了相當多的輿論的主旋律,還有偏激的愛國憤青,要去集體強姦……。更多的不堪入目的、臭哄哄的流氓語言都掛在國內幾乎所有的論壇上,以凸顯中國人的民族主義和「愛國情懷」……。

然而,與此同時,在海外同樣是沸沸揚揚的吳征事件,在國內卻異乎尋常地冷清。

難道說國內媒體只對趙薇穿了「日本軍旗裝」感興趣,而對吳征的被懷疑的欺詐行為沒有興趣?

大概未必。筆者就吳征事件已寫了5篇文章。這10幾天來,至少我收到了5封號稱是國內記者或編輯來的e-mail,給我來信索要有關吳征事件的一些材料。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北京青年報》的一位編輯給我來e-mail,說是對吳征事件非常感興趣,要我把有關網文轉發給他,他要撰寫事態發展的進一步報導--我對他的要求自然很重視,因為吳征的「回應」就是登在《北京青年報》上的。然而,消息給他發過去了,卻有去無回。我進一步催問,他說他要出差了,要我同另一位編輯聯繫,我立即同另一位編輯聯繫了,一個星期過去了,也再也沒有回音……。

難道說只有趙薇的「日本軍旗裝」是「愛國主義」的好題材,可以如此下流地炒作起來,而吳征事件不是?

大概也未必。就算趙薇身著「日本軍旗裝」嚴重地傷害了中國人民的感情,可以作為「愛國主義」的題材炒作一番,那麼,在吳征的下一步要向中國老百姓集資圈錢兩億美元的行動開始以前,質疑一下他是否有誠信的資格來這麼做,難道不是愛國者應當做的事情嗎?要知道,吳征可能有問題,早就有了某種徵兆。如最近的《IT經理世界》撰文指出:「陽光文化給公司的部分董事和員工本公司的股票期權幾乎已經無人問津。從2000年6月13日開始,公司共授出總數3.7億股的期權,截止到2001年3月31日沒有一股行權,而且已有近2000萬股期權過期作廢。」一家公司,其董事和內部員工對本公司的股票期權都幾乎無人問津,而其老闆卻要向局外的、不知道其底細的老百姓圈錢,這當中可能隱含什麼危險,難道還不能引起社會的警覺嗎?圈錢兩億美元,折合16多億人民幣,以實現在中國媒體的壟斷性老大的地位是什麼概念?平攤到全部中國人頭上也有1元多了,愛國者們對吳征的誠信問題,豈能無動於衷?

在中國,要大口「圈錢」的老虎,其屁股沒人摸,倒是一隻無辜的「小燕子」,人人喊打。這怎麼解釋?大概如今的中國人,都熱衷於「不冒險的愛國主義」:質疑吳征,多少有點危險。但打一下趙薇,就不會有任何風險吧!

最後,筆者想談談自己:有網友給我來e-mail,說我是想成名想瘋了:吳征的所作所為,與你的利益沒有任何關係。你咬牙切齒,寫這麼多文章要扳倒吳征,用意何在?大概只有一個解釋--得了想成名的瘋病。捫心自問,自從寫了《關於吳征事件的嚴正聲明》以後,我關於吳征事件的文章就一發而不可收,表現得確實像有點瘋了。但瘋人觀世界,我發現那些對趙薇恨得咬牙切齒的憤青們,是不是也有點瘋了?也許,這年頭,中國人都有點瘋了。

趙平波([email protected])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